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問題」

一八八六年,羅斯福從北達科他州回到了紐約州,與童年青梅竹馬的女友伊迪絲(Edith Carow)結婚。他開始勤奮地寫書,其間寫的四卷《贏得西部》 (The Winning of the West)成為暢銷書。三年後他又重新在政壇任職,從公共服務局局長到紐約警察局長、海軍部副部長、紐約州長、副總統。其間辭去海軍部副部長職位,參加美西戰爭,回來後被稱為「勇猛騎士」、「民族英雄」。

一九零一年,剛剛就職半年的威廉‧麥金萊總統(William McKinley)遇刺身亡,當時四十二歲的副總統羅斯福接任,九月二十二日,羅斯福第一天闊步走入總統辦公室,那一天是他父親的生日,是巧合還是上天的安排?羅斯福感覺父親溫暖的手拍在他的肩上。歷經磨難後身體得到重塑、精神得到昇華,已有豐富人生閱歷和從政經驗的羅斯福準備好擔此突然而降的大任了嗎?

二十世紀初的美國已轉型成為一個龐大的工業化國家,也隨之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社會問題、社會矛盾。在面對這些新產生的問題、矛盾中,一個政府能起作用嗎?在解決問題、矛盾中會扮演一個甚麼樣的角色?那時沒人知道。

一上任,羅斯福就發現真正掌控美國的不是政府而是在工業化中巨富起來的大財團頭目,他們沒有任何約束地通過信託體系,壟斷社會經濟、控制美國人生活的所有方面。 貧、富差距從來沒如此巨大過,那個時代,一個每天勤奮工作十小時的煤礦工人一個月掙六美元,十五美分可以在一個不錯的餐館吃一頓午餐、不到一千美元可以造一個舒適居住的房子,而這些大財團頭目們已能擁有上億、數十億美元的資產。工業巨頭們通過信託體系操控價格、消滅競爭、買官賣官。大眾,包括中產階層、小企業主、工人階層又恨又怕這些信託體系。羅斯福擔心長期如此下去會造成社會動盪、反抗、謀殺。

任職僅五個月後,1902年初,出其不意,羅斯福以政府總統身份起訴美國最有權勢的大銀行家摩根(J. Pierpont Morgan)幾個月前剛剛成立的一個信託機構,控制西北主要鐵路線的北方證券,起訴這個信託非法聯合大公司、遏制行業發展。摩根和其他財團頭目驚愕不已。

摩根,這個被描述成「最勇敢的人在他犀利的目光下也會低下頭顱」的巨亨,帶著律師團、參謀、兩位友好的參議院議員急忙與羅斯福會面,要求私下解決,羅斯福拒絕,「任何人、任何信託公司,都不可以凌駕在法律之上!」兩年後,最高法院宣判,政府勝訴,摩根的這個鐵路信託公司解散。羅斯福總統接下來又起訴了在煙草、牛肉、石油等多方面的四十多個信託公司。

「我相信大公司是我們現代文明不可缺少的一部份。」羅斯福寫到:「但是我認為它們應該被約束,它們應考慮到社會大眾的整體利益而行事。」羅斯福認為社會問題實質上是「道德問題」,遵循父親的教誨,他相信他的使命、責任是基於道德良知而行、維護社會公正、幫助大眾。

羅斯福總統認為「保護資源」也是一個「道德問題」,他認為「可以有效利用自然資源,但不能掠奪、浪費我們後代的資源。」那時的美國人還認為這個國家豐富的自然資源是取之不盡的,小時夢想成為自然科學家的羅斯福在西部的經歷使他已看到資源開發、追求商業利益和發達的工業對環境造成的破壞、污染,預見到這樣無度資源開發的危險。那時一半原始森林的樹木被砍伐,十幾億噸珍貴的表層土流失,無數珍稀野生動物、鳥類被獵殺;珍稀鳥類的羽毛賣得比同等重量的黃金還貴,用來裝飾女人時尚的帽子。

羅斯福一上任,開始急迫地要保護自然資源,他在美國歷史上第一次以總統令在佛羅里達州鵜鶘島設立第一個國家鳥類保護區。此後,他多次越過國會和開發商的阻撓,使用總統權限,新增了五個國家公園、十八個國家古蹟、五十個國家鳥類保護區、一百五十個國家森林,把二億三千萬英畝的土地,五分之一的國土,歸為國家自然資源保護區。如果沒有羅斯福總統的堅持,我們將不會看到現在的大峽谷國家公園原貌,體驗大自然神奇的造化,而是一個經過開發商改造過的旅遊勝地。

「第一講壇」

羅斯福總統自己是作家,知道文字的力量,他非常尊敬作者、記者,深知媒體在傳播信息、教育大眾中起到的作用,他每天在刮鬍子的時間與記者們見面,回答提問,與他們建立良好、互動的關係。記者們、評論家們批評他,他也回應他們。一位作者批評他寫的美西戰爭中在古巴的回憶錄,這位作者說,回憶錄的題目應該是,「單槍匹馬在古巴」,作者認為羅斯福太自我主義了。羅斯福回應:「很遺憾地通知你,我的家人非常喜歡你書中對我的評價,我們都想和你見面。」

羅斯福去全國各處演說時都會邀請記者坐上他私人車,他制定政策、通過法案的理念,他稱之為「道德教化」,通過記者的報道傳給美國民眾,羅斯福稱此做法為「第一講壇」。敏銳的羅斯福很快結識了一批有社會責任感的記者,他們都在當時流行的《麥克盧爾雜誌》下,雜誌老板、出版商麥克盧爾先生(Samuel McClure)資助這些活躍的記者們對社會問題做長期調查、深入研究。

羅斯福和這些記者們成為朋友,傾聽他們的建議。羅斯福仔細閱讀、研究他們撰寫的反映社會現實的調查報告。記者伊達‧塔貝爾(Ida Tarbell)花兩年時間調查,揭示了標準石油公司(Standard Oil),這個洛克菲勒(John Rockefeller)創建的信託大機構壟斷市場的內幕,不僅教育了民眾,也成為羅斯福總統贏得一系列反信託體系訴訟的重要依據。

後來羅斯福總統說服國會通過的肉類產品監督法案、純淨食品和藥品法案等等有利於消費者的法案都是基於這批記者們的調查報告。總統和有社會道德良心的記者們合作、共建了這個有效的「第一講壇」。

重塑美國

羅斯福任總統期間的主要政績還包括我們熟知的,主導興建了連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巴拿馬運河;一九零六年,因調停日本和俄國的衝突而獲諾貝爾和平獎,是第一位獲此榮譽的美國人。

羅斯福總統任期結束時,一系列反信託機構的訴訟案勝訴,抑制了大公司對經濟、工業的壟斷;控制了政治腐敗;規範了鐵路運輸;加強了勞工權利;保護了消費者利益;為後代保護了大片自然資源。

二十世紀初美國人在經歷著工業化帶來的巨大變革中,羅斯福好似一股充滿能量的巨大清流注入了這場變革的洪勢中。美國人第一次看到政府可以在解決經濟、社會問題中起到一個正的、積極的作用。羅斯福是否在以「道德教化」、「第一講壇」把美國從已在偏離了建國時理念的軌道上拉回來一些?羅斯福是否在以經歷諸多磨難後昇華上來而重塑了自己的意志、勇氣,重塑了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