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士新聞台獨家報道,香港大學一名病毒學女科學家已出逃美國,她說:「我之所以來到美國,是因為我想說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COVID-19)的真相」。

霍士新聞台報道說,香港公共衛生學院一名病毒學和免疫學專業女科學家在4月28日登上國泰航空飛往美國。在此之前,她繪製逃生路線、偷偷收拾行囊,並躲避校園內的盯梢人員和監控攝影器。

如果她被抓,她知道自己可能會被投入監獄;更糟的是,她可能成為被「失蹤者」之一。

閻麗夢(Li-Meng Yan)日前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說,她相信中共政府早在對外公佈中共病毒(冠狀病毒)前,就已經知道疫情。

她說,她的主管以及病毒領域的一些頂級知名專家也知道情況,但沒有選擇發聲,同時他們故意忽視她當時進行的病毒研究,這些研究本可能挽救更多生命。

她所在的實驗室是專門研究流感病毒和大流行病的,是世界衛生組織的參考實驗室。她認為,在病毒從2020年初開始傳播時,實驗室有義務向全世界公佈這些消息。

她目前身在美國,她告訴霍士新聞:「我之所以來到美國,是因為我想說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COVID-19)的真相」;如果她在中國說出這些,她「會被失蹤和被殺」。

同行謹慎地說:我們不能說 但我們要戴口罩

閻說,她是世界上最早研究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科學家之一。她跟隨香港大學、世衛組織參考實驗室的主管潘烈文(Leo Poon)博士,從2019年12月底開始研究大陸傳出的SARS類病毒變種。

「中國(中共)政府拒絕讓包括香港在內的海外專家到中國進行研究。」她說,「所以我求助於(圈內)朋友以獲取更多信息。」

她的一位朋友是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一名科學家,了解第一手病例。她的朋友在2019年12月31日告訴她,病毒存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這遠在中共當局或世衛組織對外承認病毒會人傳人之前。

比如:世衛2020年1月9日發表的聲明說:「中國(中共)當局稱,病毒可在某些患者中引起嚴重疾病,但不會在人與人之間輕易傳播。」

閻說,她和她在中國同行們討論過這種特殊病毒,但是她很快注意到大家的語調發生了急剎車。

同行會不悅且謹慎地說:「我們不能說,但(切記)我們要戴口罩。」

隨後病毒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數量開始出現成倍增長,閻也開始尋找答案。

「有很多病人得不到及時治療和及時診斷。」她說,「醫院的醫生很害怕,但是他們不能說;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員很害怕。」

報告世衛專家 卻被告知不要觸碰中共紅線

閻於1月16日再次向她的主管匯報了調查結果,但主管當時只告訴她「保持沉默、保持謹慎」。

「正如他之前警告我的那樣,『不要觸碰紅線』。否則,我們將陷入困境,我們將被消失。」她說。

她還提及,世衛組織附屬實驗室的聯合主任裴偉士(Malik Peiris)教授也知道此事、同樣未採取任何措施。

根據世衛組織網站,裴偉士是世衛《國際衛生條例》的新冠病毒(2019-nCoV,中共病毒)肺炎緊急委員會的顧問。

世衛女發言人Margaret Ann Harris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回覆霍士說:「裴偉士教授是一名傳染病專家,他一直在世衛組織的任務和專家小組中工作,跟該領域的許多知名人士一樣。」

聲明還說:「這並不是說他就是世衛組織的工作人員,或者說他能代表世衛組織。」

被迫離開家人 在是非對錯前必須說話

閻說,她知道說出真相會影響到她個人和工作,但在是非、對錯面前,她不得不出來說話。

她做出了離開香港的決定,她懇求丈夫和她一起走。但沒想到,遭到丈夫的拒絕和指責。

入境美國 講出疫情真相 請求給予保護

閻於4月27日拿到飛往美國的機票;第二天,她乘坐香港國泰航空的飛機降落在洛杉磯國際機場,她被美國FBI攔下。

陣陣恐懼襲來,她不知道,她是會被關進監獄還是被遣送回中國。

「我必須告訴他們真相。」她說,「我做的是對的。所以我告訴他們,不要讓我回中國。我來這講中共病毒(COVID-19)真相的……請保護我。如果不的話,中國(中共)政府會殺了我。」

