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二妙,美在照水,德在拒霜」,相信這珍貴的拒霜之德正是她獨殿眾芳的根本。

眾芳在寒風中搖落殆盡的時候,卻有一種嬌豔欲滴的花簇集在那頗高(二米至五米)的灌木或小喬木的諸多枝頭嫣然盛開,她們便是錦葵科木槿屬的木芙蓉。

木芙蓉原產於中國大陸,就是人們常說的芙蓉花,「芙蓉」本是她的原名。這很容易令人想起也被稱做「芙蓉」的荷花而不免有些困惑,但那只是原產於印度的荷花的一個別名。也許為了有所區別,後人在陸生的木本植物芙蓉的原名前又加上一個「木」字,即木芙蓉,將水生的草本植物荷花稱為水(或草)芙蓉。而芙蓉花又有別名為「木蓮」,荷花,則被相應地稱作「水蓮」。

荷花如芙蓉,芙蓉如蓮,她們相互為名已非常久遠。看來古人早有發現,這兩種科屬、故鄉、花期乃至生長環境都絕不相同的花,卻有著共同的美。

芙蓉花較大,花徑十厘米以上,多為重瓣,形態略似牡丹而花瓣多紋。她別有一種獨特的美,便是「曉妝如玉暮如霞」 ,一天之內花色多樣變化,清晨白色,然後嫣然巧笑般漸漸泛紅,有如胭脂暈染一般,至黃昏變為深紅。

每天隨著時間變化而改變顏色的木芙蓉(Vinayaraj/維基百科)
每天隨著時間變化而改變顏色的木芙蓉(Vinayaraj/維基百科)

據說芙蓉花的拉丁文名,就包含著她花色「多變」的意思。她的花本來極多,同一樹花不會同時開放,同一朵花又不是同時變色,因而色彩十分豐富微妙,蘊含著從白到紅的幾乎所有中間色,粉紅、桃紅、玫紅、深紅……或淡或濃,濃淡相間,極盡嫵媚嬌美之致。

想那白色與紅色也算是對立的兩極了,但芙蓉花卻並不把這對立凝固,絕對。俗世哲學上講究的對立雙方應「亦此亦彼」而不可「非此即彼」、佛法中注重的「圓融」,彷彿這裏面都有,不由覺得芙蓉花的最美之處,還在顏色之外。

早在一千多年前,芙蓉花遍及湘江沿岸(Fanghong/維基百科)
早在一千多年前,芙蓉花遍及湘江沿岸(Fanghong/維基百科)

早在一千多年前,芙蓉花遍及湘江沿岸。唐末有詩人秋宿湘江遇雨,一句「秋風萬里芙蓉國」,使湖南至今還保留著「芙蓉國」的美稱。又據說,湖南本就是芙蓉花的原產地。

芙蓉花以四川成都為盛,成都城以此得到一個很美的別稱—「蓉城」。五代的後蜀國定都成都,相傳後蜀帝孟昶鍾愛的慧妃、「花不足以擬其色,蕊差堪以狀其容」的花蕊夫人深愛芙蓉花,孟昶為此特令在成都城遍植木芙蓉,幾十里花團錦簇,如錦如繡。甚至就連宮中作帳的「繒」也以芙蓉花汁染成,是為有名的「芙蓉帳」。如今芙蓉花亦是成都的城市之花。

有意思的是,最擅長畫芙蓉花的兩位近代國畫大家,齊白石和張大千,正好一位是湖南人,一位是四川人。

臨水而生,照水而開的芙蓉花應該是最為美妙的。清人說她「瀟灑無俗姿,性本宜水」。那濕紅搖影,花光入波的獨特風致,「若朝霞散綺,絢爛非常。」

宋代,就連孝宗帝的詩中,都有「年年清豔照秋江」的芙蓉花。而「溪邊野芙蓉,花水相媚好」,則是大詩人蘇東坡的讚嘆。至今,照水芙蓉依然是南方多地不可或缺的風景,比如貴陽花溪公園就專有水中的芙蓉洲。

「芙蓉二妙,美在照水,德在拒霜。」她不僅「豔態偏臨水」,還「幽姿獨拒霜」,因而又名「拒霜花」。

「拒」,抵抗之意。古人早有「霜劍」之說,可見冰冷霜神的「肅殺」多麼厲害。

但看起來那樣嬌媚柔弱的芙蓉花,卻有著抗拒霜寒的勇氣和力量,且是以從容不迫的笑意盈盈對著劍拔弩張的殺氣騰騰,相信這珍貴的拒霜之德正是她獨殿眾芳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