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港實施「港版國安法」第8天,早前傳出中央駐港「第四機構」國安公署以銅鑼灣維景酒店作臨時辦公室,今日(7月8日)正式落實,並於清晨舉行開幕儀式,升起中共「國旗」、懸掛「國徽」、亮起牌匾,多名政要人士出席。警方由凌晨起封鎖附近一帶交通,架設多個巨型水馬,並且重兵佈防。由於地點位處鬧市,加上時值上班、上學繁忙時段,一度造成嚴重擠塞。

在儀式進行後,警方始做解封,記者在門外採訪時,巧遇1位身穿藍色Polo上衣中年男士面帶喜悅駐足觀看。他以流利普通話受訪時自稱「旅客」,由於疫情一直滯留香港,無法回去。不過當知悉本報名稱後,即時面露驚恐,問道「是否法輪功的?」然後急步走入公署範圍。本報其後比對《蘋果日報》及Now新聞台片段,早於開幕前的封鎖範圍內已見其身影,期間又與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等接觸,身處一眾身穿筆挺西裝的嘉賓中分外顯眼,未知是否國安人員。

位於大坑的原銅鑼灣維景酒店外掛上牌匾,寫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宋碧龍/大紀元)
位於大坑的原銅鑼灣維景酒店外掛上牌匾,寫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宋碧龍/大紀元)

警方封鎖銅鑼灣道一帶交通,並且設置多個兩米高的水馬,以讓政要人士座駕安全進入。現場亦有大批軍裝、便衣及傳媒聯絡隊警員駐守。(杜夫/大紀元)
警方封鎖銅鑼灣道一帶交通,並且設置多個兩米高的水馬,以讓政要人士座駕安全進入。現場亦有大批軍裝、便衣及傳媒聯絡隊警員駐守。(杜夫/大紀元)

 

凌晨完成裝修 今早7時開幕

整個開幕儀式在兩米高水馬圍封,加上數百名軍裝警員在外駐守下進行。典禮詳情未有對外公佈,傳媒亦不允許進入封鎖範圍,部份傳媒通宵留守在外等候採訪,消息一度誤傳典禮於早上9時舉行,但在7時已開始升旗,7時25分左右揭開紅布,展示1塊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的牌匾。其後一眾出席官員旋即乘坐座駕離開,整個過程不足30分鐘。

據報出席政要人物,包括中聯辦主任暨國安委國安事務顧問駱惠寧、國安公署署長鄭雁雄、副署長李江舟、孫青野、政協副主席董建華、梁振英、人大常委譚耀宗、前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國安委主席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等多人,唯未見前行政長官曾蔭權身影。

由於改建工程甚為匆忙,及至昨日,工人才將維景酒店招牌拆下,凌晨換上「國徽」,並設置升旗台揚起旗幟。不過現場所見,升旗台只插了1枝旗桿,揚起中共五星旗,未見香港特區旗。

原維景酒店外被兩米高水馬圍封。(宋碧龍/大紀元)
原維景酒店外被兩米高水馬圍封。(宋碧龍/大紀元)

揭牌儀式進行當中,由於現場架設多個水馬,記者只能攀爬到水馬頂,或從水馬洞口拍攝儀式情況。(杜夫/大紀元)
揭牌儀式進行當中,由於現場架設多個水馬,記者只能攀爬到水馬頂,或從水馬洞口拍攝儀式情況。(杜夫/大紀元)

儀式完結後,傳媒到公署外拍攝。(宋碧龍/大紀元)
儀式完結後,傳媒到公署外拍攝。(宋碧龍/大紀元)

公署前的升旗台凌晨才完成設置,只有中共「國旗」,並無「區旗」。(宋碧龍/大紀元)
公署前的升旗台凌晨才完成設置,只有中共「國旗」,並無「區旗」。(宋碧龍/大紀元)

區議員指街坊有壓力 外籍居民擔憂衝突

灣仔區區議會主席,當區(大坑)區議員楊雪盈昨晚才獲警方通知有關安排,與鄰區(天后)區議員陳鈺琳在今早6時10分左右到達現場進行直播,並且協助市民。陳鈺琳指,現場出現大量警力,包括便衣警員巡邏、觀察,期間在地鐵出入口曾截查穿黑衣男士。她又表示,由於現場多處封路,公共交通工具須要繞道,不少街坊向她投訴有關安排擾民,「由於公署非常接近民居,街坊都會感到有種無形壓力,且對資訊不透明感憂慮」。

