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中共對香港強行實施「港版國安法」,引發國際強烈譴責。近日,多國包括加拿大、印度、澳洲隨即展開一系列措施。日本拒絕習近平到訪、加拿大對香港軍事物資實施出口限制、暫停加港引渡協議、澳洲計劃向港人提供庇護簽證等,以援助受「港版國安法」影響的香港人。

日本不歡迎習近平訪日          

習近平原定今年4月訪日,但因中共病毒疫情延後行程。

中共自推出「港版國安法」後,日本政府對北京當局表示「該法案的通過令人遺憾」(regrettable)。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執政的自民黨議員起草一項決議,要求取消習近平以國賓身份到訪,並且呼籲日本政府採取適當措施,保護在港的日本國民。對於受影響的香港居民,則發放工作簽證予以援助。

自民黨外交政策小組負責人中山泰秀(Yasuhide Nakayama)表示,「自民黨非常關注香港的局勢。」「這個法律生效的第一天就逮捕了約400人。作為亞洲同胞、民主人士和自由愛好者,我們不能忽略這一事實。」

日本出現不少反對聲音,指出將習近平視為座上賓是「誤導國際社會」,要求政府慎重考慮。

印度公開表示密切關注香港

印度媒體7月3日報道,印度在總部位於瑞士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表示,鑒於印度在香港擁有龐大的僑民利益,因此「正密切關注」近期涉及香港的最新情況。這次是印度官方首次就香港事務公開表態,相信與最近中印邊境緊張局勢有關,藉此對中共施壓,同時反映印度國民反中共情緒。

反中共運動主要顯示在經濟方面。印度道路和交通運輸部兼中小微企業部部長尼廷加德卡里在接受印度媒體採訪時表示,政府未來將不允許任何中資背景的公司參加或以合資方式加入印度公路建設項目,也不允許其投資印度中小微企業。

至於「中國華為」和「中興公司」等中資是否會被視為「國家安全威脅」,印度電信部和內政部正在審議。匿名官員指出,印度政府不能坐視「中共在對印度進行侵略的同時,從印度市場繼續獲得商業利益」。另一匿名官員又說,政府將號召全體國民、政府機構和公共部門購買更多本土產品,「而不是來自敵國的產品」。

中印邊境地區局勢,亦嚴重影響兩國的物流。德國DHL物流公司及美國聯邦快遞公司表示,該公司暫停從中國大陸和港澳特別行政區發往印度的貨物。

中印邊境地區局勢因雙方對峙和發生暴力衝突陷入緊張後,印度針對中共的「全方位對抗」行動不斷升級。從突然終止商業合作到設置通關壁壘,再到抵制中國商品、封禁中國公司研發的手機應用程序,印度從官方到民間掀起了一場旨在「讓中共看到侵略印度嚴重後果」的反中共運動。

無懼中共政府恐嚇 澳洲擬接收大量香港公民

7月2日,澳洲總理莫里森表明,澳洲政府正「積極考慮」為香港人提供庇護簽證。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莫里森對香港當局借國安法鎮壓抗議者感到不安,並表示堪培拉政府接受香港公民定居澳洲與澳洲的價值理念是一致的。

澳州政府目前還宣佈為港人提供庇護的細節。反對黨工黨認為應給予現時已在澳洲的17,000多名持短期簽證的香港人長期居留的簽證,因為他們不應該被強逼返港。

現時在澳洲工作的香港人林先生在「自由亞洲電台」訪問中表示,中共推出「港版國安法」,是為了向香港正式派駐部隊,最終目的是攻打台灣。他注意到原來不關心政局的年輕人,最近開始考慮移民。

另一受訪者June Vi女士是在澳洲居住了25年的香港人,她對於「港版國安法」實施感到難以置信。這事件讓人們看到中共和香港政府有多恐怖。她認為人們也擔心持續抗爭的港人會遭到如同「天安門事件」一樣的屠殺。她強調,「港版國安法」是澳洲社會和澳洲政府必須要重視的一個法律。因為它針對的是所有對中共政府的政策的異見人士。

「港版國安法」第38條規定,「不具有香港特區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香港特區以外針對香港特區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的,適用本法。」

加拿大制裁香港 停售軍用品及暫停引渡條約

6月30日,加拿大政府更新對香港旅遊警示並在章節內新增有關「港版國安法」,提醒國民在入境香港時,會因「港版國安法」問題被強制拘留、甚至被引渡到大陸。加拿大外交部7月3日宣佈對香港實施軍事物資出口限制,對香港採取與大陸相同的限制,加拿大終止與香港的引渡條約,同時亦更新對香港旅遊警示為「高度警戒」。

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表示加拿大與國際社會一起,對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表達極度關注。將繼續與盟國合作,研究後續的應對措施,包括保護居住在香港的30萬加拿大僑民,以及協助港人逃離香港等。目前已有約50名曾參加過去年「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已經在加拿大尋求政治庇護。

此外,杜魯多表示,加拿大堅信和支持香港於1997年主權移交後的「一國兩制」架構。

加拿大外交部長瀋潘(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提到,「港版國安法」是在秘密過程下通過頒佈,繞過香港立法、司法機構,漠視香港市民反對,違背國際原則和應承擔的責任與義務。「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角色是建立在這種基礎之上。若它消失,加拿大被迫重新考慮現有的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