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一些議員呼籲政府仿傚印度的做法,在澳洲禁用抖音。有的議員認為,替中共收集海量數據的抖音(TikTok)對澳洲國家安全的威脅程度甚於微信。

抖音在澳洲有160多萬名用戶,擅自與中共簽訂一帶一路協議的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也在用抖音。

今年年初,澳洲國防部已經禁止國防軍人在自己的工作手機上安裝抖音。最近,中印兩國發生邊境衝突後,印度宣佈禁用抖音、微信、阿里巴巴UC瀏覽器等59款來自中國大陸的應用程式。

據先驅太陽報報道,一些澳洲議員認為,澳洲政府應該仿傚印度的做法,在澳洲禁用抖音。而參議院社交媒體聽證會正在籌備讓抖音接受反外國干預的聽證調查。

一名聯邦議員表示,抖音的趣味性包裝意味著它在澳洲很大程度上沒有受到審查,也沒有像中共其他收集信息的工具那樣獲得澳洲的重視,而抖音「可能只是穿著不同,但還是那隻怪獸」。

雖然抖音公司的澳洲發言人聲稱正在採取措施,減少中國僱員獲取的海外數據,但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網絡安全分析師賴安(Fergus Ryan)說,與面書等社交媒體巨頭不同,中共「毫無疑問」可以掌控抖音收集的數據。「中共甚至在抖音母公司裡有黨組織。」

還有聯邦議員說,抖音對澳洲國家安全的威脅程度比微信還要嚴重。疫情防控措施實施期間,抖音在社區的廣泛使用對聯邦政府來說是一大亟待解決的挑戰。

澳洲總理此前曾公開示警,疫情期間針對澳洲的網絡攻擊十分嚴重。雖然總理沒有明說攻擊源頭,但網絡安全行業普遍認為幕後黑手無疑是中共。

反外國干預委員會成員、工黨參議員基欽(Kimberley Kitching)表示,澳洲人需要明白,當他們使用抖音時,中共可以獲取他們的個人信息。

基欽說:「鑑於可靠的證據顯示,TikTok用戶的數據會被發送到中國的服務器上,然後供當局對其進行分析和使用,以識別和建立用於跟蹤用戶的配置文件,因此由該公司高級代表出席聽證會並回答問題是完全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