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前任財政部長奧利弗(Joe Oliver)認為,面對中共近期一系列欺凌式的報復和脅迫行徑,加拿大不該屈服。加拿大是時候反擊了,而且也有能力反擊。

奧利弗在《國家郵報》刊登的一篇文章中稱,他讚成總理杜魯多的做法,就是不屈從中共當局的脅迫,不以釋放孟晚舟來換取中共釋放兩名被其扣押的加拿大公民。因為「從原則上講,我們不能舉白旗(投降)。這樣做會把其他加拿大人置於(中共的)人質外交危險中。」

他表示,加拿大應該更廣泛討論中共政府在國際舞台上的強迫性行為,「加拿大迫切需要停止像沙袋一樣(被動挨打)的表現,應該開始以我們的能力反擊。」

中美在政治和經濟方面的角力正在進行中。奧利弗認為,美國是加拿大最親密的鄰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和長期盟友,也是一個尊重人權和法治的、民主的自由市場體制。中國由中共一黨專制,具有霸權野心,而且日益變得好戰,它不受法治或任何尊重人權裏理念的束縛。他寫道:「就利益和價值觀而言,我們該站在哪一邊是毫無疑問。」

該文寫道,中共的野心和好戰情緒已經有廣泛的體現。它使南中國海軍事化,威脅附近的國家;它利用目前各國專注應對病毒大流行、無暇照顧其他事的時機,對香港和印度採取了敵意行動;它的「一帶一路」 倡議,通過「債務陷阱外交」,迫使他國讓步。

另一方面,中共力圖在世人面前表現「仁慈與愛好和平」。最近,中國全球化智囊(CCG)副主任高志凱(Victor Gao)在參加蒙克對話(Munk Dialogue)時的發言,表面友好,鼓勵與加拿大交換囚犯,但明白人會感到不寒而慄。

高志凱在發言中,談到中國是如何首先受到冠狀病毒之害,卻沒承認中共政府對世界隱瞞疫情,也沒提及中共當局在禁止病毒爆發中心區域6,000萬居民去大陸其他地方的同時,卻允許他們繼續飛往世界其它城市。他讚揚中共當局的抗疫「成果」,並稱中國將會「警惕病毒從國外進口到中國」,卻完全不提這病毒本來就是從中國傳播到國際社會的。

奧利弗寫道:「在某種層面上,你不得不佩服其(高志凱)膽量!」

加拿大的對策

奧利弗認為,儘管中共對加拿大的欺凌咄咄逼人,但加拿大也有牌可出。在過去5年中,中國向加拿大出口了3,500億加元的產品,累計貿易順差超過2,340億加元。但是,加拿大不從中國購買電子產品的話,也可以從包括台灣在內的其他亞洲國家購買。「因此,我們有牌可玩」。

一個潛力巨大的行業是石油和天然氣,這方面加中兩國在戰略上具有互補性。加拿大需要使其海外能源市場多樣化,而中國希望其供應來源多樣化。奧利弗也曾任加拿大能源部長。

他表示,如果加拿大能夠建成足夠的通往海港的輸油管道,那將帶來數以十億計的收入。 因為按預計,全球對石油和天然氣的需求將在未來數十年持續增長,尤其是亞洲地區,因此,加拿大將在此領域佔主導地位。

另外,加拿大應迅速通過國內生產或從其他地方進口,來解決個人防護用品及藥品等關鍵商品供應依靠中國的問題。中國壟斷了稀土市場,但加拿大稀土市場資源豐富,只是尚未開採而已。

加拿大還需要仔細審查來自中國的直接投資,尤其是那些構成國家安全風險的投資。奧利弗寫道:「具體的一個是,我們的5G網絡應該禁用華為設備。」

除了經濟領域的對策外,奧利弗認為,可以使用《馬格尼茨基法案》針對中共官員在海外的巨大財富(估計有4,700億加元),因為中共當局本周在香港實施了壓制性的國家安全法。

「我們需要對中方違反法治的行為做出一個國際化的、有力的回應。」他說,特別是要加強與美國、歐盟、印度、日本和澳洲的合作,應對中共的報復行為。另外,加拿大應該退出中共政府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採取行動來維護我們的利益和價值觀,空洞的口號和祈求只會招來更多的欺凌。」 奧利弗寫道:「作為一個自豪的國家,勇敢地站起來,將會促進我們的長期繁榮、安全和主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