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中國民間節日中僅次於大年三十的日子。團圓是中秋的魂魄。 

大凡中國民間的節日,都對應著各種各樣的傳說或神話故事,它們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流失而淡化、消失。 

在《初刻拍案驚奇》的「卷之七:唐明皇好道集奇人,武惠妃崇禪鬥異法」中,就記載了一段唐明皇中秋之夜與奇人葉法善暢遊廣寒宮,學的《紫雲曲》,人間曰:《霓裳羽衣曲》,成為流傳百世的經典絕品。最值得讚歎和思考的是:無論後人如何努力,都無法超越這神來之曲。 

是年(開元初年)八月中秋之夜,月色如銀,萬里一碧。玄宗在宮中賞月,笙歌進酒。憑著白玉欄杆,仰面看著,浩然長想。有詞為證: 

桂花浮玉,正月滿天街,夜涼如洗。風泛鬚眉透骨寒,人在水晶宮裏。蛇龍偃蹇,觀闕嵯峨,縹緲笙歌沸。霜華遍地,欲跨彩雲飛起。調寄《醉江月》。

玄宗不覺襟懷曠蕩,便道:「此月普照萬方,如此光燦,其中必有非常好處。見說嫦娥竊藥,奔在月宮,既有宮殿,定可遊觀。只是如何得上去?」急傳旨宣召葉尊師,法善應召而至。玄宗問道:「尊師道術可使朕到月宮一遊否?」法善道:「這有何難?就請御駕啟行。」說罷,將手中板笏一擲,現出一條雪鏈也似的銀橋來,那頭直接著月內。法善就扶著玄宗,踱上橋去,且是平穩好走,隨走過處,橋便隨滅。走得不上一里多路,到了一個所在,露下沾衣,寒氣逼人,面前有座玲攏四柱牌樓。抬頭看時,上面有個大匾額,乃是六個大金字。玄宗認著是「廣寒清虛之府」六字。便同法善從大門走進來。看時,庭前是一株大桂樹,扶疏遮蔭,不知覆著多少里數。桂樹之下,有無數白衣仙女,乘著白鸞在那裏舞。這邊庭階上,又有一夥仙女,也如此打扮,各執樂器一件在那裏奏樂,與舞的仙女相應。看見玄宗與法善走進來,也不驚異,也不招接,吹的自吹,舞的自舞。玄宗呆呆看著,法善指道:「這些仙女,名為『素娥』,身上所穿白衣,叫作『霓裳羽衣』,所奏之曲,名 曰《紫雲曲》。」玄宗素曉音律,將兩手按節,把樂聲一一默記了。後來到宮中,傳與楊太真,就名《霓裳羽衣曲》,流於樂府,為唐家希有之音,這是後話。 

玄宗聽罷仙曲,怕冷欲還。法善駕起兩片彩雲,穩如平地,不勞舉步,已到人間。路過潞州城上,細聽譙樓更鼓,已打三點。那月色一發明朗如晝,照得潞州城中纖毫皆見。但只夜深入靜,四顧悄然。法善道:「臣侍陛下夜臨於此,此間人如何知道?適來陛下習聽仙樂,何不於此試演一曲?」玄宗道:「甚妙,甚妙。只方才不帶得所用玉笛來。」法善道:「玉笛何在?」玄宗曰:「在寢殿中。」法善道:「這個不難。」將手指了一指,玉笛自雲中墜下。玄宗大喜,接過手來,想著月中拍數,照依吹了一曲;又在袖中摸出數個金錢,灑將下去了,乘月回宮。至今傳說唐明皇遊月宮,正此故事。那潞州城中,有睡不著的,聽得笛聲嘹亮,似覺非凡。有爬起來聽的,卻在半空中吹響,沒做理會。次日,又有街上拾得金錢的,報知府裏。府裏官員道是非常祥瑞,上表奏聞。十來日,表到御前。玄宗看表道:「八月望夜,有天樂臨城,兼獲金錢,此乃國家瑞兒,萬千之喜。」玄宗心下明白,不覺大笑。

2013年「加州飛天藝術學院」期中匯報表演節目。(大紀元資料圖片)
2013年「加州飛天藝術學院」期中匯報表演節目。(大紀元資料圖片)

大凡中華傳統文化,都有其根脈。而這根脈的出處,大多是這樣的神話故事。經典的傳世之作,總是蘊含著天、地、神、佛、道的痕跡。中華大地上的名山大川,一切傳世的精品(現代市儈之徒所言:值錢的東西),無不表現著佛道神的內涵。 

從敦煌石窟到樂山大佛、從普陀到峨嵋、從西藏的布達拉宮到北京的白雲觀,全都表現的是佛道神的內容——被當代人稱為信仰的文化。而流傳於世的名著,也同樣包含著類似的內容:《西遊記》,普通人通過修煉得以昇華,達到佛的境界的故事;《封神演義》,人間的變化來自天上;人與佛道之間的關係;《聊齋誌異》,善惡相報;人與鬼之間的關係;《三國演義》,人縱有諸葛之智慧,但天命不可違;《紅樓夢》,富可敵國,佳人如雲;依然似過眼雲煙,紅塵決非永恆(對今天的國人有著絕對的意義,只是今天的國人,早已失去了對紅塵慾望的抵禦能力,任由自我放縱)。 

人間的文化來自佛道神的慈悲。生命自上而下的傳遞,也表現在文化的淵源之上。這點上,在當今紅塵滾滾的世界中,恐怕是唯有美國神韻藝術團的表演,才能再現中華傳統文化的根脈了。 

忙忙碌碌奔波於生計之途的人們,請放慢自己的腳步,抬起那緊盯銅臭的、疲勞的雙眼,給自己一個短暫的中秋之息,讓自己疲憊的心,重新領會一下美國神韻藝術團給您帶來的至純的、真正傳統的中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