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4日美國獨立日的慶典,在美國著名的總統山(Mount Rushmore)舉行。在那裏,特朗普總統發表了被稱為至少在過去十幾年中「最優秀」的演講。而他在美國總統山的以四位美國建國之父雕塑為背景的照片,令人們再次想起了有關他是「神選之人」的預言。

就在獨立日的3天前(6月30日),LifeSiteNews的YouTube頻道播出了一則有關一位聖者——「洛雷托隱士」在37年前對唐納德特朗普的預言故事,題目是「根據1983年的預言,特朗普將『帶領美國回歸上帝』」。

一個轉述的故事:「洛雷托隱士」

早在2017年2月,羅德島(Rhode Island)的神父賈科莫卡普維第(Giacomo Capoverdi)拍攝了一個影片,講述他的朋友、馬薩諸塞州的醫學博士克勞德柯蘭(Claude Curran),在他前往意大利的羅馬旅行時,拜託他前往洛雷托(Loreto)去見一位在教堂裏祈禱了一生的聖者,名字叫湯姆齊默(Tom Zimmer)。

這位被稱作「洛雷托隱士」的湯姆齊默,曾在1983年預言,當時被認為是「吃喝玩樂的百萬富翁」的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會帶領美國重新歸回上帝。

這個影片在發佈之後大受歡迎,其觀看次數超過50萬。卡普維第神父在影片中說,他按照柯藍博士所描述的,在街上找到了湯姆齊默——一個非常虛弱非常瘦的老年男人,當時他靠在房子外面的籬笆上。

幾年後,也就是在做這個影片的幾周前,卡普維第在和柯藍交談時,柯藍問他是否還記得湯姆齊默,並講述了1980年代他和湯姆在一起時發生的一些事情。

柯藍博士說,在1980年代,湯姆齊默曾說:「主啊,現在有一個人,我相信,未來他將帶領美國重歸上帝」,並說那個人是唐納德J特朗普。柯藍博士問道:「您是說紐約那個像花花公子一樣的傢伙?」湯姆說:「相信我,這是我的預感,這個人將來會這樣做。」

柯藍博士還講述說,湯姆齊默還在一塊磚上寫下了特朗普的名字,而這塊磚則被用於封閉聖彼得大教堂的聖門。

當時,約翰保羅二世(John Paul II)打開了梵蒂岡的聖殿——聖彼得大教堂的大門,那年聖門開了一整年。

當聖門準備關閉時,梵蒂岡允許人們捐贈磚塊,並可以在磚塊上刻上任何想要的字樣,然後將門關上並用這些磚密封,一直到下一次梵蒂岡教宗決定打開大門時才開啟。

湯姆齊默當時捐贈了一塊磚塊,放在梵蒂岡的聖門裏面,上面寫著唐納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的名字。他說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希望在梵蒂岡做的彌撒都能為特朗普而祈禱。因為他知道,在未來,這個人將成為美國偉大的領導人,並把美國人帶回上帝那裏。

 

被稱為「洛雷托隱士」的托馬斯·齊默(Thomas Zimmer)是美國二戰老兵,他在1970年代移居意大利,傾盡他的餘生在教堂為人類祈禱。(視頻截圖,LifeSiteNews頻道)
被稱為「洛雷托隱士」的托馬斯·齊默(Thomas Zimmer)是美國二戰老兵,他在1970年代移居意大利,傾盡他的餘生在教堂為人類祈禱。(視頻截圖,LifeSiteNews頻道)

湯姆齊默確有其人

這個影片發佈於2017年2月17日。幾周後的2017年3月6日,這個故事就得到了奇妙的證實——被一個住在洛雷托的美國人佈雷特托曼(Bret Thoman)所證實。

托曼在洛雷托當導遊,經管梵蒂岡聖弗朗西斯教堂的朝聖之旅。在這個影片發佈後,托曼就收到了很多電子郵件,要求他調查這個故事的真實性。

托曼找到了那個湯姆齊默幾乎所有時間都去的教堂,其中有一位男修道士記得湯姆齊默。托曼回憶說,修道士發現湯姆很客氣也非常禮貌。托曼在他的網誌上寫道,「他們知道湯姆每天參加五次彌撒中的至少四次,剩下的時間他都在聖殿內和聖殿周圍祈禱」,「洛雷托的每個人都認識他」。

