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在立法會9月選舉即將到來之際舉行初選,逾61萬名選民參與投票,結果顯示,參與抗爭活動人士及本土派人士獲得壓倒性勝利。有分析認為,此次投票率打破民間投票的紀錄,反映港人對「港版國安法」的不滿及絕不妥協的決心。不過,13日晚公佈結果後,繼中聯辦和港府後,港澳辦也發聲明,指初選是「非法」操控香港選舉,公然挑戰《基本法》和「港版國安法」,聲稱支持依法查處有關「違法」行為。

今次初選勝出的民主派參選人士希望在立法會獲得過半數議席,增加民主派在關鍵議程上的談判籌碼,不過初選接連遭到港府和中聯辦抨擊,港澳辦14日亦發聲明,炮轟初選是非法操控香港選舉,「為香港帶來巨大禍害的修例風波的延續,是『黑暴』、『攬炒』的變種」。

港澳辦發言人點名指初選組織者戴耀廷是佔中策動者、鼓吹港獨和真攬炒,更是「外國和境外勢力在香港的政治代理人」。該聲明一連串文革式攻擊指,初選打著公民投票的幌子,「目的是要推翻特別行政區政府,奪取特別行政區的管治權」,把香港變成「顏色革命」和滲透顛覆的基地,是「禍國亂港」。故支持特首、港府有關部門和中聯辦表明嚴正態度,亦支持依法查處有關違法行為。

發言人又稱,香港《基本法》和現行選舉法律都無初選、公投制度,自行組織這類選舉無法律效力,亦無憲制依據,「是非法的」,「嚴重擾亂選舉秩序,誤導選民在法定選舉的投票取向,從而導致選舉不公」,亦涉嫌違反限聚令、個人資料(私隱)條例,非法租用區議員辦事處和「涉嫌弄虛作假」,更可能涉嫌違反國安法,港府已接到大量投訴,「應當依法查處,嚴懲不貸」。

港澳辦表態後,選舉管理委員會也發聲明批評初選,強調香港法例「沒有所謂『初選』機制,任何所謂『初選』並不構成立法會選舉或公共選舉程序的一部分」,並無直指初選違法。並指「港版國安法」第29條的規定,指「市民在組織或參與任何選舉相關活動時,亦應小心留意相關條文」,至於選舉活動是否構成任何罪行,視乎檢控機關及法庭的決定。此外,選管會重申任何藉賄賂、武力、脅迫或欺騙手段以誘使他人參選或不參選均屬舞弊行為,並且現行法律不容許候選人在提名期結束後退選。

本土派參選人士早前發起一份聲明,承諾當選後會否決預算案,迫使政府回應示威中的五大訴求,但民主黨擔心簽署聲明會有所後果而拒絶簽署聲明,後來民主派協調決定不會強制任何人簽署有關聲明。

港大學者戴耀廷在社交平台表示,否決預算案是《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憲制權力,而民主派初選的聲明及文件中,完全沒有提及「攬炒」字眼,不認同初選有違法。而另一名有份協調的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亦指,初選「合法合情合理」,強調各界對「攬炒」有不同的看法,初選時期沒有把「攬炒」變為共識,質疑是北京強加罪名,擔心一旦民主派參選人的主張被北京(中共)視為所謂「攬炒」,會被取消參選資格。

戴耀廷傍晚在Facebook發帖回應兩辦指控,先提到中聯辦指他是「典型的涉嫌犯法」,反駁有關指控「完全不合常理」,強調過去一直希望中央政府盡早落實基本法對港人實行普選的承諾,而在協調民主派初選的商討過程中,參與人士同意若晉身立法會,運用《基本法》賦予的憲制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以使港府向立法會問責,強調只是《基本法》有關行政與立法機關之間的安排,絕不涉及任何非法手段,「若說這是顛覆國家政權,那是極之荒謬,亦是踐踏《基本法》的一種說法」。

早前,建制派政黨民建聯及新民黨均在黨內舉辦初選。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質疑,建制派同樣在選舉中有內部初選和協調,當中並沒有公眾參與,不能夠稱民主派初選是「操控選舉」,他批評港府隨時把法律針對性加諸他人身上,做法令人反感。

港府和北京(中共)接連炮轟民主派初選,在投票前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接受訪問,已稱初選可能違反「港版國安法」中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及勾結境外勢力危害國安罪等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