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百姓當前正遭逢中共建制以來的最大洪患,蝗災、鼠疫又反覆來襲,而「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繼續延燒。加上近兩年經濟萎縮,失業潮、減薪潮湧現,居民高槓桿的負債更加沉重。若將居民非銀行體系的貸款一併計入,如P2P網貸、住房公積金等,今年上半年中國居民實際負債率或已超過82%。高負債不僅抑制消費,更有資金斷鏈的風險。

根據中共央行統計,截至2020年上半年,中國住戶部門總債務餘額人民幣58.9萬億元,居民負債率(即債務佔GDP比率,亦稱槓桿率)近59%。

這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去年8月發表的報告相若。IMF還預測中國家庭債務佔GDP比例逐年快速增加,到2024年將攀升至67.9%。

依西南大學財經小組估算,若計入來自非銀行機構的貸款,如P2P網貸、住房公積金等,中國居民實際信貸規模是銀行貸款的1.4倍。

按此公式計算,截至2020年上半年,中國居民的債務規模或達82.46萬億元,負債率為82.5%。

實際上,中國居民並不容易獲得銀行貸款。2019年中國城鎮家庭信貸參與率僅56.5%。如果計入農民,參與率數值就更低,未統計的隱形債務就更多。

另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統計,2019年年中中國居民債務槓桿率為54.6%。從其2008年記錄的中國居民槓桿率17.9%,一路飆升至今,增加了近37個百分點。增幅無疑是高居世界第一。

瑞士信貸高級顧問陶冬認為,中國的居民負債率問題關鍵是槓桿加得過猛。

中國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副院長譚小芬撰文分析居民債務結構時表示,中國住戶部門貸款以消費貸款為主,佔比接近八成,而具投資開發性的經營貸款僅佔兩成;消費性貸款分短期和中長期消費貸款。後者佔多數,以住按揭款為主。

例如,截至2019年末,官方統計住戶貸款餘額55.4萬億元,消費性貸款佔44萬億元,中長期貸款34萬億,其中住按揭款就債了29.8萬億,佔住戶總貸款比例約五成四。

陶冬分析,適當負債有利於刺激消費,但如果一個國家人民的負債都以按揭為主,房市若有振盪,連鎖反應難以估計,甚至可能觸發系統性風險。

債務負擔的一個重要指標是可支配資產數額,這直接反映償債能力。2019年年中,中國居民可支配收入/GDP比率約45%,居民債務/可支配收入比率為111%,就是100元的可支配收入需應對111元的債務。

中共國家統計局聲稱內部經濟已經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財經資深媒體人王劍表示,這說法令人質疑,中國居民收入真正可拿出來消費的金額有限,大量的債務會壓制消費。再者,居民債務快速增長,卻遭逢經濟不振,失業潮、減薪潮頻傳,資金斷鏈風險陡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