這位修道士又把熟識湯姆齊默的森尼特瑞利神父介紹給托曼。不過瑞利神父對有關特朗普的預言一無所知,但他可以確認,湯姆在洛雷托(Loreto)每天都去做彌撒祈禱,並在一天中的大部份時間裏祈禱,直到他在2008年回到美國。

幸運的是,瑞利神父還保存有湯姆齊默的照片,托曼將這張照片放入了他的網誌文章中。托曼在總結對湯姆齊默的調查時稱他為「洛雷托的隱士」,他說:「我沒有理由懷疑卡普維第(Capoverdi)神父關於托馬斯齊默傳達給他的朋友的說法,即他預見到唐納德特朗普將帶領美國重歸上帝。」

親歷者的直接故事

LifeSiteNews按照影片給出的線索,找到了柯蘭博士,也就是卡普維第神父的信息初始來源。柯藍博士現在是馬薩諸塞州Fall River的一名精神科醫生,他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有五個孩子。

柯蘭博士在最新的這個影片採訪中講述了他與湯姆齊默相識、相知的過程,以及有關特朗普的預言的細節。下面的話選自這個訪談。

「我真正認識湯姆,是在許多年前。1978年,我去意大利讀醫學院,在9月份到達那裏。那年秋天,約翰保羅二世當選為新教宗,我當時住在佩魯吉亞(Perugia)。

「我與一個朋友,來自紐約的史蒂夫桑德拉(Steve Sandra)乘火車去羅馬,去梵蒂岡。大概是10月16日,第二天晚上保羅二世當選時,我和史蒂夫在聖彼得廣場等著他出來問候信眾,湯姆齊默站在我旁邊,他聽到了我們用英語對話。所以我們互相介紹自己,並且成為了朋友。

「湯姆是個非常虔誠的人,他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老兵。在1970年代初的時候搬到意大利,打算作為一個朝聖者度過自己的一生,用他的全部餘生為人類祈禱。

「期間,他和另一個朋友哈利佛哈勃(Harry Faulhaber)共同整理了《聖母祈禱書》。很多人都熟悉這本書。湯姆賣了成千上萬本,但他從未從中賺錢。因為那不是他印刷這本書的目的,他只是想彙編一本祈禱書,他擔心這本書可能會因天主教傳統的流失而流失。」

湯姆齊默關於特朗普的預言

柯藍博士回憶了很多他與湯姆齊默在一起時的細節。他說:「我曾經問托馬斯是否見過奇蹟,他說,『克勞德,如果您與我共度時光,您將不耐煩再去數它們』。」下面是柯藍博士講述的關於湯姆齊默對特朗普預言的故事細節。

「1983年,是耶穌受難和復活1950周年的聖年。聖年要結束時,梵蒂岡宣佈,如果人們購買紀念磚,當聖門關閉時,這些磚將用來封住聖門,所以所有銘刻在這些磚上的意向都會被銘記,同時接收到梵蒂岡所有彌撒和祈禱的加持。

「因此在1983年秋天的一天,我去聖彼得大教堂的柱廊見湯姆。大概在下午一點鐘左右,梵蒂岡關門後不久,所以湯姆在那兒做他平常的事情,即寫祈禱文、收集祈禱文、閱讀時事、收集全球的社會和政治問題的信息,然後把他們謄寫下來,帶到教堂去,為所有這些意向祈禱。

「他對我說:『克勞德,現在美國有一個男人,上帝之手放在他身上,他擁有天才的智商和一流的教育,他所採取的一切行動方式和攻擊,都會以驚人的效率進行。』我覺得很有趣,就問:「他是誰?』『他叫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我說:『湯姆,我曾聽過唐納德特朗普,但他有點像個四處遊玩的花花公子、百萬富翁。』

「我說:『你知道他跟荷里活明星約會,他總是和那些名流出現在新聞裏。』『不,克勞德』,他說:『我告訴你上帝的手在他身上,上帝將來會用他的。』

「托馬斯對我說:『我非常確信我對你所說的。我還為唐納德J特朗普買了一塊紀念磚,我已經把他的名字刻在上面。他現在將從所有梵蒂岡的彌撒和祈禱中受益,只要那塊磚還留在聖門裏面,這就是我所說的,這就是故事的第一步。』

「當然,現在唐納德特朗普當了總統。我敢肯定,如果您知道他提倡生活、提倡基督教價值觀,他試圖使美國再次變得偉大。當任何一個擁有基督教價值觀的國家都偉大時,美國就是最偉大的。」

