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何時開始有人在家中養貓,史無記載。不過,老天為了繁榮人類,造了不少的珍禽異獸、家畜家禽以及多種的動、植物⋯⋯等,來豐富人類的生活,所以初具規模的先民們,肯定早就發現貓鼠相剋的天性而大肆餵養了。唐朝以前,似乎沒有以養貓為題的詩句,到了宋代的詩,因為開闢新的領域而使題材廣泛,所以這類詩急速增加。

北宋黃庭堅的「乞貓詩」,最為有名。南宋的陸游所寫的有關貓的詩,超過了十首。比他早了一百多年的梅堯臣養了一隻貓,名叫「五白」。當時文人養貓,是為了防止藏書被鼠咬。這隻貓死了,梅堯臣寫了一首二十句的五言古詩「祭貓」,宛如哀悼親友一般:

自有五白貓,鼠不侵我書。今朝五白死,祭與飯與魚。

自從養了五白你,鼠輩們不再侵咬我的藏書了;今晨你卻死了,我用飯和你最愛吃的魚來祭拜。

送之於中河,咒爾非爾疏。

送到河川的中間,施行水葬;念咒來超度妳的亡魂,實在情非得已,並不是我要就此疏遠你。

昔爾齧一鼠,銜鳴繞庭除;欲使眾鼠驚,意將清我盧。

從前,你咬到一隻老鼠,就銜在口中,在庭院裏繞來繞去,為的是將其它老鼠嚇跑,好清理我的住處。一從登舟來,舟中同屋居;糗糧雖甚薄,免食漏竊餘。

( 作者可能是帶著貓乘船旅行,而五白死在船中,所以詩句裏也描述船中的生活。) 你曾和我一起乘船旅行,在船上我們住在同一間寢室;有你在身旁,我那些菲薄的乾糧,沒有遭到鼠輩的污損,我這才不至於吃老鼠啃剩的食物。

此實爾有勤,有勤勝雞豬。世人重驅駕,謂不如馬驢。

這實在要歸功於你的勤快,你的功勞超過了雞和豬。一般人只重視驅馳駕駛,所以認為貓不如馬或驢。

已矣莫復論,為爾聊欷歔!

罷了!不用再多說了,姑且在這裏為你默默地哀傷悲嘆。

在這標榜「寵物」萬歲的新世代,重溫這首一千多年前的「祭貓」詩,心中的觀感因人而異,但有一點,人對動物,特別是對人類有益的,就該珍惜愛護。可是絕不能過份,如果把牠當兒女看待,不但害牠喪失掉與生俱來的先天本能,同時也辜負了上蒼造牠的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