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月異的城市變遷,填海工程的進行,令灣仔的面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20世紀末成為了連貫港島東西的交通樞紐,成就了繁榮的商業圈。隱藏在中西合璧的歷史建築之中的,還有當中的人情世故,這一歷史層次感極強的社區,吸引了新亞研究所柴宇瀚博士和速寫畫家彭啤進一步挖掘,透過簡潔精練的文字和速寫畫作呈現立體感極強的灣仔,以四條考察路線,帶領讀者在灣仔的大街小巷中穿梭,分享當區的歷史建築與人文風貌。


今年藉書展的機會,柴宇瀚(左)與彭啤(右)舉辦新書發佈會。(曾蓮/大紀元)
今年藉書展的機會,柴宇瀚(左)與彭啤(右)舉辦新書發佈會。(曾蓮/大紀元)

一年前訪問速寫畫家彭啤時,他便預告有一本與柴宇瀚博士合著、速寫灣仔的新書面世。無奈《灣仔畫當年》於去年9月出版後,一直受社會運動影響未有宣傳排期,直至今年藉書展的機會,彭啤與柴宇瀚舉辦新書發佈會和灣仔歷史線導賞及城市速寫示範,邀請讀者聆聽創作背後的故事,並親身體驗灣仔社區的獨特人文風景。


《灣仔畫當年》新書發佈會後的簽名會,兩位作者與讀者合照。(曾蓮/大紀元)
《灣仔畫當年》新書發佈會後的簽名會,兩位作者與讀者合照。(曾蓮/大紀元)


《灣仔畫當年》新書發佈會上作者為讀者簽名留念。(曾蓮/大紀元)
《灣仔畫當年》新書發佈會上作者為讀者簽名留念。(曾蓮/大紀元)

給香港人的灣仔深度遊

受圖書公司之邀,柴宇瀚和彭啤展開了灣仔社區的記錄之旅。當兩人見面商討計劃書寫和繪畫的灣仔地點時,展開所列舉的地標名單,驚喜地發現兩人心目中的地點吻合度頗高,柴宇瀚形容像《三國演義》中周瑜和諸葛亮對抗曹軍的合作時,不約而同採用火攻,他們之間的合作也是如此,對心目中灣仔的想像有九成的相似。

柴宇瀚提到:「是否要在每次舊區重建前,我們才去緬懷過去,記錄和思考,是否可以在尚保留特色的時候,抓緊時間把一切記錄下來?」


柴宇瀚和彭啤展開了灣仔社區的記錄之旅,一起用文字和圖畫,串連起灣仔今昔故事。(曾蓮/大紀元)
柴宇瀚和彭啤展開了灣仔社區的記錄之旅,一起用文字和圖畫,串連起灣仔今昔故事。(曾蓮/大紀元)

本著這一理念,柴宇瀚和彭啤一起用文字和圖畫,串連起灣仔今昔故事,規劃了四條路線與香港人進行「深度遊」。


和昌大押舊址。(曾蓮/大紀元)
和昌大押舊址。(曾蓮/大紀元)


和昌大押新址。(曾蓮/大紀元)
和昌大押新址。(曾蓮/大紀元)

近年致力城市速寫的彭啤,希望透過寫生的路線,邊走邊畫,以遊客的心情去觀察灣仔這個社區的特色。他介紹,《灣仔畫當年》主要以「灣仔歷史線」、兩條「灣仔生活線」和「灣仔海岸線」等不同主題路線進行展示,每條路線的行程約四十分鐘。


在「灣仔歷史線」中,介紹香港一級歷史建築灣仔洪聖廟。(曾蓮/大紀元)
在「灣仔歷史線」中,介紹香港一級歷史建築灣仔洪聖廟。(曾蓮/大紀元)

柴宇瀚補充,若要深度了解每條路線當中的歷史文化,讀者在起行前應該做足準備功夫,了解各種歷史建築背後的故事,再深入社區進行觀察和繪畫,相信會別有一番新的體會。他舉例:「灣仔本身是一個普通地方,為甚麼會建成合和中心,為甚麼會變成商業區?其實背後都有很多的歷史原因。英國殖民統治之下的重新規劃,融入香港人的努力,這些都是我們不容忽視的。」

