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自治法》,雖然美國具體的制裁措施還在醞釀當中。《日經新聞》15日報道說,作為二次制裁,《香港自治法》打開了制裁中國銀行巨頭的大門,美國可以從多方面著手切斷中國獲取美元的途徑。

報道談及六大辣招,包括:1. 禁止從美國銀行的貸款;2. 禁止外匯交易;3. 禁止貿易結算;4. 凍結在美的資產;5. 限制來自美國融資;6. 限制來自美國的物品出口。

報道引述彭博社消息指,中國四大國有銀行擁有約1.1萬億美元,支撐著中國企業的貿易結算,也是與新興市場國家交易以及「一帶一路」項目的融資平台。遏制住中國金融系統的美元,將對中國造成巨大的威脅。

野村綜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木內登英(Kiuchi Takahide)說:「一旦出現這樣最壞的局面,有海外貿易的中國企業將不能使用美元支付,中國的貿易也將陷入癱瘓。」「這也是中國為何急迫地推行數字人民幣國際化的原因。」

報道說,曾有一間名叫丹東銀行的中國地方銀行,因違反針對北韓的制裁措施被踢出美元結算系統,但美國對中國大銀行還從未實施過同樣的措施,因為影響實在太大,作為懸在北京當局頭上的一把劍,不到萬不得已之時,美國不會輕易使用。

報道還提及,美國制裁的個人名單中,政治局常委、副總理韓正被點名;90天之內,美國將宣佈制裁的具體個人和實體組織,不可避免引發中美的對抗升級。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撕毀國際公約,美國立刻強硬回應,制裁名單中點名韓正、汪洋兩名中共最高權力核心層的官員十分罕見,打破了衝突時桌下交易的默契。

他說:「在香港問題、包括台灣問題上,美國的回應措施很強硬,打破了中美關係40年中的不少潛規矩,其根本原因是美國明確把『中共』和『中國』分開了,把中共政權視為敵人,已列為消滅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