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近期獲得了一份浙江省的內部核查報告,其中列舉的浙江醫院在人體器官移植系統運作中的問題,洩露了中共強摘器官罪行的蛛絲馬跡。

這份題為「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電腦系統數據核查報告(浙江省)」的內部文件,披露了2015年1月1日至2018年4月13日期間,浙江省醫療機構在捐獻器官分配與共享過程中的問題,共有八大類21種問題。大紀元發現其中最嚴重的七種問題,洩露了一些中共器官移植中的罪惡和隱秘。

內部報告洩露 中共器官移植七宗罪

2011年,面對譴責強摘器官的國際壓力,中共被迫啟用並推廣所謂的「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電腦系統」(簡稱COTRS),進行所謂的移植器官分配。

自此,中共開始在中國醫院中設立人體器官獲取組織(簡稱OPO),OPO主要由移植外科醫師、神經內外科醫師、重症醫學科醫師及護士等組成。2014年,COTRS系統在中共認定具備器官移植資質的165家醫院推行。

儘管中共面對摘取死囚器官和活摘器官等國際社會的指控,從未正式承認過,但卻宣佈於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罪犯器官作為供體來源,器官捐獻成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來源。

據稱,COTRS系統的移植器官分配是由4個步驟組成:

1.紅十字會負責器官捐獻;

2.器官獲取只能由取體醫院設置的OPO辦公室負責;

3.器官分配是無人工干預的COTRS系統負責;

4.受體醫院(或者說是移植醫院)負責器官移植。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認為,中共的這套系統,看起來好像很公平,參照了民主國家的醫療模式,但其實是「換湯不換藥」;因為整套系統中最關鍵的兩個環節,OPO獲取器官和COTRS分配器官,都是由中共一手把持,而且絕不對外公佈。

大紀元獲得的上述浙江內部報告,正是COTRS系統對浙江省的核查,披露了浙江省在移植領域中的諸多問題,顯示COTRS系統的實施未減少中國大陸器官移植領域中的亂象。下面列舉這些問題所涉及的七宗罪。

一宗罪:移植器官來源不明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截圖。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器官移植中的「移植器官來源不明」,視為非法。(大紀元)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截圖。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器官移植中的「移植器官來源不明」,視為非法。(大紀元)

報告披露,浙江省移植的來源不明的肝臟和腎臟,在全國非法來源器官中佔比達7.82%和4.51%。依據中共衛計委法規,「未錄入COTRS分配的器官以及未經COTRS分配獲得的器官將視同非法來源器官」。

而在上述浙江內部文件中,樹蘭醫院和浙江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被點名。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移植中心負責人是鄭樹森;而樹蘭醫院取自「鄭樹森」和他妻子「李蘭娟」名字的中間一個字,可進行肝腎器官移植。

作為國內頂尖的肝移植專家,鄭樹森所進行的器官移植,器官來源不明已是常態。

2017年,其論文被國際雜誌撤稿並永不錄用,因其無法提供器官來源倫理證明。2017年2月,中共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委員黃潔夫在國際上公開承認鄭樹森使用的器官來源不明,他稱鄭樹森論文中列563例肝移植,浙一醫院當年按捐獻進行的移植只有166例,399例器官來源不明。

內部報告將器官來源不明的情況單列出來作統計,顯示中國大陸的醫院獲取來源不明的人體器官是一個普遍問題。

二宗罪:先移植後分配:操縱器官流向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截圖。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器官移植中的「先移植後分配」涉嫌人為操縱器官流向。(大紀元)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截圖。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器官移植中的「先移植後分配」涉嫌人為操縱器官流向。(大紀元)

報告披露說,捐獻器官必須通過器官分配系統適時啟動自動分配,先移植後分配的情況提示存在未經COTRS的分配行為,涉嫌人為操縱器官流向。

在這一項中,浙江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和樹蘭醫院仍排在前兩位。

外界注意到,操縱器官流向,意味器官有選擇性和目的性地流向特定的受者。

三宗罪:特殊情況登記:操縱器官流向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截圖。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器官移植中的「特殊情況登記」佔比過高,涉嫌不法。(大紀元)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截圖。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器官移植中的「特殊情況登記」佔比過高,涉嫌不法。(大紀元)

