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獲支持 45+中共害怕

7月11、12日兩天,香港民主派初選投票,港人以61萬人投票令全世界驚喜的同時,也令中共膽寒。北京再次訓斥港府謊報軍情、錯失良機,令民主派更進一步有望在9月的立法會換屆選舉中取得勝利。
 
外國民眾讚歎說,香港民間自發的初選非常理智,民眾配合得也非常好,這說明香港人很有智慧,也很得民主政治的精髓。
 
14日,初選發起人戴耀廷表示,初選成功使直選配票更順暢,也令民主派「35+」目標進一步。他提出「乘勝追擊」新目標,稱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建制選民亦感不滿,如成功把他們「由藍轉黃」,可形成一股「政治旋風」,可令民主派取得議席增加至「40+」,甚至最新預測可能達到「45+」。

中聯辦氣急敗壞 要DQ候選人

據內部消息,12日晚,60萬人投票初選的消息傳到中南海,北京高層十分震怒,因事前中聯辦報告認為民主派初選無法成功。北京斥責中聯辦未能及時採取行動,阻止這場初選。而初選成功,等於讓60萬人聯合起來公開對抗北京,給新頒佈的國安法一個下馬威,同時給國際社會傳遞了一個強烈的信息:香港人沒有屈服,香港人沒有倒下。
 
13日晚,中聯辦發表聲明,指責香港泛民「非法初選」,指責反對派簽署「共同綱領」。中聯辦表示,民主派目標是要控制立法會、否決財政預算案、癱瘓特區政府、全面「攬炒」香港,認為這已經涉嫌觸犯港區國安法第22條,以及本地選舉法律。
 
不過懂點法律的人都知道,這次名義上叫初選,實質只是民間請願,只不過請願書是以選票的方式進行,這根本不涉及法律。這種內部投票方式,談不上非法初選,更談不上違背了國安法。
 
14日中聯辦喉舌《大公報》直接說,要DQ(disqualify 取消資格)所有參加初選的人,DQ所有簽署了共同綱領的人。
 
有評論認為,港府若真的把民主派候選人都DQ了,只會更加暴露北京打壓一國兩制的真面目。

北京越離譜 美國制裁越升級

著名時事評論員蕭若元在台灣製作節目表示,「61萬人投了票,又是令到北京非常頭痛的一件事,即是在接下來的選舉入面,比起區議會選舉,是否會再多數十萬人投票呢?然後因為國安法,是否又會有二、三十萬人由藍絲轉為黃絲呢?因為投票是暗票來的,你始終捉他不到的。」
 
「我覺得北京一定會想辨法DQ黃之鋒,但可否DQ全部的本土派和抗爭派呢?如果他要這樣做,讓他這樣做,這就是做這件事的目的。現在恐嚇到他要這樣做,因為美國說,如果你做的事很離譜,他的制裁又會升級。」
 
正在香港各大報攤熱銷的新紀元7月刊中有一篇文章:「為推國安法,中共或在立法會選舉的五方面造假」,這5方面包括:1,修改選舉條例,讓建制派有更多機會勝出,2,選票上造假,3,取消泛民參選人資格,4,引入電子投票機造假、5,褫奪當選議員或候選人的資格。

香港三波疫情再創紀錄

下面來看看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相關消息。

昨日(14日),本港新增48宗新型肺炎確診個案,其中40宗屬本地個案,當中24宗未找到源頭。
港府宣佈,從15日起實施新應急措施,12類處所暫停開放;食肆傍晚後不准堂食;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強制戴口罩;限聚令重新收緊至四人。海洋公園和迪士尼樂園暫時關閉;除考試外,所有校內活動暫停兩星期。

逃美病毒專家閻麗夢:我們真的沒有太多的時間了 

逃亡美國的港大病毒學家閰麗夢博士,周一再次接受霍士新聞(FOX)採訪,她說:這次瘟疫是「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因此,時間(時機)非常的重要。如果我們能夠及早控制疫情,本來可以拯救許多的生命。」
 
閻還透露,她與中國疾控中心有一些交流記錄(聊天記錄)。
 
她認為,這個病毒非常特殊,必須追查到真正的證據,這是解決這個瘟疫的關鍵,而人類真的沒有太多的時間了。
 
閻麗夢還強調,她非常擔憂自己的生命安全。
 
閻麗夢逃亡美國,揭露中共和世衛隱瞞疫情真相,震驚國際。時評家路德透露,閻麗夢的逃亡過程驚心動魄,包括安排人將閻接送至機場等,訂機票時名字差一個字母躲過監控等。

透露,在4月的時候,他已經收到情報,北京將會在香港推行國安法。他意識到,閻麗夢再留在香港會有危險,於是就跟她商量,安排她逃亡至美國。
 
閻麗夢的逃亡過程,都由法制基金暗中協調,包括接送至機場等。閻在4月27日拿到機票,28日坐上飛機,29日抵美。在起飛前夕,她和路德每5分鐘聯繫一次,以確保她的安全。
 
