澳洲聯邦參議員帕特里克(Rex Patrick)7月15日呼籲澳洲政府大幅度驅逐中共在澳的外交和領事人員,以減少中共政府對澳的間諜和滲透影響。

南澳獨立聯邦參議員帕特里克表示,出於對國家安全的考慮,澳洲需要從根本上減少在澳的中國外交和領事人員數量。

澳洲外交與貿易部發佈的外交和領事表顯示,中共目前在澳洲有148名外交官和領事人員。而美國只有108,日本55,英國32,加拿大29,法國24,紐西蘭22。

帕特里克說:「令人震驚的是,中國(共)被允許悄悄地擴大其外交和領事機構到比我們主要盟友美國更大的地步,大大超過我們其它的合作夥伴,英國、加拿大、紐西蘭和日本。」

他說:「迄今為止,中國(共)在澳的外交官員和領事人員數量是最多的,遠遠超過任何其它國家。這帶來了嚴重的安全問題。中國在這裏的使領館人員應至少減少三分之二。」「而且中國的148名外交官和領事官員在坎培拉的大使館和各州府領事館還擁有大量的工作人員。」

7月15日上午在接受ABC電台採訪時,帕特里克說:「我們需要重新建立與中國的關係,我們必須非常堅定,特別是在國家安全方面,以確保在這裏沒有大量(外交)人員從事(間諜)活動,從而不需要大量澳洲情報局(ASIO)等組織的資源被用來對付他們。」

他說,中共大使館和領事館直接支持在澳的間諜活動和政治干預行動是有記錄的。今年2月,澳洲情報局局長伯吉斯(Mike Burgess)警告說,澳洲面臨「前所未有的」外國間諜活動和干預威脅: ……與在冷戰時期相比,現在在澳洲運作的外國情報官員及其代理人數量更多,其中許多人具有對我們的國家安全造成重大傷害的必要能力、意圖和毅力。 」

帕特里克說:「在過去的二十年中,中共在澳洲的情報活動已經大規模展開,這是一個公開的秘密。儘管公眾對網絡間諜活動的關注度很高,但中共的秘密行動仍主要是依賴傳統的由人進行的情報活動,其中大部份是在外交和領事活動的掩蓋下進行的。」

「這是有據可查的,包括2005年向澳洲投誠的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所揭露的,中共外交官和領事館工作人員中有很大一部份是國家安全部、人民解放軍情報部門和中共統戰部的官員,或者是這些情報機構的積極合作者。」他說。

帕特里克還說:「大幅減少中國(共)使領館人員人數將對中國(共)間諜活動及其對澳洲的政治干預產生重大影響。」 「應優先考慮宣佈已知和可疑的情報官員為不受歡迎的人物,但無論如何都應大幅度減少人數。」

「雖然大量減少外交和領事人員的事很少發生,但這種措施會大大削弱間諜活動和其它秘密活動。英國的『行動腳』就是這種情況,1970年驅逐了105名蘇聯外交官,2016年美國驅逐了35名俄羅斯外交官。」

他告訴ABC的《RN》節目:「是吸取教訓並重新建立這種關係的時候了。我們應該要求(中共使領館)在澳洲只能擁有與日本相似的人數,大約為55名員工,這基本是目前中國(共)在澳擁有的人員數的三分之一。」

在澳州政府推動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源進行獨立國際調查後,中澳關係進一步惡化。中共政府發出警告,告知中國的學生和遊客遠離澳洲,並對澳洲的牛肉和大麥出口進行打擊。澳洲對香港新的國安法採取的應對政策也激怒了中共。

帕特里克說:「我認為應始終把國家安全放在首位。這是我關注的問題。我想會發生某種報復行為。」「可以預見,中國(共)將通過要求相應減少澳洲在中國的代表人數來應對其外交和領事機構人員被迫減少的問題。」

「鑑於當前和未來雙邊關係可能的狀況,這對澳洲不會產生過多的影響。澳洲的外交官已經很難接觸到中國高度機密的政府機構和其它機構。澳洲最近關於中國爆發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的外交報告,絕大多數依賴的是公開的信息。」

他說:「當前的COVID-19(中共病毒)危機使澳洲有機會將(中共)外交和領事人員人數重新調整到與澳洲的國家安全和澳中關係的未來更加一致的水平。減少中國(共)外交和領事人員將大大有助於澳洲情報局的反間諜工作,並有助於使我們的間諜捕手在對抗秘密干擾方面處於優勢地位。澳洲政府早就應該下定決心頂著壓力採取行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