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崇寧二年(一一零三年),宰相蔡京向皇帝提出一項「鑄大錢」的辦法,就是鑄造一種大錢,一個頂十個小錢用,以此來填補國庫的空乏。

有一次宮裏舉行宴會,優人(演劇人)編演了一齣「鑄大錢」的小雜劇。開場後,扮演賣漿子的人挑擔上場,叫賣:「漿子熱乎喲,一文錢一碗啦!」扮演喝漿子的人上場了。他要了兩碗喝完以後,拿出一個大錢給賣漿子的。賣漿子的人,因為剛剛上市,還沒有零錢找給他,只得說:「對不起,現在還沒小錢找給你,若不然,你就再多喝幾碗吧!」說著,又打上兩碗。賣漿子的人,一看還是沒法找錢,就索性把一疊子碗,都端出來,那個人一連喝了七、八碗,肚子都喝得膨膨的了。

他支著大肚子站起來說:「假使相公要鑄一個大錢頂一百個小錢,我可怎麼辦呀!恐怕很多人都要被脹死了吧!」

宋徽宗看了這個雜劇,覺得優人的意見是對的,於是就停止了「鑄大錢」。

~據清代《淵鑒類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