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近幾年來大力扶植新能源車行業,直至最近仍在大撒錢並高調宣傳。但實際上,大陸很多新能源車企內部已經負債纍纍,欠薪、拖欠貨款,或者大規模倒閉,中共支撐的這一行業只是虛有其表。

近日,中共黃岡市政府與中國地質大學(武漢)簽訂協議,投資88.6億元(人民幣,下同),合作格羅夫氫能汽車產業園項目,宣稱「3年內達到年產整車2萬輛,6年內達到8萬輛規模」。

但據7月9日消息,格羅夫汽車公司實際上負債纍纍,眾多員工和供貨商正在向其催債。

一位今年4月份離職的格羅夫汽車前員工表示,該公司從去年9月份已經開始欠薪,他每次詢問人事部門的結果都是「公司 『本月』會有一筆資金到帳,屆時會優先安排補發工資」,但至今也沒有音信,有同事申請勞動仲裁也無濟於事。

另一位今年3月份離職的員工說,原本談的試用期是6個月,但公司一直以資金問題為由不過試用期,離職前連出差的費用都還沒有報銷,向勞動局反映也沒有任何結果。

在疫情期間,格羅夫汽車下發了降薪通知,但實際上連降薪的標準也沒有執行。

格羅夫汽車還要求員工和供貨商重新簽合同——先與武漢格羅夫解除合同,再與黃岡格羅夫重新簽,如果不重簽,就不發工資。員工透露,重簽合同後的6月末發了一個月工資,但之前拖欠的仍然沒有消息。

上述4月份離職的員工擔心,如果武漢格羅夫選擇註銷,員工將討薪無門。而一些供應商已經常駐格羅夫討薪,供貨商被告知重簽合同後,之前的欠款要看融資情況而定。

中共近年來大撒錢扶植新能源汽車,但現狀是多家企業資金鏈斷裂,不僅限於格羅夫一家。

最近幾家大型新能源車企業曝出欠薪、資金緊張、經營困難的消息,比如拜騰、博郡、賽麟、前途等。其中,拜騰欠薪,7月1日起暫停大陸業務並裁員,美國辦事處裁員;賽麟拖欠工資,董事長被抓;恆大健康跨界生產新能源車虧損32億元。

而之前這些車企的規模堪稱名噪一時。博郡在融資過程中,被南京、淮安、上海的地方政府扶植;拜騰2年內共完成4輪融資,累計融資總額高達84億元;賽麟A輪融資40億元。

截至目前,在幾年前進入新能源車行業的上百家企業中,只剩下近40家在營運,而今年已經發佈銷量數據的只有8家。其中,拜騰、博郡沒有一台量產車,賽麟僅有的A00級電動汽車邁邁幾乎沒有銷量。

在專利方面,截至6月末,賽麟專利造假被舉報,引發市場對該公司其它專利真實性的質疑;拜騰不足98個專利中一半是外觀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