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前副總理、社民黨主席加布里爾被媒體翻出,為爆發疫情的肉類加工廠工作,月薪1萬歐元。這條消息立即引起激烈反響,有人認為,加布里爾在步前總理施羅德的後塵,後者因卸任後立即轉入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擔任要職而備受批評。

加布里爾為Tonnies工作 月薪1萬歐元

據德國媒體曝光,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今年3月到5月為肉類加工廠Tonnies擔任顧問,月薪1萬歐元。原本應該工作兩年,後來他本人由於個人原因終止了工作關係。

加布里爾在《圖片報》也擔任《有話直說》欄目的嘉賓,他在對該報說,今年年初,公司老闆Clemens Tonnies找到他幫忙解決出口方面的問題。

當時由於豬瘟問題,公司銷往亞洲的產品被禁止入境,加布里爾就與相關國家的聯繫人溝通,搞清楚德國肉類加工廠要如何做,其產品才可以進口到該國。加布里爾還介紹說,這是德國人不吃,而在亞洲被視為美味的豬肉產品。

德國電視一台《廣角鏡》節目組調查稱,加布里爾主要因為出口中國的事務而疏通關係。

5月底時,他由於必須要去醫院做手術,他不知道何時能恢復工作,所以就解除了與Tonnies的工作關係。

Tonnies是德國最大的屠宰場,上個月有1,500多名員工感染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據報道,公司僱員約有9,000人,在肉類加工廠工作的僱員中超過一半是受僱於包工的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東歐合同工。他們通常住在衛生條件欠佳的集體宿舍。分析認為,這是造成疫情蔓延的一個重要原因。

Tonnies於2009年就進入中國市場,成立全資子公司。2010年,該集團獲准可直接出口豬肉到中國。2019年該集團宣佈,將投資五億歐元在中國建屠宰和分解中心。

加布里爾:我已不再搞政治

加布里爾高薪為肉類加工廠工作的消息尤其在社民黨內部引起震盪,這與該黨宣傳的為工人代言的形象反差極大。

下薩克森州州長維爾(Stephan Weil)表示,加布里爾涉足肉類加工廠工作,此事令他感到「不可思議和尷尬」,因為眾所周知,這家肉類加工廠的工作條件非常差。維爾認為,作為個人,加布里爾做甚麼工作沒有人能干預,但不言而喻的是,這給社民黨帶來了損害。

社民黨現任主席Saskia Esken和Norbert Walter-Borjans也表達了同樣看法:加布里爾所作所為並沒有錯,但作為一名「社民黨黨員,我們的價值觀決定了我們該站在哪一邊,或與誰保持距離」。

加布里爾本人則為自己辯護說,德國有關於政治家卸任後必須進行一段時間「冷卻」的規定,他照做了,因此無可指責。再說,他現在已經不是一名政治家了,只是個人行為,因此他其實並沒有義務公開他的工作。不過,他徵得對方意見後,還是公開了他的工作。

加布里爾2013年到2017年擔任聯邦經濟部長,後轉為外交部長,直到2018年。社民黨主席的職位也早就轉給了他人。2019年11月,他甚至宣佈不再擔任議員,退出德國議會,只保留社民黨黨員的身份。自此,他不再擔任任何公共職位,完全退出了公眾視線。

不過目前顧問事件的曝光還是令社民黨感到十分尷尬。這家肉類加工廠的工作條件,員工的居住條件都很差,這在幾年前就不是新聞了,加布里爾卻拿著高薪為這家企業老闆工作。

加布里爾自己表示,他現在只是普通人,至於月薪1萬,一般人看是很高,「但在(顧問)這一行並不稀奇,而且算是低的。我也不再是政治家了」。

前總理施羅德樹立反面典型

在德國有很多政治家棄政從商或卸任後轉入商界的例子,其中影響最壞的要數社民黨籍前總理施羅德(Gerhard Schroder)。他2005年卸任總理後,直接去了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有限公司擔任監事會主席,而這個項目是他在任時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簽下的,德國為此提供了九億歐元的信用擔保。

施羅德這個無縫銜接的「超級旋轉」在各界引起憤怒和譴責。德國政府2015年推出一項規定,在職或已離職的部長級官員如果想經商,必須等一年的「冷卻期」結束後才行。如果有利益衝突,或對公共利益可能造成損害,冷卻期可延長到18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