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港版國安法立法通過,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7月10日表示,他的確有擔心人身安全,但他選擇留在香港,參與民主派的初選,「就是希望讓大家知悉,反抗與否非零和遊戲,亦非完全沒有反對空間。」他也提到,香港眾志解散是希望保護組織裏的中學生以及一些低調參與者。

黃之鋒在面書表示,7月10日他接受廣播電台訪問時談到,《港區國安法》刊憲以後,他的確有擔心個人的人身安全,因為沒有政治人物能夠預計立法後的打擊幅度有多大,甚至可能被送到中國大陸服刑。但他個人選擇留在香港,參與民主派的初選,就是希望讓大家知悉,反抗與否非零和遊戲,亦非完全沒有反對空間。

針對香港眾志在港版國安法立法前解散,黃之鋒說,由於他在組織解散前已退出,因此沒有參與投票。不過,他認為此舉是希望保護組織裏的中學生以及一些低調參與者。他也有信心,眾志成員投票決定解散後,已擬訂如何將剩餘款項用得其所、妥善處理,繼續貢獻公民社會。

談到前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在立法後離港,黃之鋒表示,羅冠聰早前離港並宣稱未知歸期,專注民間外交,這必定是很不容易的決定。當在香港提出倡議會被以言入罪,想吶喊本來一直吶喊的口號已有更大掣肘時,的確需要有人在國際講出真相並爭取關注。他不會形容與羅冠聰是分工,反而是在抗爭上各司其職,貢獻己身。

關於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曾國衛指稱,民主派初選可能違反《選舉條例》(舞弊及非法行為)及港版國安法,黃之鋒說,作為有意參與初選的一員,他認為曾的言論明顯屬失實指控,反而只會增加社會對初選的關注,變相幫他們宣傳,鼓勵公眾投票。他強調,回應官員老屈(誣衊)初選違法的最佳做法,就是越多人投票,越能阻止政府清算。

黃之鋒亦提及,民主派的初選已非候選人之間的政綱比併,而是在《港區國安法》立法後,首次大型公民表態機會。由於這次可能是最後一次沒有篩選和DQ(取消資格)的自由選舉,務必鼓勵選民出來投票;參與投票的人數愈多,初選才愈有正當性,讓國際社會更能關注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