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因應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第三波大爆發,港府昨日公佈新措施稱,明日(7月15日)開始,食肆每日下午6時起至翌日上午5時,只准提供外賣服務,不准堂食,措施暫時為期7日。今日(7月14日),來自香港中小企食店聯盟及香港調酒師工會予以回應表示,對政府新的措施感到憤怒及遺憾,再促請政府向業界發放第三輪防疫基金的同時,立即全面封關。

香港調酒師工會主席:政府是「斬腳趾避沙蟲」「頭痛醫腳」

香港調酒師工會主席侯翠珊質疑,「是否真的是蝙蝠(造成的病毒)來的?夜晚才讓開工」。(霄龍 / 大紀元)
香港調酒師工會主席侯翠珊質疑,「是否真的是蝙蝠(造成的病毒)來的?夜晚才讓開工」。(霄龍 / 大紀元)

香港調酒師工會主席侯翠珊對於政府不理會疫情新爆發的特定群組,比如護老院、的士、超市等,不斷針對餐廳進行打壓。「現在還有人湧入『百佳超市』買東西」,她質問,政府6時後的外賣政策「有甚麼科系依據?」

對於特首林鄭月娥於昨晚稱「到周三(7月15日)大家睡醒了的時候新的辣招政策就會執行」,「那些周二晚還在上班的人士怎麼辦?」侯翠珊指責林鄭「如此離地(不接近民情),她到底了不了解我們這一行?證明林鄭完全不了解她的行會成員,究竟有多少人在這個產業鏈裏面?」她質問。

她並表示,自武漢肺炎爆發以來,失業率8年來創新高,剛剛略見恢復的經濟,「由於政府的大漏洞包括復課、跨境學童、持有商業許可證的人士豁免檢疫等造成不同群組感染,而且沒有源頭。」

她譴責,政府不但不找出源頭及解決辦法,反而再次讓「餐飲業埋單」。

「是否真的是蝙蝠(造成的病毒)來的?夜晚才讓開工。」侯翠珊問。

侯翠珊希望林鄭政府在立法會財年完成前,推出第三輪抗疫基金。她建議開「兩條水喉,一條派給員工,一條派給老闆,讓其交租及經營生意」,她表示,這才是舒緩民困之道。她提醒「如果政府繼續不聽取民意,受影響的不單止飲食業,整個產業鏈包括運輸業都會受打擊。」

「到時候,政府將面對的不僅僅是一個政治問題,而將是一個民生危機。」侯翠珊強調。

酒吧老闆:政府不封關卻用我們試水溫

沙田石門一家酒吧負責人Bryon表示,由於政府防疫工作不到位,讓疫情再次爆發,「政府應該承擔責任,而不是飲食業或娛樂場所埋數(背鍋),而政府推出的每一個免疫措施漏洞都相當大。」

他舉例:「大陸入境香港的商業人士有14日的強制性檢疫豁免,政府理由是這些商業人士在香港有生意。」他指責政府「我們民生的經濟都做不好,如何做好社會經濟?」

他並指責政府,包括書展之類的大型活動「全部都可以傳播細菌的」不採取措施,反而讓提供民生的餐飲業停頓。而對於政府允許跨境學童進入香港,他說,政府「根本就不應該復課」。

他還對於港版健康碼,只要持有病毒檢測健康碼,即可7日內隨時往返大陸及澳門等地不用檢疫,「拿著這張證明,是否就代表可以抗疫呢?就代表不會感染細菌呢?」他質疑。

他同時對於「快速測試」方法提出質疑,他認為,這種方法並不準確,有造成原本陽性測試結果卻是陰性,「用這種方法讓人員入境,是否代表他不是帶菌者呢?這完全沒有人能夠知道的。」

同為沙田石門一家酒吧的老闆Jonson表示,政府封關已經做得不好,他對於政府7日的限製表示懷疑「我相信7日後又有7日。」他希望政府儘快發放第三輪的防疫資金給員工及老闆,「給老闆交租,因為疫情以來業主從未有減租,因此我們的壓力非常大,對於那些員工,我們一定要保住他們的飯碗,如果我們想做一個負責任的老闆,我們都做不到,不知道還有甚麼出路?」

他促請林鄭政府儘快推出第三輪防疫基金,「讓我們共渡時艱」,他說,「如果不封關,卻用我們試水溫,這樣做毫無意義。」

九龍城區負責人:政府高官高高在上 我們卻水深火熱

一直以來,九龍城區都被政府徵用作為武漢肺炎檢疫中心,使得該地區的餐飲業生意遭受打擊,被外界認為「今次的新措施是讓九龍城幾乎被殺死」,九龍城區負責人詹先生表示,很多食肆受疫情影響而結業,「面對稍微有起色的經濟,這一波疫情,讓我們又有一種站在懸崖峭壁,幾乎要掉下去的感覺,我每天上班,都見到有店舖倒閉,無論是飲食還是零售。」他質疑,「政府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現在是讓我們幫政府埋單,現在就是頭痛醫腳,如果停掉食肆,人流自然會去到街市,那如果街市爆發,是否又封掉街市呢?這真的講不通。」

他表示,讓政府補貼不是重點,「我們希望回復正常的環境,大家能夠面對疫情,可以見到如4、5月份時候的曙光。」

詹先生對於政府這種「一刀切」的做法表示不理解,「我們該怎麼做呢?是要重新部署嗎?」「政府搞亂了我們整個行業,運輸、物流、食品供應都會受到影響。」

「不同你們那班高官,我們真的水深火熱,你們高高在上,不知民間疾苦。」「當時要求你們封關,卻只封一部份。」「我們香港人被政府追著打一樣,我們忍了很久了,想我們咋辦呢?」詹先生說。

詹先生還表示,「香港人都非常聽話」為了香港的利益,每個人都在出力「讓隔開1.5米,我們馬上去買板,很積極,好像做工程一樣」。

他擔心,「如果政府再這樣下去,整個香港就玩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