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希望中共儘快垮台,希望香港能擺脫共黨統治。許多人希望特朗普團隊,能出奇招逼迫港幣和美元脫鉤。這些金融上的招數一旦使出,那就是真正的金融戰了。

▋港元與美元的掛鉤機制

港元是香港金融管理局通過三家銀行,香港上海匯豐、渣打(香港)和中國銀行(香港)來發行的。港元發行與美元掛鉤的聯繫匯率制度,從1983年開始。發鈔行在發行任何數量的港幣時,必須按7.80港元兌1美元的匯率向金管局交出美元,這樣,外匯基金所持的美元才為港元紙幣提供穩定的支持。自2005年5月起,香港金管局收緊匯率控制,港元兌美元限制在7.75~7.85之間浮動。匯率接近上限或下限時,金管局會買入港元而沽出美元,或買入美元而沽出港元,來進行干預。

目前香港共有4600億港元在流通之中,相等於大約六百億美元,香港的經濟規模是每年大約3600億美元。美國的貨幣美元,有大約兩萬億美元在流通之中,美國的經濟規模是約每年20萬億美元。特朗普有甚麼樣的招數,可以「逼迫」港幣與美元脫鉤呢?

▋美元難以與港元硬脫鉤

美國並沒有甚麼辦法,不讓任何發行自己貨幣的國家和地區,將其貨幣與美元掛鉤。這是它們自己決定掛鉤(pegged),把自己的貨幣與美元的兌換,固定到某一特定價位。中國以前也是這樣做的,人民幣與美元不能自由兌換,但又需要兌換,就自行估計了一個當局認為合適的匯率,來進行兌換,也算掛了鉤了。北韓的北韓元,也可以與美元「兌換」、「掛鉤」,只不過這種兌換不是自由的,不是市場決定,而是官方定的,所以不能準確反映其貨幣的真正價值;其掛鉤,也是一廂情願。

問題的關鍵,是美國政府是否願意與其配合,維持掛鉤的匯率。美國沒有與北韓合作,但美國確實有法律來確定與香港合作,維持港幣的聯繫匯率。當然,作為懲罰中共的措施,美國可能不再繼續這一承諾,因為香港原來的地位和制度,已經被中共破壞了。

美國不能阻止別人將貨幣強行與美元維持在固定的匯率,或者說,美國不能強行地「脫鉤」,因為全世界所有國家都可以在國際市場上得到美元,多多少少而已。但是,美國可以採取自己特定的立場,選擇是否與這些國家/地區合作,以使得掛鉤得以維持。美國如果願意,可以讓這些目標國家/地區的掛鉤,變得非常艱難,或成本非常高昂,自動放棄掛鉤、自動脫鉤。美國的確有些「絕招」,可以造成脫鉤。

▋美國可用的大招

第一招,美國可以收購港幣;公開或暗地裏大量收購。例如,投入2000億美元購買港幣。大量收購會抬高港幣的價值,使港幣升值,迅速逼近7.75的「強方兌換保證」水平。為了維持聯繫匯率,港府金管局會動用外匯基金,買入美元而沽出港元來干預。如果美國持續的買,港府是挺不住的,會拉北京加入,但北京手中的港元也是有限的。港元用完了怎麼辦,繼續印鈔?再印的成本,是三大發鈔行必須提供相應的美元來擔保,如果美國限制這些銀行使用美元,港府就不得不放棄美元擔保來印鈔。這樣,港幣和美元就脫鉤了!

當然,這個招數屬於邪招,不道德,只有中共會用。美國也犯不著用國家之力,來這樣對付香港。

第二招,禁止香港的銀行、中資或在香港運作的外資銀行,使用美元SWIFT結算系統,禁止它們用美元轉帳和支付。這也是核武器級別的招數。雖然不是陰招,可以堂堂正正地用,但這恐怕只會在美中開戰的時候才用,現在還不行。不能使用SWIFT系統結算,香港仍然可以使用美元,也可以擁有美元,就像北韓也有美元一樣。但香港只能現金交易,用美元現金和紙幣進行交易。這太麻煩,也非常不方便。數額一大,就更加麻煩了。

第三招,美國可以「阻擊港幣」,就像當年索羅斯阻擊英鎊、泰銖一樣。當然,這只是從理論上去說,美國政府當然不會做這樣下三濫的事,也為國際法所不容。但是,美國政府不做,私人呢?私人基金如果看到香港走向死巷,沒有希望,試圖做空港幣、做空港股,它們會不會做呢?反正這樣做不違反美國法律,甚至不違反香港法律,因為你沒有辦法阻止人們對香港表示沒有信心!人們也確實有太多的理由對香港表示沒有信心。沒有信心,又有實力,就可以做空。做空的時候,港府和中共會怎麼做,它們會做多頭嗎?可能的,但能做到多少呢?它們有那麼多的外匯、黃金來做嗎?

▋最可能的第四招

第四招,美國加大制裁,把香港關稅加到和大陸一樣高,香港的轉口貿易就會歸零。香港失去獨立關稅區,物流、海運、空運,會很快化為烏有。技術出口再限制,香港的科技、電子產業會失去競爭力。這時,誰還需要港元?金融中心地位將失去,外匯枯竭,美元緊缺,加上資產拋售的風潮,這時港府會面臨艱難的選擇。或投入大量外匯和黃金捍衛港幣、維持對美元匯率,或放棄聯繫匯率制度、與美元脫鉤。港幣一定跟美元脫鉤,港幣的崩潰也難以避免。說到底,還是中共惹的禍。

美國最可能做的,是漸進式的第四招,逼中共就範、撤回惡法。但中共在加速師的領導下,很可能不會回頭了。如果中美關係繼續惡化,甚至發生熱戰,美國就會用第二招,禁用美元支付系統。這兩招用到底,中共基本上就會血脈寸斷、死球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