寫書過程見證灣仔變遷

在撰寫《灣仔畫當年》的過程中,彭啤和柴宇瀚亦見證了因城市發展過程中灣仔的變遷,記錄因舊樓清拆而衍生的保育呼聲。

柴宇瀚介紹,在灣仔東美花園對面的寶華大廈有超過60年的歷史,其綠色的鐵閘設計精美,造工複雜,甚至被譽為「最美麗的鐵閘」。太古地產收購該地時,有保育團體呼籲保留這個鐵閘,方引起眾人關注。

柴宇瀚反思:「這個鐵閘會在哪裏展示出來,在博物館的角落,還是會再次安裝在原地?究竟我們對舊物會採取怎樣的態度?」在城市發展中,保育和清拆永遠都是一個兩難的議題。

彭啤在進行城市速寫的過程中,也見證著身邊的霓虹招牌一個個被清拆,熟悉的老香港風貌一點一點消逝,這些觀察也令他更想珍惜身邊的風景,用畫筆記錄一點一滴。


合和中心落成後帶動了附近一帶的發展,灣仔逐步轉型為香港一個主要商業中心。(曾蓮/大紀元)
合和中心落成後帶動了附近一帶的發展,灣仔逐步轉型為香港一個主要商業中心。(曾蓮/大紀元)


合和中心速寫。(曾蓮/大紀元)
合和中心速寫。(曾蓮/大紀元)

留意「生活線」中的人文點滴

彭啤強調,這本書的設計比較貼近市民的生活,特別是當中的「生活線」中所展現的歷史建築比較貼近民居,特別設計了兩條路線,鼓勵讀者留意當中蘊含的人情世故和消失的風景。

柴宇瀚提及「生活線」中介紹的青文書屋,這間已經消失的書屋在80年代盛行一時,老闆羅志華平易近人,甚至一人獨挑大樑,擔任起書屋各類出版工作,從編輯、印刷、釘裝,到搬運、銷售,都由他一手包辦。柴宇瀚因早年中學老師帶他去時認識了這間書店,也有與青文合作的機會。可惜因為經濟不景氣,2006年8月青文書屋暫停了在灣仔的業務,將書籍轉移至大角咀的一間工廠大廈,羅志華兩年後不幸在書倉中整理書籍時被書本堆壓而意外喪生,為青文書屋劃下一個悲劇的句號。柴宇瀚表示,這些隱藏在小店背後的故事都是他想展現給讀者的一部份內容,希望讀者在走訪灣仔的時候,留意其中的小故事,感受一個時代的縮影。

*********

彭啤和柴宇瀚相信,《灣仔畫當年》的記錄只是一個開端,希望拋磚引玉讓更多人深入了解散落在歷史角落中的香港故事,灣仔是港島區極富代表性的地點。如今他們正在撰寫以深水埗為主題的新書,希望在不久後與讀者見面,帶領讀者以全新角度認識九龍區這一富有人情味的舊區。◇

《灣仔畫當年》2020書展作者簽名會

日期:7月19日(日)

時間:5:30-6:00pm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天地圖書(Hall 1C-E02)


彭啤進行城市速寫示範。(曾蓮/大紀元)
彭啤進行城市速寫示範。(曾蓮/大紀元)


舊灣仔郵局。(曾蓮/大紀元)
舊灣仔郵局。(曾蓮/大紀元)


近年致力城市速寫的彭啤,希望透過寫生的路線,邊走邊畫,以遊客的心情去觀察灣仔這個社區的特色。(曾蓮/大紀元)
近年致力城市速寫的彭啤,希望透過寫生的路線,邊走邊畫,以遊客的心情去觀察灣仔這個社區的特色。(曾蓮/大紀元)


舊灣仔街市,如今已經轉型作商舖及私人住宅。(曾蓮/大紀元)
舊灣仔街市,如今已經轉型作商舖及私人住宅。(曾蓮/大紀元)


彭啤進行城市速寫示範。(曾蓮/大紀元)
彭啤進行城市速寫示範。(曾蓮/大紀元)


藍屋。(曾蓮/大紀元)
藍屋。(曾蓮/大紀元)


灣仔歷史線導賞團參與者合照。(曾蓮/大紀元)
灣仔歷史線導賞團參與者合照。(曾蓮/大紀元)


參加新書發佈會的嘉賓與讀者合照。(曾蓮/大紀元)
參加新書發佈會的嘉賓與讀者合照。(曾蓮/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