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個月以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發源地武漢似乎已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即使到最近,暴雨來襲、洪水進犯,武漢也不再如半年前那般名聲大噪。

儘管7月6日,武漢的防汛應急響應級別已由4級提升到了2級,有關部門甚至還呼籲民眾不要外出;網上也有影片顯示,武漢市已是一片汪洋,但畢竟不像周邊市縣,比如已成澤國的宜昌;突發山泥傾瀉,導致9人被埋的黃梅;山洪暴發,多個村莊被淹,城區內澇的黃岡那般嚴重。因此,武漢人對目前遭遇的洪澇災害似乎仍表現的很淡定,甚至對未來是否出現更厲害的洪災也表現的很樂觀。

7月12日,一個名為「遠方青木」的公眾號以「大曝光,武漢長江大堤洪災現場真實照片」為題,在網上發了一篇文章。然而,該文作者想表達的意思卻是,「武漢人,住在江邊上的武漢人,真的沒有一個覺得身邊的洪水有多可怕」;「武漢人不僅不慌,反而拖家帶口,在長江大堤上瘋狂的拍照和遊玩」;「整個長江大堤上,我沒看到一個解放軍戰士來抗洪搶險」;「有幾位黨員在看守。神情放鬆,毫無壓力,上面也沒有堆積儲備任何防洪物資」。

文章說,儘管「7月16日,水位就已經要直逼98洪災的最高峰值」;「目前,江灘公園已經淪陷,洪水已經抵達長江大堤腳下,開始衝擊武漢人民最後的生命防線」;「大堤若潰,整個武漢瞬成澤國」;「武漢的所有居民,會淹沒在3~4層樓高的洪水裏,死傷難以計算」;然而,此時的武漢人更相信,由於政府「重修了大堤,加固加高加寬,防洪能力遠遠超過1998年」;三峽大壩「修建的比山體還牢固,是按照核彈直接命中也無法摧毀的規格去修建的」;因此,「98年那種級別的特大洪水,遠遠不能威脅到今天的武漢了」。

武漢人的這種自信在作家方方的那篇《今天之後的武漢 似乎還有一周的雨要下》中也有所體現。方方說,「多年來,我們都習慣了夏季長江水位升高的信息。也很清楚知道,武漢的安全,應能確保。1998年的大水,武漢都沒事。二十多年過去了,防洪硬件已今非昔比,今年的武漢應對洪水,應該更沒有問題」。

當然,方方這麼說,不排除有「捧殺」的意味在其中。但作為作家,她能這麼說,也應該是迎合了相當一部份武漢讀者的真實心態。只是,方方依然擔心「還有一周的雨要下」,可見她有著包括「遠方青木」在內的很多武漢人都沒有的那種居安思危的胸懷與心態。

這裏應該指出,所有關注著近期洪澇災害的人們都不希望武漢再度成為中國的「重災區」。與「遠方青木」所揣度的「你非逼著我們說自己慘」的陰暗心理更是相去甚遠。就算把武漢城區的一點點路面積水放到網上,那也是希望武漢人能防患於未然。更何況,天災必由人禍起。只要人禍還在,天災就會接踵而至。

就拿「遠方青木」所說的武漢長江大堤和三峽大壩來說,就是一種人禍式的存在。這位兄台也在文章中提到,「98年的武漢,那是解放軍戰士們誓與大堤共存亡」;「現在不用一開始就用人命去守堤了,三峽幫我們守了」。

這話聽來已讓人細思極恐。原來長江大堤是要靠人命去守的,否則根本抗不了洪。即使現在「加固加高加寬」了,也不排除還要用人命去守的可能;甚至到了最後,還得指望三峽大壩來守。那麼,這個長江大堤到底是幹甚麼用的呢?難道只是擺設而已?

說到三峽大壩的抗洪能力,真正的專業人士恐怕都要「呵呵」了。即使是外行,也完全可從中共官方的宣傳中看出端倪——2003年6月1日,《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2007年5月8日,《三峽大壩 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10月21日,《三峽大壩可抵禦百年一遇特大洪水》;2010年7月20日,《長江水利委:不能把希望都寄託在三峽大壩上》。

正是因為中國的豆腐渣工程並非個案,且無關乎大小,長江沿岸的諸多民眾才會在此時飽受洪澇災害的侵襲。方方說,「武漢周邊城鎮以及鄰省,水災以及垮塌情況似較嚴重」。既如此,已形成「孤島」之勢的武漢又能比別地兒幸運多少呢?

2020年異象頻現,天災不斷,這已經很不尋常了。在大自然的任何災難面前都不堪一擊的人們此時最需要的,就是從天人合一的角度,反思一下天災與人禍的緊密關聯。

最近,有人撰文指出,與中國古代帝王初登大位時,都會「大赦天下」不同,中共建政之初發動的「土改」、「鎮反」等運動則都是在「大殺天下」。因此,1950年7月,淮河大水;1950年8月,西藏察隅縣發生里氏8.5級特大地震;1954年7月,長江、淮河大水,是百年間最大的洪水。也就是說,這五年的天災都由中共的人禍而起。

若論中共製造的人禍,應該以迫害法輪功為最。這是對中國涉及上億人的最廣泛群體、最有信仰的佛法正信者所犯下的群體滅絕罪。早在1995年,江澤民就已把法輪功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了,否則不會在1999年之後,公開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同時,這也正是1998年6月,中國29個省市自治區會遭遇歷史罕見的特大洪澇災害的真正原因。

從那時到今天,中共對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從未停止過,甚至還變本加厲,活摘其器官牟利,將其虐殺致死。在中共行迫害之罪惡的這20多年間,天災也從未間斷過,甚至上演的更加頻繁。直到去年年末,殺傷力更強的「中共病毒」開始為禍人間。

名為「中共病毒」,實則就是在告訴人們,中國乃至全世界所有人禍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共。中共就是禍害人類的最大毒王。它迫害信仰人士、歇斯底里的謗佛、滅佛,早已是罪惡滔天,但它邪惡至極,要綁架全中國曾加入、追隨它的人以及全世界受其所利誘的親共者,一起來承擔因它作惡而累積的巨大罪業。

僅就迫害法輪功而言,武漢就是助紂為虐的急先鋒。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為諂媚江澤民,親自指揮拍攝污衊法輪功的專題片,致使該片於1999年7月22日通過中共央視向全國人民播放,毒害了無以計數的不明真相者。

此外,武漢不少醫院都參與了活摘並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勾當。比如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院,就是中國大陸「器官移植的發源地」。可想在其中上演的罪惡,決不會只是個案或少數。

武漢人若知道這樣的罪惡或許日日都發生在自己的身邊,又怎能泰然自若?武漢人若意識到,自己還要為這些罪惡付出生命的代價,又怎能這般氣定神閒、不急不憂?正因為切身體會到,武漢已被中共所釀造的人禍害慘,作家方方至今都在說,「不追責是不可能的!不追責也是犯罪行為」。

作為被「中共病毒」吞噬了最多無辜生命的城市之一,武漢似乎更應該早點從中共的戕害中醒來。只要製造人禍的中共還在,武漢人與其它地方民眾一樣,隨時都將與下一次天災不期而遇。只有拒絕中共的洗腦宣傳,不再助紂為虐、與中共為伍,武漢人才能在巨災、巨難中得以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