「特殊情況登記」僅適用於在器官分配時,若遇到不可抗力的客觀情況,為防止器官的浪費而執行器官分配系統外的器官分配。

報告指,「特殊情況登記」佔比過高,顯示醫院OPO可能存在濫用特殊情況登記,涉嫌人為操縱器官流向。

四宗罪:院級OPO分配前1小時篡改捐獻者數據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OPO分配前1小時篡改捐獻者數據,涉嫌非法獲取人體器官。(大紀元)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OPO分配前1小時篡改捐獻者數據,涉嫌非法獲取人體器官。(大紀元)

報告並未對醫院OPO臨時篡改捐獻者數據的行為,做出任何解釋或說明。

李林一表示,分配前1小時篡改捐獻者數據——這種亂象本身就意味著,人體器官極可能並非自願捐獻,醫院OPO可能是在掩耳盜鈴,遮掩移植器官的真實來源。

五宗罪:移植醫院分配前1小時更改等待者數據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截圖。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在器官移植中臨時更改等待者,涉嫌人為操控器官流向。(大紀元)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截圖。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在器官移植中臨時更改等待者,涉嫌人為操控器官流向。(大紀元)

核查報告揭示,排在第一位的浙江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更改肝移植等待者數據134例,更改腎移植等待者數據476例。

移植醫院分配前1小時,肝、腎移植等待者的數據呈3位數的大規模更改,這一現象引發外界猜疑,移植醫院是在COTRS分配系統外的隱秘器官庫中,找到了等待時間更短的供體嗎?

在中國,中國醫院官方網站普遍保證1~2周內就能為病人找到器官供體。而在擁有龐大的器官捐獻系統的美國,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時間:肝移植2年,腎移植3年。

六宗罪:臨時將等待者加入等待名單並獲得分配器官,涉嫌人為操控器官流向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截圖。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在器官移植中臨時加入等待者並分配器官,涉嫌人為操控器官流向。(大紀元)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截圖。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在器官移植中臨時加入等待者並分配器官,涉嫌人為操控器官流向。(大紀元)

核查報告揭示,浙江省醫院在分配前1小時更改等待者數據,或臨時將等待者加入等待名單並獲得分配器官,都涉嫌人為操控器官流向。

七宗罪:肝腎器官高頻棄用 去向不明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截圖。報告揭示,浙江省器官移植中肝腎器官高頻棄用,涉嫌捐獻器官去向不明。(大紀元)
浙江省COTRS數據核查報告截圖。報告揭示,浙江省器官移植中肝腎器官高頻棄用,涉嫌捐獻器官去向不明。(大紀元)

在核查報告中,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分配到的肝臟器官中,十分之一被棄用。

核查報告對於這一現象,僅指出涉嫌捐獻器官去向不明。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器官高頻棄用亂象的背後,除了器官被「截胡」、可能被高價倒賣之外,還存在另外一種更大的可能性——那就是在中國大陸的器官移植中,更多的人體器官並不來自COTRS系統,而是隱藏在中共體制陰影中的「活體器官庫」。

中南醫院器官移植教授葉啟發在2014杭州器官移植大會上的說辭,暴露出大陸移植界對捐獻器官的質量不滿意。他說,有70%左右的醫院對開展公民身後捐獻器官移植沒興趣,態度消極,因為都喜歡成功率高的「活體」移植。

分析:七宗罪曝光隱藏著的人體器官庫

此外,李林一表示,在COTRS浙江核查報告披露的諸多問題中,這七宗罪相當於曝光了在中共COTRS系統之外,還隱藏著能夠不懼中共司法、衛生等政府部門查處,規模更為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移植系統。

他還表示,無論是器官高頻棄用,還是器官來源或去向不明,種種亂象背後掩蓋的,只能是更大規模的,能夠迅速匹配患者需求,甚至按需殺人的「活摘器官」國家犯罪系統。而這正是多年來國際社會對中共的指控,以及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正在竭力阻止的「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