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長年對美國企業發動網攻、間諜行為,其盜竊行為堪稱人類史上最大的財富轉移!」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如此評價中共偷盜行為帶給美國巨大損失。

中共的野心:靠偷盜獲巨大利益

7月7日上午,新唐人、大紀元聯合直播了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舉辦的影片對話——「與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對話:中共試圖影響美國機構」。這場對話由該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主持。

會上,克里斯托弗雷談到三點:

第一,中共的野心有多大。在這場世紀戰爭中,中共以舉國之力,努力成為世界上唯一超級大國,採用的方法不是合法、自己創造的,而是以偷竊、間諜、黑客方式,威脅著美國的科技領先地位,

他指出,為實現超越美國的目標,中共意識到必須在尖端技術上有所進步,可悲的事實是,比起辛苦研發創新,中共更常竊取美國人的智慧財產權,並將其拿來與美企對抗,而美國受害者實際上被騙了兩次。「美國人民成為中共大規模盜竊行動下的受害者,堪稱人類史上最大的財富轉移之一。」

中共瞄準的目標涉及諸多層面,從軍事設備到風力發電機皆是。被問到中共政府對美國經濟造成的損失時,雷表示確切數字無法估量,但他見過的相關數字「非常驚人」。

此前美國官員稱,中共盜竊智財權,導致美國經濟損失數10億美元及成千上萬工作,同時對美國國安造成威脅,但中共一直否認。

每10小時FBI啟動一個中共盜竊案調查

第二,中共採用複雜多變的手段,為達到目標,利用國企、私企、研究生等代理人偷竊美國尖端領域的技術。

雷指出,過去10年裏,與中共相關的經濟間諜案件激增1,300%,FB目前受理約5,000個反間諜案件中,將近一半與中共有關,幾乎每10個小時就會啟動1次相關調查。

近年來,美國不斷發生與中共相關的商業間諜案,其中包括2015年涉嫌盜竊美國無線電技術的中國天津大學教授張浩、從一家美國石油公司竊取了價值超過10億美元新型鋰電池技術的中國公民譚鴻晉(Hongjin Tan,音譯)等。

他提到,過去十年間,涉及中共的商業間諜案增長了約1,300%。與此同時,中共為獲取美國科技的手段還制定「千人計劃」等人才招募項目,張浩和譚鴻晉就參與該計劃。而今年年初,因為涉嫌隱瞞參與中國「千人計劃」而被美國政府起訴的哈佛大學化學及化學生物系主任李柏(Charles Lieber)事件在世界範圍內引起不小的震動。

雷還提到,哈佛大學、國立衛生研究院(NIH)都與中國大學有關聯。

他說,這還只是FBI調查的數千例子中的滄海一粟,「歸根結底,中共會毫不猶豫用欺騙和誤導手段來影響美國人」。

2020年7月7日,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華盛頓哈德遜研究所就中國試圖滲透影響美國發表講話。(影片截圖)
2020年7月7日,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華盛頓哈德遜研究所就中國試圖滲透影響美國發表講話。(影片截圖)

「獵狐行動」令海外華人廣受中共騷擾

長久以來,中共官方對於身在國外的華人抱有極大控制慾,雷在討論會上介紹中共怎樣借助2014年開展的「獵狐行動」,來針對在海外的中共前高官、富豪、異見人士等威脅中共政權的人士,對他們威逼利誘,騷擾有關人員及其家屬,要求當事人回中國「投案自首」。

他指,中共「獵狐」行動是對廣為確立的準則和法治的公然威脅,中共採取的策略「令人震驚」。

他舉例說,中共政府在進行一次「獵狐」行動時,在尋找不到目標的情況下,派人去找那些人在美國的家人。「他們(讓家人)轉達的信息是甚麼?要麼立即返回中國,要麼自殺。當『獵狐』行動的目標拒絕返回中國時會發生甚麼?在過去,這些人在美國和中國的家人都受到了威脅和逼迫,而在中國的家人甚至被逮捕,以用來達到他們的目的。」

