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實施「港版國安法」,多個西方國家予以強烈譴責,並計劃優惠接納香港移民。面對人才和資金的大量失血,港府官員本應傷心落淚,工聯會圓桌會議卻傳出「香港移走有利於人力資本換血」的叫好言論。這也印證大紀元此前獲悉中資早就準備按照中共「留港不留人」政策,在逼走香港人之後,大陸人大舉進入香港。

雷鼎鳴:最好移走30萬 讓人力資本換血

英媒7月3日引述加拿大政府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3月間,共有25名港人向加拿大當局申請難民資格,而去年(2019年)全年僅9人申請,2018年更只有2人。而移民加拿大人數也較去年同期上升75.7%。唯隨著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加拿大當局封關後,數字已大幅下降。

加拿大是香港主權移交前的港人移民熱門地,目前在港的加拿大國籍人士有30萬。英國政府也表示,歡迎300萬港人到英國工作,並放寬予持有BNO港人居留期限及入籍安排。

7月4日,在工聯會圓桌會上,言論一向親建制的科大經濟學系前主任雷鼎鳴認為,移走的人要夠多,「最好走得3幾10萬以上」,對香港可帶來「好多好處」。

雷鼎鳴稱大量移民是一件好事,「走3、2萬唔夠」,要走逾30萬才造成職位真空引發換血機會,吸納大陸及國際科技人才取代。他批評去年反送中以來,黑衣人暴力對本港造成傷害。

經濟學者關焯照直斥雷的意見一派胡言,若涉及逾30萬人移民離港,相信屆時會引發賣樓潮,本港資產市場價格急跌,撤資甚至撼動聯匯。雖「港版國安法」執法情況仍待觀察,目前政治環境下外國人才不敢來港, 大陸人才來港意義不大,較難做到吸納人才換血。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亦指,香港現階段會再申請BNO的人士大多學歷較佳,若大批專才移民,對香港絕對是損失。

中共留港不留人 共產邪魔殘暴邪惡本質的體現

香港是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之一,每平方公里為6,544人。根據2011年香港人口普查結果,常住在香港的中國人口接近650萬,佔總人口的91.8%;另外主要是印尼人、菲律賓人以及歐美西方人。

中共國防教授、少將徐焰在關於香港的講話稱,香港最壞。他說,香港人1/3是1945年逃到香港的大陸人,1/3是1960年代文革期間逃到香港的,這些人都仇視共產黨。

說得最直白的,還有2020年5月26日的《東方日報》社論《國安法劍及履及 留香港不留暴民》,文章稱:「就當全港有二百萬人支持反對派,這些人若不認同一國,就應該扶老攜幼移民他去,好行夾不送,無謂留在香港搞風搞雨。當這二百萬人離開後,留下來的必須是愛國愛港,尊重一國。中央便可趁此機會,徹底改革行政、立法、司法、教育、房屋等問題,實行留港不留人。」

文章還稱,「部份香港人不要以為自己特別矜貴,不要以為香港不能沒有他們,事實是中國有十四億人口,這區區二百萬人算甚麼?⋯⋯洋奴漢奸與整個國家作對,註定自取滅亡!」

中國新疆「再教育營」。約有上百萬人被關進「再教育」集中營,接受強迫洗腦。 圖取自中共新疆司法廳微信公眾號。(資料照片)
中國新疆「再教育營」。約有上百萬人被關進「再教育」集中營,接受強迫洗腦。 圖取自中共新疆司法廳微信公眾號。(資料照片)

時事評論員王華表示,中共從威脅台灣「留島不留人」的文攻武嚇,直接轉換成「留港不留人」的戰狼嚎叫,表現的都是中共冷血殘暴的邪惡本質。

今年5月,有中資高層人士透露,北京已經擬定好「留港不留人」計劃。

練乙錚《紐時》撰文:習推進鄧小平對港構想 

7月3日,香港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在《紐約時報》撰文指,習近平其實沒違反或背叛鄧小平香港藍圖,鄧小平早就安排全面接管香港。

練乙錚認為,雖該法被稱為「國家安全法」,但其真正目的是壓制香港有數十年歷史的民主運動。鄧小平不是會讓步的人,在《基本法》中早就隱藏了日後搞一國一制條款。比如,《基本法》第18條准許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附件三作出增減,這為今日強推「港版國安法」留下完美工具。

他分析,中共分兩步管制香港,「在1980年代,當香港人對1997年後的未來擔憂時,中國政府誇大《基本法》讓步部份,這其實是將香港吸納入大陸的兩步走計劃之第一步,如今無可避免邁出第二步。北京現啟動《基本法》內潛伏條款,為香港自治走向死亡鋪路。」

不過王華認為,中共錯誤評估美國對香港的態度。這次美國是借香港問題來表達美國民眾對中共的仇恨,特朗普總統絕不會像奧巴馬、克林頓那樣對中共來軟的。即使拜登當選總統,美國未來國策也是迫於民意壓力而強硬反共。

王華分析,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日本等國都慷慨歡迎香港人去移民,不過,移民國外未必是最佳選擇。英國自己都有那麼多人失業,假如一下湧入300萬港人,就業會成為難題。即使其它國家幫忙分擔一些,但畢竟那裏不是香港人的家,否則為何有30萬拿了加拿大國籍的香港人,喜歡回到香港生活呢?

以英國為例,英國大學教授年薪才5萬多英鎊,只是香港教授工資一半左右,香港那麼多金融精英來到英國,英國也沒有那麼多銀行能接納消化他們。

王華認為,關鍵是,現在是全球反共大潮掀起波瀾的關鍵時期,這一時刻千載難逢,香港是反共最前線,這次香港人可以借助國際正義力量,堅定守護香港,積極向大陸民眾傳遞自由民主理念,最後結局,很可能香港戰勝中共,並讓大陸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香港是反共最前線,這次香港人可以借助國際正義力量,堅定守護香港。(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是反共最前線,這次香港人可以借助國際正義力量,堅定守護香港。(潘在殊/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