當時也剛巧美國還未限制香港班機入境美國,他們才得以安排這次的行程,這也算是上天巧妙的安排。
 
閻麗夢逗留在香港時,也曾面對許多危險,例如曾被人在飯中下安眠藥,也曾被人約到海邊見面。路德告誡,千萬不能去,這肯定是計劃謀害。
 
她逃往美國前,曾試圖說服同是科學家的丈夫跟她一道去美國,但是沒有成功。
 
路德透露,給閻麗夢買機票一開始買不到,後來某次一直刷,刷到了頭等艙,一開始先用一個假名字把位置佔上,然後在走的那天,再突然改成一個差了一個字母的名字,也可以上飛機,但是不會被監控到。他稱這是情報部門的常用手法。
 
路德還透露,中共派了人去美國,準備隨時暗殺路德和閻麗夢。路德也接到過威脅電話。目前兩人都由最頂級的反恐專家提供特種級別保護。
 
閻麗夢在中國的朋友和家人也遭到中共的騷擾。閻麗夢試圖在美國找到立足之地時,中共地方政府闖進了閻麗夢的青島老家,警察翻查她的小公寓,並質問她父母。當她聯繫父母親時,他們懇求她回國,說她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並懇求她放棄曝光疫情真相。
 
香港大學的相關網站也撤下了她的介紹頁面,儘管她現在是在放年假。學校發言人說,閻已不是其僱員。
 
路德說,以後將陸續公佈更多驚人內幕。他強調,這也是為甚麼美國要退出世界衛生組織,就是因為有這個絕對證據,接下來更多的確鑿證據會出來。

三峽大壩水情監控突停擺6小時 長江中下游危險

中國長江流域持續遭遇暴雨侵襲,洪水逐漸往下游推進。

長江三峽大壩水情監控信息13日晚突然停止更新,至14日清晨2時許恢復正常,停擺時間長達6小時。中共官媒報道稱,長江中下游發生洪水的機會很大。
 
官媒報道說,江西目前防汛1級響應尚未解除,仍維持戰時狀態,預計長江中下游、鄱陽湖、洞庭湖、太湖,在未來3天發生暴雨與洪水的機率很大。
 
根據《揚子晚報》報道,南京市水位全面超越警戒水位,已經創下歷史第3高,江邊風景區的濕地公園、步道、景觀台已被淹沒。
 
中共官媒新華社報道鄱陽湖疫情時稱,鄱陽湖水域面積,達到近10年最大。

有推特網友在網上發帖諷刺:中共黨媒「正能量」語言已經走火入魔,水淹改叫「水域面積擴大」,像是生態改善。
 
九江市民吳先生13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政府下令九江兩個鎮民眾撤離,但不提供物資保障和安置地點,民眾只能投奔親友,各自逃命。有人舉目無親,不知投奔何方。
 
有一線防汛人員向希望之聲透露,長江上游可能已破圍潰堤,官方封鎖消息,他呼籲世界關注。他特別告知,這兩天上級的宣傳部門發了一個通知,規定不允許談論水災的消息,那麼上游怎麼樣了,是否破圍根本不知道,甚麼都不能說。
 
當局不但壓制消息,救援行動也很消極。湖北省紅十字會一名人員表示,他們仍沒有展開任何救災行動,因為都抱著少做少錯的心態,害怕出事承擔責任。
 
諷刺的是,疫情中更發生了「水中救習主席畫像」事件。

一組圖片顯示,在湖南某地一個街頭上的習近平宣傳牌,被洪水圍困,水深及腰。牌上有兩名官員陪同習做視察狀,牌上有「湘江風光帶」字眼。有三名工人合力將宣傳牌「救走」。目前未能確認事件發生的時間和地點。

有評論認為,這是中共體制內人士在對習近平「高級黑」。

多國中國公民中領館前拉橫幅 求能回國

疫情期間,大量中國公民被困海外,當局不許他們回國。

近期,滯留在杜拜、約旦、科威特的華人,十幾個或幾十個一起,帶著口罩拉出紅底黃字或白字的橫幅。橫幅上寫有「懇求」、「懇請」和「乞求」的字眼,求「祖國」同意他們回家。

滯留在卡塔爾的華人則進入到當地中領館內,拉出的橫幅上用中英雙語寫著「我們要回家」。一位看似組織者的女子喊道,「我們沒有工作、沒有錢、沒有房子、沒地方住,我要回家!」另一位女子喊,「我們要流落街頭了!」
知情人表示,這些事件發生在6月底,目前這些人仍滯留在原地。他們認為用「求」的方式不會站到「國家」的對立面,所以選擇這樣做;同時,他們不敢接受海外媒體採訪。
此前,不少報道顯示在海外留學、探親、旅遊、工作的中國人因為五個一政策導致回國難,也有人表示,「回不了自己的家,擊穿我們心理底線。」

節目的最後,講一則笑話。

大陸有媒體報道,北京紅十字會的血液中心主任表示,從1月到7月,一共得到4.1萬多人捐血,總計採血量5.1萬噸。

這個數字意味著平均每個人過去半年捐一噸多的血,這些人簡直成了「造血機器」,有網友開玩笑說「這捐的是尿吧!」

不知道是報道的數字錯誤,還是官方習慣性造假,總之這樣荒謬的數字在大陸的多家媒體的報道裏出現,還被網友當笑話廣為轉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