大坑屬於中產寧靜社區,又有較多外籍人士居住,有外籍人士受訪時直言,公署辦公室設立於此區,光是開幕已經架設多個水馬,未來社區氛圍必定會有翻天覆地改變。他又表示,公署鄰近遊行起點維多利亞公園,或會引起衝突,都會帶點憂慮。不過,他亦指出,要視乎稍後公署的人手安排、遭「國安法」檢控者的判決等等,才能作出更多定論。

灣仔區議會主席楊雪盈,區議員陳鈺琳清晨已經到達現場直播,並且協助市民。(杜夫/大紀元)
灣仔區議會主席楊雪盈,區議員陳鈺琳清晨已經到達現場直播,並且協助市民。(杜夫/大紀元)

大坑社區有著不少長者居住,出入須要拐杖攙扶。面對如此大面積的封路,感到困擾。不少長者更不知公署臨時辦公室開幕,不時詢問現場發生何事。(杜夫/大紀元)
大坑社區有著不少長者居住,出入須要拐杖攙扶。面對如此大面積的封路,感到困擾。不少長者更不知公署臨時辦公室開幕,不時詢問現場發生何事。(杜夫/大紀元)

 

中年男子自稱遊客 聽見「大紀元」即入公署

隨著出席政要人物離去,早上9時許,警方逐步解封,開通交通道路,排出水馬儲水,並容許傳媒及民眾到達公署門外拍攝。

記者在採訪期間,忽爾留意到1名身穿藍色Polo上衣,身材略胖的中年男子在附近脫下口罩吸煙,駐足觀看,面上歡欣愉悅神情,溢於言表。記者感興趣遂趨前訪問,該名男子以流利普通話回應,聲稱自己並非在公署內工作,今早「剛看到」這儀式所以在旁觀看,對於牌匾上的繁體中文,他表示能讀懂。

他又表示,自己純粹是來「旅遊」。當被問到疫情期間,為何能來香港旅遊,他指自己是「回不去」,期間曾對公署內兩名男子查問「怎麼了?」當記者問到國安在附近會否比較安全,他停頓了3秒鐘,眼球由左至右徐徐晃動,再展現出更大笑容,指「肯定了」。至於為何,他僅回答「你知我知」,又指不感到不方便,日後「特別安全」。

記者再詢問他今天是否特地到來朝聖,他沒回應,並問記者來自哪間媒體。當他得悉是《大紀元》之後,面容突然扭曲,帶點驚恐,並反問道「這是法輪功的?」記者立即予以否認。其後,隨著雙方電話響起,該男子瞬即急步走入國安公署範圍內,接聽電話。

本報其後翻查其它媒體報道,發現《蘋果日報》及Now新聞台均發現其蹤影,無論在典禮開始前準備,或是典禮完結後與出席人士合照,都身處警方封鎖範圍內,期間甚至曾與譚耀宗等短暫交談,在一眾西裝筆挺的政要人士中間分外顯眼,未知是否國安人員,不過顯然與其回應並不吻合。@

上午八時,開幕儀式剛剛完結,會場仍未解封,傳媒、市民無法進入。難以理解受訪自稱「遊客」男子(左二,深藍 Polo 上衣),何以置身工作人員當中,並脫下口罩吸煙。(杜夫/大紀元)
上午八時,開幕儀式剛剛完結,會場仍未解封,傳媒、市民無法進入。難以理解受訪自稱「遊客」男子(左二,深藍 Polo 上衣),何以置身工作人員當中,並脫下口罩吸煙。(杜夫/大紀元)

儀式剛剛完結時,這名自稱「遊客」疑似國安(左一)身處封鎖線內,以近距離「觀賞」,而且無佩戴口罩。(杜夫/大紀元)
儀式剛剛完結時,這名自稱「遊客」疑似國安(左一)身處封鎖線內,以近距離「觀賞」,而且無佩戴口罩。(杜夫/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