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大壩持續洩洪,被指加重了整個長江流域洪水氾濫。江西洪水災情告急,已有4個水文站水位突破1998年歷史極值,江西防汛已進入「戰時狀態」。而連續多日浸泡在大水中的長江武漢段水位已超越1931年以來的最高紀錄。洪峰將在2至3天內抵達武漢。

江西洪水形勢最緊急 已進入「戰時狀態」

由於持續暴雨,加上三峽大壩全力洩洪,長江流域自洞庭湖湖口的湖北監利,直到出海口上海,數千公里的江面水位悉數超越警戒線。

北至武漢,南至900公里外的陽朔,從西部的大都市重慶到遠至1600公里以東的杭州,到處洪水翻騰,橋樑淹沒,無數房屋部份或者全部被洪流摧毀。

澎湃新聞報道,南方多省河流水位暴漲,其中,江西鄱陽湖流域正面臨1998年以來最為嚴峻的防汛形勢。截至7月12日11時,江西已有鄱陽站、康山站、星子站、棠蔭站四個水文站水位相繼突破1998年歷史極值,且水位均仍在上漲。

官方預計鄱陽湖將發生流域性大洪水。鄱陽湖湖口水位可能突破1998年歷史最高水位。當地啟動了蓄滯洪區運用準備方案,被認為是長江防洪體系中的「最後一道保險」。

7月11日,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局再發佈鄱陽湖湖區洪水紅色預警。

江西鄱陽縣全縣也有14座圩堤(防洪堤)出現缺口,全縣淪為澤國,部份樓房被淹至一樓。防汛形勢嚴峻,有村民感嘆:「這比1998年的洪水還嚴重。」

位於贛北的鄱陽湖自6月下旬,水位快速上漲,近期漲幅連續八日在0.4米以上,單日最大漲幅0.65米,史上罕見。

《北京青年報》報道,鄱陽縣部份地區降雨量達547.2毫米,比起北京一年降雨量還要多,鄱陽縣的荻溪村位處河堤潰口。

荻溪村官員表示,這次河堤潰口有五、六十米寬,因為該村就在潰口附近,除了村民黃來援的房子外,另有五棟樓房被洪水沖垮。

據《江西日報》報道,7月11日,江西省啟動防汛一級應急響應。江西省委書記劉奇稱,江西防汛工作已經進入戰時狀態、關鍵時候。

官方從上月底起下令開閘洩洪,減輕三峽大壩壓力。然而洩出的洪水衝擊著周邊已經飽經洪水衝擊的城市和村莊。社交網絡上網民質疑,三峽大壩連日全力洩洪,涉嫌加重了整個長江流域洪水氾濫。

有網民嘲諷:「下游乾旱時,它蓄水;下游水澇時,它洩洪。承諾八分錢一度的電,到現在也不兌現。」更有民眾質疑,如此洩洪是否置下游百姓生命而不顧?

據法廣報道,中國民間環保組織──公眾與環境研究中心創辦人馬軍表示,現在,問題更嚴重的是那些小水庫和老水庫,另外,協調水庫之間的洩洪也是一個很大的難題。

據陸媒報道,截至7月11日17時統計,7月6日開始的洪澇災害有南昌、景德鎮、九江、上饒等10個設區市和贛江新區社會事務局共98個縣521.3萬人受災,農作物受災面積455.7千公頃,絕收75千公頃,倒塌房屋403戶988間,嚴重損壞房屋783戶1940間,一般損壞房屋3405戶6515間,直接經濟損失64.9億元人民幣。

洪峰將在2至3天內抵達武漢 洪峰水位29米左右

7月12日,長江日報-長江網報道,從長江水利委員會獲悉,未來2到3天,洪峰將抵達並通過武漢。

據長江委水文局預測,九江、湖口站7月13日洪峰水位將分別在23.00米、22.65米左右,漢口、大通站7月14日洪峰水位將分別在29.00米、16.30米左右,本輪洪水沿江主要控制站的洪峰水位,均將位居歷史前列。

由於長江、漢江水位持續上漲,連續多日浸泡在大水中的長江武漢段水位11日已超越1931年以來的最高紀錄,武昌觀江亭已被洪水淹沒只能看到頂部。

武漢防汛指揮部11日公告,將對漢口、武昌、漢陽江灘實行封閉管理。

環球網報道,長江水文網實時數據顯示,截至7月11日上午11時,長江武漢段漢口站水位已達28.33米,超警戒1.03米,超越1931年8月19日的28.28米,成為有水文記錄以來新的歷史第六高位。目前,水位仍呈上漲趨勢。

7月11日上午9時起,武漢市江灘辦對漢口江灘蘭陵門、洞庭門、三陽門3處閘口以及武昌江灘鄂航碼頭、電廠2處閘口進行圍堰封堵。

網民發佈的影片顯示,目前漢口武漢關長江水面已經明顯高於一堤之隔的沿江大道路面,長江在武漢已經成了一條懸江。

湖北32縣市累計雨量超過600毫米,省內江河湖庫水位大面積上漲,長江支流監利段至九江段全線上漲、全線超警戒。

中共應急管理部指,截至11日,水災已造成27省(區、市)近四千萬人次受災,141人死亡或失蹤,26.9萬間房屋受損,直接經濟損失達695.9億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