雷鼓勵那些人在美國、認為自己成為中共政府「獵狐」行動目標的人,聯繫聯邦調查局駐各地辦事處。

孫力軍、劉彥平勸郭文貴回國 遭FBI遣返

郭文貴多次在爆料中提及,2017年5月底,中方曾派中共國安部紀檢書記劉彥平,以及公安部副部長兼一局(國保總局)局長孫力軍,來美遊說他回國,但被其拒絕。

其中劉彥平持商務簽證在紐約與郭見面。準備回國時,劉一行還在甘迺迪國際機場被美國聯調查局(FBI)扣留,被指涉來美非法活動,FBI當場致電郭詢問劉是否有對他有任何威脅,郭否認後,劉等人才獲准離境。

而持公務簽證的孫力軍在華盛頓被FBI監控,禁止他去紐約與郭見面,孫多番與郭通電話請郭出面交涉無果後,悻悻而去。

後來,劉、孫兩人不但「遊說」失敗,且被美方撤銷入境簽證。不過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當時FBI準備扣押劉彥平一行,但美國國務院有人卻想幫助北京,甚至準備把郭文貴遣送回中國。由此可見,中共對美國的間諜、滲透活動有多囂張和有效。

偷盜美國個人資料 干擾美國官員訪台灣

除技術外,中共政府的「偷盜」範圍還囊括美國民眾的個人資料。今年2月,美國就發生了「史上最大」的個資遭竊事件,而且中共政府就是幕後黑手。

四名中共軍方成員涉嫌在2017年入侵電腦系統,竊取近1.5億筆美國民眾的個人資料。佐治亞州北區檢察長對四人提起包括網絡詐欺與經濟間諜在內共九項罪名指控。

雷提到上述案子並借此分析中共電信巨頭華為公司對美國國家安全帶來的潛在威脅,「如果像華為這樣的中國公司可以任意訪問美國的電信基礎設施,他們可以收集美國公民的所有信息,在中國(中共)政府要求下提供給當局。中國根本沒有私隱和正當程序保障。」

在外交政策層面,雷形容,中共的惡意影響旨在動搖美國外交政策,削弱美國對民主進程和價值觀的信心。他舉例說,如果有美國政治人物決定訪問台灣,中共將動用各種手段阻礙這一計劃。

「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當局會找這名官員管轄地區公司的麻煩,例如暫時吊銷該公司在中國的牌照,以此施壓。中共也會鍥而不捨地尋找可以與這名官員關係親近的人,進行遊說。」雷說。

北京對國際學者與國際媒體也進行施壓,讓他們先自我審查立場,爾後才能順利進入中國;另外,中共對美國媒體與體育巨擘施壓,要求無視或壓制就港台事務對北京的批評。雷說,「這種事情在美國各地一直在發生。」

美國與中共格格不入 警惕惡意的外國政權侵蝕

FBI局長雷談到的第三個主要問題是,美國要清楚,美國與中共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系統,格格不入且鮮明對立,美國的系統在中共體系中無法存在,中企歸中共所控制,必須提供所有信息給中共,這是中國法律的要求,而美國在中國的企業也被中共強迫和施壓。

他提醒要警覺,像華為就是竊取知識產權的小偷。任正非此前告訴員工,要生存,就要向前殺敵,殺出血路,進入戰時狀態。這就是惡意的外國政權,侵蝕美國。

雷強調,這裏說的是中共政權,不是中國人民,也不是指努力工作的美國華人,也不代表美國不歡迎外企,但當他們違反美國法律時,要被追究責任。這需要美國人民的幫助。

雷認為,中共實際上羨慕、也應該羨慕美國制度的成功,「我們為美國擁有的自由和自由市場環境感到驕傲」。「但重要的是要說清楚,我們不怕競爭,但堅決反對盜竊。」他最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