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發現,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COVID-19、武漢病毒)已出現明顯變異。名為「D614G」的突變會使病毒更容易入侵人體,從而導致病毒傳染力增加很多倍。專家提醒民眾,不能因疫情已持續半年多而放鬆警惕,第二波一樣「非常非常可怕」。

截止7月7日,全球已經有11,748,985人感染,540,860人死亡,而且每天新增感染人數還在不斷創新高。

有網友留言說,鍾南山已很久沒露面了,幾個月前鍾公開說,4月底全球武漢病毒會迅速退卻,當時言論已被歐美病毒專家駁斥是全無科學根據,如今7月了,病毒全球散播有增無減,這只能說明中共在騙人。

SARS-CoV-2的穿透式電子顯微鏡影像(NIAID)
SARS-CoV-2的穿透式電子顯微鏡影像(NIAID)

突變後 病毒感染增加3—6倍

據7月2日發表在著名期刊《細胞》雜誌上最新研究表明,目前全球流行的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已經變種。與來自中國的原始病毒相比,人類細胞更容易受到感染。這也是如今美國、南美疫情不斷擴散的原因之一。

來自美國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和北卡羅來納州的杜克大學的研究人員,與英國謝菲爾德大學的研究小組合作,對中共病毒的基因組序列共同進行了分析研究。結果顯示,29%病毒樣本現了D614G變異,這個發生在病毒與人體結合的S刺突蛋白上的變異,增加了病毒進入人體的鑰匙數量,從而更容易受到感染。

早在今年4月,研究人員就發現,在實驗室條件下的中共病毒的變異型D614G,在改變蛋白酶的基礎上可以感染更多的細胞,病毒突變令感染力提高了3-6倍。

後來研究人員增加了其它研究內容。他們分析了在醫院接受治療的999名英國感染者的數據,發現帶有D614G病毒突變的患者,本身攜帶著更多毒株。也就是體內病毒數量更多,但是致病性並沒加劇。

白宮高級衛生顧問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對《美國醫學會雜誌》表示:「我認為數據表明,病毒突變會使病毒能夠更好地複製,而且可能帶來很高病毒載量。」

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病毒科學家內森格魯博(Nathan Grubaugh)對該研究發表評論說,「實際上,新變異病毒正在大流行,但我們不認為 D614G突變病毒會改變我們的管控措施,或者被感染患者的病情加重。」

上海專家張文宏承認是D164G 

7月6日,「新冠疫情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發微博表示,北京這次疫情反彈中發現的病毒株也有D614G突變。但他引述華山感染公眾號上的一篇文章稱,雖然這次北京疫情中發現D614G突變株,但是由於採取了迅速及果斷的防控措施,使得該病毒失去了在中國大幅度擴散的機會。

有關北京第二波疫情,官方只公佈200多人感染,無人死亡。但有知情人爆料,至少2.5萬人感染、2,000多人死亡。

有專家分析,北京流傳的病毒如果是這個D614G突變株,那北京疫情應該和歐洲、南美、美國的疫情一樣嚴重,不可能只有200多人感染。說明「北京極大隱瞞了疫情」。

人類對病毒的免疫脆弱且短暫

7月6日,倫敦帝國學院免疫學教授丹尼奧特曼(Danny Altmann)在CNBC的節目上說,在中共病毒感染的城鎮中,只有10%至15%的人口可能產生免疫。

他說:「(人們)對這種東西(中共病毒)的免疫力似乎很脆弱,似乎有些人可能幾個月後才有抗體,然後可能減弱,所以這看起來並不安全。」「這是一種非常具有欺騙性的病毒,對它的免疫力非常混亂,而且抗體的生命周期很短。」

白宮顧問福西6月也認為,如果中共病毒的行為像其它冠狀病毒一樣,那麼「對抗體或疫苗的免疫力就不會持續很長時間」。

奧特曼還對所謂「群體免疫」策略可能取得成功而提出質疑,「群體免疫」旨在允許某些人群接觸該病毒,以便在這些普通人群中建立免疫力。英國最初提出要用「群體免疫」來保護岌岌可危的NHS醫療系統,但後來也採取了嚴厲封城措施。

各國政府目前在全球範圍內爭相尋研發病毒疫苗,不過上面數據顯示,感染後只有10%-15%的人會產生抗體,這意味著疫苗對85%以上的人是無效的。而且抗體存活時間很短,即使疫苗有效的那15%的人,也只是在短暫幾周內有效,以後病毒依舊能夠攻擊人體,因為抗體已經消失了。

到目前爲止,各國研究結論顯示,研究疫苗沒有多大意義。

第二波疫情「非常非常可怕」

倫敦帝國學院免疫專家奧特曼7月6日還表示,他認為第二波中共病毒疫情會到來,儘管各國政府為再度感染做了更好的準備,但形勢仍然「非常非常可怕」。

他告訴CNBC:「任何人認為它(病毒)變得更溫和或者(病毒)消失了,或者以某種方式能夠解決(病毒)問題,都是在自欺欺人。它仍然是一種致命的病毒,它仍然非常非常容易地感染人們。而且我認為人類不習慣應對這些現實。」

他還強調說,很難預測是否或何時可以鑑定針對中共病毒的有效疫苗。「細節決定成敗,疫苗並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目前有一百多個試用版,在此過程中可能會出錯。我本人此刻不下注。」奧特曼說。

奧特曼還說,許多科學家、免疫學家和疫苗專家仍然對該流行病感到「非常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