維加諾大主教給特朗普的信

2020年6月7日,前梵蒂岡駐美國大使、大主教卡洛瑪麗亞維加諾(Carlo Maria Vigano)公開了他寫給特朗普總統的一封信,這封信在很大程度上被外界解讀為是對特朗普的認可。

維加諾大主教明確指出特朗普正在帶領「光明之子」與邪惡較量:「總統先生,就像上帝和撒旦是永恆的敵人一樣,這兩個對立的實體做為永恆的敵人在社會上並存。看來,『黑暗之子』正在與您展開激烈的戰爭。」

「美國首次在你們中擁有一位勇敢捍衛生命權的總統,他不以譴責全世界基督徒的迫害為恥,他談論耶穌基督和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

《美國雜誌》報道說,維加諾大主教在信中除了用「勇敢捍衛生命權」來讚揚特朗普總統,還明確表示他和總統「在這場(光明與黑暗的)戰鬥中處於同一邊,儘管使用的武器不同」。

維加諾大主教在這些年當中一直與教會中的腐敗和墮落戰鬥。他曾經因為指責教宗方濟各掩蓋教廷醜聞,並呼籲他辭職而遭到排擠和打壓。

特朗普總統也在6月10日的推特上轉發了這封信,表示「難以置信」,「非常榮幸」,並希望「無論信仰宗教與否,每個人都應該閱讀」。

而LifeSiteNews 在當天的報道說,這封信在其網站上僅3天,瀏覽量已經超過250萬次。

維加諾大主教在信中說:「近幾個月來,我們目睹了聖經中的兩個對立面的形成:光明之子和黑暗之子。光明之子是人類最重要的部份,而黑暗之子則是絕對少數。然而,光明之子卻被稱為存在某種歧視,使他們相對於黑暗之子處於道德自卑的境地,而黑暗之子們通常在政府、政治、經濟和媒體中擔任戰略要職。」

維加諾大主教接著解釋「光明之子」和「黑暗之子」的涵蓋:「一方面,有些人儘管有上千個缺點和弱點,但他們的動機是要為自己的祖國繁榮做好事。誠實、養家、從事工作,幫助有需要的人,並遵從上帝的律法,以成就天國;另一方面,有些人為自己服務,沒有任何道德原則,他們想要破壞家庭和國家,利用工人使自己過份富裕,煽動內部分裂和戰爭,積累權力和金錢。

維加諾大主教在信的最後說:「美國人民已經成熟,現在已經知道主流媒體有多麼不想傳播真相。而是試圖保持沉默和歪曲事實,散佈對他們的主人有用的謊言。佔多數的光明之子們正在醒來,不接受少數不誠實人的欺騙。光明之子需要走到一起,發出自己的聲音。」

「總統先生,沒有比祈禱更有效的方法了,祈求主保護您,保護美國和全人類免受敵人的巨大攻擊。黑暗之子的欺騙將崩潰,他們的陰謀將被揭穿,他們的背叛將被彰顯,他們恐嚇的力量將一無所獲,這一切將被揭開,這是一場地獄的欺騙。」

特朗普正面對歷史性時刻

根據美聯社和法新社在7月3日活動當天拍攝的照片,有多張都是以四位先賢總統雕像為背景。

總統山上的四位總統,都是在美國最關鍵時刻帶領美國做出正確選擇的先賢。他們分別是:美國國父、帶領美國打贏獨立戰爭的喬治華盛頓;美國開國元勳之一、起草獨立宣言的托馬斯傑斐遜;領導南北戰爭、解放黑奴的亞伯拉罕林肯和現代美國的塑造者、開掘巴拿馬運河的西奧多羅斯福。

外界普遍認為,特朗普現在所面對的,也是關乎美國命運的歷史性時刻。他需要帶領美國人民,戰勝現在侵蝕美國的共產主義思潮——對外需要面對中共的擴張、滲透和掠奪,以及其對世界秩序的顛覆;對內則要應對共產主義和無政府主義對美國根本價值觀的挑戰。

特朗普在面對中共病毒對美國和全球的襲擊時,就如同維加諾大主教所言,在白宮和全國舉行禱告,希望依靠神的加持來戰勝「看不見的敵人」。

早在去年8月21日,中美貿易戰正「戰尤酣」的時候,特朗普在推特發表多個推文說:「總得有人做這件事。我是被選中的人,因此我正挺身對付中國(中共)。我正就貿易方面對付中國(中共)。還有你知道嗎?我們正在贏。」推文還說:「我被人民置於這個位置。人民置我於這個位置來做一件偉大的工作,而這就是我正在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