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家防總將防汛應急響應調升至二級,湖北洪湖將防汛應急響應提至一級。武漢防汛組長稱洪水可防控,遭網民痛罵。此外,網傳影片顯示,一線搶險人員譴責領導作秀。

綜合陸媒報道,7月12日,中共武漢市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在新聞通氣會上稱,受上游來水及鄱陽湖頂托影響,長江武漢段水位持續上漲,防汛形勢極其嚴峻;預計未來幾天長江、漢江水位還將持續上漲,7月13日,漢江新溝站水位將達到29.30米,超警戒1.8米。

截止12日20時,長江武漢漢口站水位已達28.76米,距離保證水位29.73米不足1米,較11日上漲0.45米,部份路段江水已高過城市主幹道。截止12日早上9時,漢江新溝站水位29.00米,超警戒1.50米,較11日上漲0.35米。

截止7月12日16時,鄱陽湖湖口站水位接近22.50米的保證水位。中共國家防總決定將防汛應急響應提升至二級,

7月12日15時,湖北洪湖挖溝子水位26.99米,超保證水位0.02米,東荊河唐咀水位30.79米,超保證0.26米。當日18時,洪湖市將防汛應急響應由二級提升到一級,即最高級,全市進入緊急防汛期。

中共應急管理部指,截至12日12時,水災已造成27省(區、市)3,789萬人次受災,141人死亡或失蹤,224.6萬人被轉移,3,532千公頃農作物受災,2.8萬間房屋倒塌,直接經濟損失達822.3億元。

網傳影片顯示,武漢市沿江築堤防、堆土方、壘沙袋,有民眾爬上堤壩觀看水位。

防汛工作人員打牌 防汛組長可防言論被轟

在如此嚴峻的形勢下,還有防汛工作人員在值班期間打牌。

7月4日,湖北荊州市下屬的松滋市涴市鎮魏家堤村防汛專班負責人楊某,值班人員靳某、張某青等人在哨所內打花牌。該村委會副主任劉某松在場但沒有進行制止。

事後,楊某被立案審查,該村黨總支書記、村委會主任許某雲被約談,劉某松被誡勉談話,參與打牌的四人分別被訓誡談話、通報批評、作書面檢討。

這些值班人員的行為被網民指責。而武漢防汛組長稱洪水可防控,更遭網民痛罵。

7月11日,湖北之聲專訪武漢市防辦防汛專家組組長丁心紅。丁心紅稱,當日10時,長江武漢關水位達28.32米,漢口江灘的地面高程在28.8米;根據預報,到7月16日,漢口武漢關水位將達到29.2米,就會超過江灘的地面高程;但是整個武漢市的堤防高程比1954年洪水位超高2米,即32米,「從這個角度,大家可以完全放心,我們的堤防完全能夠抵禦好洪水」。

對於丁心紅說的「完全能夠抵禦好洪水」,網民感到很氣憤:「領導的嘴,騙人的鬼。」「請領導及家屬搬到江邊堤岸居住,享受江景房待遇。」「共產黨人的超能力——睜眼說瞎話,還有臉不紅,氣不喘,已經傳到第三代了。」「標點符號都不要信!信者後果自負!」

「他不說還好,說了更不放心了。」「一個領導,一個磚家(專家),這兩類人的話真讓人不放心。」「棺猿(官員)一⋯⋯必要出大事。趕緊跑吧,沒事權當旅遊了,萬一出事了至少小命保住了。」「只要官方認證,就曉得是會往反向操作,武漢人跑吧。」

不少網民指該官員說話,猶如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時候中共說的「可防可控」:「反著聽沒錯的,可防可控都還記得嗎?」「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

搶險人員譴責中共領導

此外,有網傳影片顯示,大陸某地一線搶險人員拍攝影片指責領導作秀:「只看到搶險隊,看不到任何一個領導。等我們把險情搶過了,領導全部都出來了。等到記者來採訪的時候,哈(ha,意思是:全都)是領導。到幹活的時候,看不到一個領導,最危險的場合看不到一個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