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0年7月9日上午發佈的兩份不同的判決中,美國最高法院駁回了特朗普總統關於他在任期間享有州刑事訴訟豁免權的說法,判定紐約大陪審團可以獲得他的納稅申報記錄。與此同時,最高法院阻止了國會民主黨人希望獲得特朗普的納稅申報文件的努力。

這兩項裁決是最高法院首次直接就與總統個人稅務申報表有關的問題做出裁決。特朗普總統一直拒絕公開自己的納稅申報表,這招致了一些主流媒體、民主黨人和一些共和黨人的不滿,而其他總統幾十年來一直在這麼做。

7月9日上午10:38,總統在推特上拒絕承認該問題在法律上已經失敗,並表示會將繼續與紐約的調查作鬥爭。

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最高法院是將案件發回下級法院,爭論還將繼續。」「這完全是一場政治起訴。我贏得了穆勒的以及其他的政治迫害,現在我不得不同一個政治腐敗的紐約繼續戰鬥。這對總統和政府都不公平!」

美國財政部長姆欽對法院判決表示欣慰。在最高法院的這些判決被公之於眾後,姆欽對CNBC表示:「當事情(稅務申報表)被提交給國會時,它們往往會被洩露出去,而當事情被提交給大陪審團時,它們就不會被洩露出去。」

大陪審團保密規則會使他們對所進行調查的細節和範圍進行保密,除非是針對特朗普提起了刑事訴訟。

特朗普對此問題表示,關於稅務記錄的問題,在他擔任總統期間對此暫時享有豁免權,而且他沒有做錯任何事,這些調查都是出於政治動機的釣魚式調查,他的政敵試圖進行賭博,希望能找到並披露他過去有不法行為。

但是,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在特朗普原來的家鄉——紐約調查他的地方大陪審團必須獲得這些文件。

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在特朗普訴萬斯案(Trump v. Vance)中代表大法官多數派寫道:「200年前,我們法院的一位偉大法官認定,沒有任何公民,甚至總統,可以超越在刑事訴訟中被要求提供證據的共同義務。」該案源於曼哈頓地區檢察官小塞勒斯·萬斯(Cyrus Vance Jr.)牽頭的一項刑事調查。萬斯是一名民主黨人。

羅伯茨說:「我們今天重申了這一原則,並認為總統既不能完全免於州刑事傳票對其私人文件的搜查,也不能享有更高的需求標準。」

另一項裁決涉及特朗普訴馬扎爾(Mazars)和特朗普訴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的合併案件,這些案件是關於總統的政治對手,由民主黨人控制的眾議院的監督和改革委員會發出的傳票。該委員會要求獲得特朗普的會計師和幾家商業實體擁有的大量特朗普私人財物記錄。

起草了兩項裁決的羅伯茨寫道:「這個案件是不同的。」

「在這裏,尋求獲得總統的信息的不是檢察官或與某一特定案件有關的私人團體,而是國會委員會,這些委員會制定了廣泛的立法目標。」

羅伯茨寫道:「國會和總統……憲法確立的兩個權力分支……之間有著持續的關係,制憲者希望同時存在競爭和互惠。」他似乎指的是憲法制衡理論,以及防止政府三權分立的各方侵犯權威的權力分立原則。

大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和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不同意9日的兩項裁決。兩項裁決均被大法官們以7:2的票數通過。

白宮新聞秘書辦公室7月9日立即發佈了聲明,稱特朗普總統對最高法院在特朗普訴馬扎爾案中的裁決感到滿意。正如最高法院明確指出的那樣,國會通過發傳票進行事實調查的有限權力,必須用於協助國會進行立法,並且必須與有效的立法目的掛鉤。國會不能作為一個巡迴調查機構,特別是針對一個平等的政府部門。

聲明中說,特朗普總統仍然致力於履行他對美國人民的承諾,儘管他的政治對手試圖利用任何騷擾或干擾來阻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