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7月9日),香港職工會聯盟(職工盟)就接獲的47宗有關「保就業計劃」投訴召開記者會,對政府針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推出的「保就業計劃」的實施提出質疑,認為漏洞百出,製造了大量新型的剝削問題。

職工盟在其接獲的47宗投訴及求助個案中發現,從6月至今,19%(約兩成)雇員表示公司在裁員,28%的雇員被迫放無薪假期,另有11%的雇員被迫減人工。

二成八被迫放無薪假 吳敏兒:製造大量新型剝削

政府於今年先後推出兩輪合共超過2,800億港元的防疫抗疫基金,當中810億為「保就業計劃」,用以資助僱主向僱員發放資薪。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指,如果整筆款項分配給每一位香港人,每人基本上可獲35,000港元的資助,「但是那些錢使用不得其所,似乎全部給了老闆。」吳敏兒批評政府的該項計劃漏洞百出。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指,如果整筆款項分配給每一位香港人,沒人基本上可以獲得35,000港元的資助,「但是那些錢使用不得其所,似乎全部給予了老闆。」吳敏兒批評政府的該項計劃漏洞百出,並製造出大量新型剝削。(宋碧龍 / 大紀元)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指,如果整筆款項分配給每一位香港人,沒人基本上可以獲得35,000港元的資助,「但是那些錢使用不得其所,似乎全部給予了老闆。」吳敏兒批評政府的該項計劃漏洞百出,並製造出大量新型剝削。(宋碧龍 / 大紀元)

「其實發出這些錢後,不但不能達到保就業,而且製造出大量的、新型的剝削。」吳敏兒強調。

「保就業計劃」推出後,職工盟不斷收到不同層級的打工族的投訴及查詢,「表示整個保就業計劃並沒有幫助到他們。」

職工盟還指,隨著「保就業計劃」衍生出新的剝削招數,將月薪員工轉成日薪,占總數的10%;開工不足占總數的11%。

吳敏兒說,「投訴顯示,月薪的員工變成了日薪、散工或時薪,6月份的員工數目不可少於3月份,為了湊夠員工數目沒有實質的工作,沒有真正的工資,只是以代用券(替代工資),只是為了hold著(保住)這個人頭,甚至可以散工到上幾個小時的班,每個月裡面僅有幾天上班。」

吳敏兒還表示,有些員工被要求轉變成上述工作安排時「不要出聲」,那麼,「名義上的工作你保不保住呢?」

吳敏兒還指,有些長工則被無限期地放無薪假。職工盟數據顯示,這一類個案超過二成八,即僱主在申領補貼後,仍要求僱員放無薪假。

吳敏兒說:「有些年薪高的員工慘成被剝削的對像,他們被告知放無薪假,無薪假什麼時候完?原來沒有完結日期,而在他們被放無薪假的時間,僱主則找到替工或兼職來替代他們。」

她還表示,這樣會出現的現像是「(年薪高的員工)的人頭額被僱主利用了,用他們的人頭額向政府申請更高的資助,不單這位員工並未因此獲得應有的資助,他的職位甚至相當於沒有了一樣,因為已經變成永久的無薪假,他的工作崗位甚至被人取代,因此造成他們中有些人無奈之下辭職。這是極其剝削的行為。」

吳敏兒說:「員工的工資越拿越少,但僱主卻成千上萬的補助拿到手。表面看政府在疫情當中拿出很大一筆資金幫助打工人士,但根據上述收到的個案,甚至有更多的沒有投訴的人士,可能情況更糟糕。」

G2000被投訴懷疑有充人頭現像

職工盟總籌幹事王宇來表示,接獲來自G2000服裝品牌員工的投訴指,「早前G2000有裁員及讓員工放假,但是這一行動改變了員工與僱主之間的合約內容,包括改變傭金制度,取消勤工獎等;但當保就業計劃推出後,店長接獲公司的指令,讓兼職員工繼續留任。」

對於G2000的上述行為,王宇來表示:「我們認為其用意就是為了充大人頭、人數。」

投訴人還指,G2000還搞出一個「同事不用上班都有100元收入」的計劃,王宇來懷疑「這個用意讓人懷疑是否在製造有人在上班的事實呢?」,他說:「投訴人表示,用意是為了充人數向政府申請資助。」

G2000員工的相關投訴已經交予勞工署調查。

職工盟總籌幹事王宇來表示,接獲來自G2000服裝品牌的員工投訴指,「早前G2000有裁員及讓員工放假,但是這一行動卻改變了員工與僱主之間的合約內容,包括改變傭金制度取消勤工獎等,但黨保就業計劃推出後,店長接獲公司的指令,讓兼職員工繼續留任。」(宋碧龍 / 大紀元)
職工盟總籌幹事王宇來表示,接獲來自G2000服裝品牌的員工投訴指,「早前G2000有裁員及讓員工放假,但是這一行動卻改變了員工與僱主之間的合約內容,包括改變傭金制度取消勤工獎等,但黨保就業計劃推出後,店長接獲公司的指令,讓兼職員工繼續留任。」(宋碧龍 / 大紀元)

關於這一事件,職工盟正在向G2000進行求證,王宇來呼籲記者「向G2000老闆田北辰求證:可否回應一下投訴的內容?到底是否有員工投訴的事情發生?是否G2000有出現(為獲取政府資助)而充人數的狀況出現?」

吳敏兒表示,G2000在香港是一個比較知名的品牌,希望G2000管理層就投訴事件予以回應:「大家對它都很有期望,希望它能夠做出一個良好的示範。」

「保就業計劃」5大漏洞

王宇來概括「保就業計劃」的5大漏洞表示,「第一就是(香港政府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為了要加快推出這個計劃,政府僅僅是看大數不看小數。」「意思就是一筆錢給了老闆之後,怎麼分配政府是不會管的,這樣會出現的現像就是基層的員工有很多時候分到些餅碎(很小的補貼),而最大塊的餅給中高層的拿了。」

另外,「保到就業並不代表保到你的工資,僅僅夠你吊命(活命),但卻不夠你應付生活上的開支,這個是保就業計劃出現的第二個漏洞。」王宇來說。

王宇來還說:「第三個漏洞是,如果公司老闆違反了承諾,裁員還可以有獎金收入,為甚麼呢? 就是如果公司出現了裁員的情況,政府會罰款,但即使罰款卻都不是很具阻嚇性的金額,因此罰款後基本上還有剩的錢,成為了這間公司的獎金。」

第四個漏洞,王宇來認為:「『保就業計劃』有零人頭的情況出現,甚麼意思呢? 就是那間公司申請了『保就業計劃』,但居然企業的僱員人數為零,政府都不管,照支付補貼,政府名義上是保就業。」

第五個漏洞,王宇來指,就是有企業用較高月份的人頭數向政府申請補貼,而人頭數少的月份政府照樣支付較高金額的補貼。「最後那中間的利益、利潤其實是給老闆扣起了。」

職工盟希望市民能夠積極舉報相關黑心企業,並呼籲市民參與「民間監察黑心企業運動」,以此對黑心企業的行動進行制裁和杯葛。@

職工盟希望市民能夠積極舉報相關黑心企業,並呼籲市民參與「民間監察黑心企業運動」,以此對黑心企業的行動進行制裁和杯葛。(宋碧龍 / 大紀元)
職工盟希望市民能夠積極舉報相關黑心企業,並呼籲市民參與「民間監察黑心企業運動」,以此對黑心企業的行動進行制裁和杯葛。(宋碧龍 /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