隨後,聯邦調查局介入此次調查。閻說,FBI問詢了她幾個小時,並帶走她的手機,隨後允許她繼續前往目的地。

閻說,她的朋友和家人正在飽受折磨。

當地政府闖到了她的老家青島,警察翻查她的小公寓,並質問她父母。當她聯繫父母親時,他們懇求她回國,說她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並懇求她放棄。

香港大學的相關網站也撤下了她的介紹頁面,儘管她現在是在放年假。學校發言人說,閻已不是其僱員。

中共駐美國大使館說,他們不知道誰是閻,還說,中共政府自疫情爆發以來,一直做出快速而有效的反應。◇

2020大陸災害不斷 民眾陷入水深火熱

2020年,疫情在中國大陸蔓延半年未絕;自5月底開始,天降暴雨,持續不斷。從西至東,至少27個省、市、區遭遇洪澇,受災人數近3,400萬,經濟損失至少達數百億人民幣。

目前,江西汛情最為嚴重,全省有505萬人受災。饒河鄱陽站水位突破1998年歷史最高值,鄱陽湖可能發生大洪水,7月11日上午11時,該省防汛應急響應已升至最高級。

幾天前,在網上流出的江西洪災影片中,當地居民說:「太難了,今年的日子太難了!希望雨趕快停,要不然日子沒法過了,上班的上不了班,開店的沒生意,農村的沒收入。」

7月7日凌晨,安徽省黃山市歙縣降下大暴雨,據《南方都市報》報道,當夜,歙縣經濟開發區內190餘戶企業和一百多個體工商戶瞬間浸泡在汪洋中,電力、通訊、交通保障和自來水供應等頃刻癱瘓。黃山市強峰鋁業有限公司總經理盧冰峰說,當時,晚班工作人員眼看著洪水上升,一直升到胸口、肩膀的位置,電機、配電器等設備全部被淹。

對此,一位網民留言說:「如果提前通知他們,就不會受災那麼嚴重,估計是新聞都不報道洪災的真實情況。」

6月27日,湖北宜昌遭暴雨襲擊,全城淹水。市民張先生對《大紀元》表示,官方事前未發預警,淹水後也沒看到官方出來救援。

有網民評道:「中共搶劫政權七十多年,大壩洩洪甚麼時候預警過?一預警必然導致大面積人心不穩,從而影響政權穩定。在中共來看,維穩是第一位的,韭菜們的生命財產值幾兩?甚麼時候倒過來了,那就沒有中國共產黨了!」

中共草菅人命 倒行逆施

從大饑荒,到大地震、大洪水、中共肺炎疫情,中共治下,人禍多過天災,人禍加劇天災。危急關頭,中共官員最先脫逃,跑得快,躲得快,哪管人民死活?貪官捲款,海外買豪宅,安置家人、二奶,卻不忘指揮喉舌媒體宣揚「人民至上」、「黨的領導」、「紅色基因」,欺騙和逼迫人民當奴隸、當炮灰,用他們的生命為災難埋單。

天災示警。中共仍在作惡,在強拆民宅、拆毀教堂,非法抓捕、審判和監禁維權律師、人權活動人士,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中共還在香港實施所謂《國安法》,推行恐怖。中共破壞傳統文化,破壞生態環境,摧毀道德、法治,侵犯民眾權利,虐殺生命,散佈謊言,歪曲歷史真相。此邪惡政黨給中國和世界帶來毀滅性災難。

因此,抵制中共,就是從精神上清除邪惡,是從根本上救災,救中華。遠離中共,退出中共,意味著在滔天濁浪中登上方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