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香港實業家袁弓夷:美國聽證會經歷,至少五名議員支持滅共運動;七一抗爭震撼國際,談港人勇氣淚崩;共黨靠嚇,港人驚恐過度;美制裁影響中資銀行,林鄭等官員心驚肉跳。(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香港實業家袁弓夷:美國聽證會經歷,至少五名議員支持滅共運動;七一抗爭震撼國際,談港人勇氣淚崩;共黨靠嚇,港人驚恐過度;美制裁影響中資銀行,林鄭等官員心驚肉跳。(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港版國安法」7月1日實施首日,38萬香港民眾無懼威脅,走上街頭抗議惡法,370人被捕,其中10人被控違反《國安法》。與此同時,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就「港版國安法」召開聽證會,隨後眾議院一致通過《香港問責法》。該法案經美國總統特朗普簽字後生效,將對違反《中英聯合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支持中共損害香港自治的個人或實體實施制裁。

人在華盛頓列席上述聽證會的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語》專訪表示,在中共惡法的恫嚇下,港人依然上街抗爭,已贏得全世界的支持,並大大挫敗了中共,「你們照樣上街,它就是大失敗。法律生效了的第一天,就已經證明了失效。」

他還說,聽證會期間,已游說了五位眾議員,支持「天滅中共」運動。他說,接下來就輪到全世界出手對付中共了,「現在形勢是相當好的,真是形勢大好。」

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7月1日舉行有關「港版國安法」聽證會。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香港眾志」創辦主席羅冠聰以視訊方式出席會議。列席旁聽的袁弓夷,藉會議之機,接觸包括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在內的五名眾議員,向他們游說他正推行的「天滅中共」運動。

「(他們)都很支持,而且他們還跟我講了其它的事情。」袁弓夷說,五位議員聽他講述「滅共」計劃後,對他說:你來找我吧!我很有興趣。他計劃日後再與對方深談,取得協助與進一步合作。

袁弓夷與美國白宮首席戰略顧問班農推動「天滅中共」運動,具體實施上「以法滅共」,推動美國立法,定性中共為犯罪集團,進而迫使九千萬黨員退黨,達到滅共目的。

袁弓夷表示,中共瞞報疫情,導致美國逾280萬人確診,死亡人數逾13萬人,美國朝野一致對中共感到極度憤怒。

當日新澤西眾議員史密斯告訴他,新澤西染疫死亡人數達1.3萬人,「所以他們(美國人民)非常激動,直接找議員對中共算帳。現在中共變成過街老鼠,起碼在美國是過街老鼠,個個都要喊打喊殺。」他說,美國正好藉《港版國安法》出手,對中共究責。

他說,一名眾議員向他披露,中共歷來簽下的《中英聯合聲明》、世貿協議,以及2016年與奧巴馬簽了南海不軍事化等等協議,事後全數毀約不履行,「所以他們現在想立一條法例,不承認它們(中共)所簽的(任何協議),包括在聯合國、世衛、世貿等等(協議),全部不承認。」

「因為你(中共)所簽的協議都不算數,已經三番四次了,這次的《港版國安法》就是鐵證,和你(中共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相違背,接著又違背了你自己的《基本法》,那你怎樣對香港人、對全世界交代?」

袁弓夷說,美國一旦立下此法,將引發國際間追隨仿傚,「這樣後果是很嚴重的」,中共將因此被孤立於國際社會。

「如果其它國家都不承認你(中共),無論你說甚麼,『對不起!我們都不承認』;當中共在國際開會引述條例時,『對不起!你(中共)沒參與這個條例,我們不承認在這個條例裏面有你的份』;甚至包括進入聯合國,『對不起!你們是非法組織,因為你簽的協議你不算數。』」

而7月1日美國眾議院一致通過《香港自治法案》,隨後送交總統特朗普簽字後即生效。該法案授權美國政府以經濟制裁手段,懲罰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侵蝕香港自由的個人與實體,所有與之有業務往來的金融機構也將遭受二級制裁。

「我覺得特朗普就開始用這條法例來制裁,這條是很『辣』的。」袁弓夷說,就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及親共建制派政治人物受制裁後,銀行戶口都會遭到凍結,甚至連中資銀行都不敢與他們往來。

「所以這群人現在都是該死的了,他們不知道,今天共產黨利用他們,當它利用完之後,再把他們拋棄,到時候他們怎麼做人?」袁弓夷說,美國接下來的制裁「是一波又一波的制裁,制裁一批一批的人,直到他們就範為止。」

「白宮也有很多招在等著出,貨幣啊還有很多方面,要搞它(中共)的經濟方面。」他說,只要美國出現香港撤僑動作,即是它實施制裁的信號。

數周來,袁弓夷為香港的自由民主,在美國華盛頓奔走、游說。聽證會後,他與多名人權活動人士在國會大廈前舉行集會,聲援香港,譴責中共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集會上,他在發表演講的最後,神情堅定地喊出,「我們一條心,天滅中共運動一條心!」

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掛念港人的他提及7月1日上街的民眾,一度哽咽,直呼港人的勇敢及上街人數超乎他的想像,「原本我就怕幾千人都沒有啊!現在連我都嚇了一跳,怎麼這麼膽大,這班香港人,好樣的!所以就說全世界都同情的不得了。」

港人克服恐懼,以行動大大挫敗了中共,「它(國安法)用來嚇唬香港人。希望嚇到香港人不敢上街。哪知道7月1日你們照樣上街,所以它就是大失敗。那條法律生效了的第一天,就已經證明了失效!」袁弓夷說。

惡法籠罩下,人人都可能觸法入罪,法例實施前,中共預告抓捕香港前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與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並且將逮捕上萬名港人,言詞恫嚇港人。「是啊!我們恐懼,但現在共產黨都恐懼,包括整個共產黨高官,害怕被人制裁,他們都恐懼。香港這批建制派也是恐懼,因為甚麼?美國對付他們!」袁弓夷說。

「法案原文在6月30日才完成,完成要佈置要抓人,怎會有可能一口氣搞這麼多東西?我都勸我的女兒不要怕得那麼厲害。」袁弓夷安撫香港民眾,恐嚇是中共一貫伎倆,不要因此過度驚恐,「沒有那麼嚴重的,老實說它真的要抓那麼多人,它真的要先派五千至一萬個武警進來,而且他們進來是不認識道路的,還要周圍去找,還要香港人帶著他們。」

港人的勇氣,鼓舞著他在美國為香港的民主奔波,不捨手足同胞遭港警暴力濫捕,他要民眾拍下港警施暴的照片,或記下其警號,「幫我全部寫下他們的歷史記錄,我一定要美國直接制裁他們,一定要全部制裁這幫人,不要放過他們,沒甚麼好商量的。我們要反攻,美國人願意幫我們反攻。」

他勸慰港人,7月1日上街已經獲得全世界支持,不要再做無謂犧牲,「現在輪到全世界出手了。我們香港最近都不用作太大的犧牲,我們的命是很值錢的,將來要靠這些年輕人了。」「所以現在形勢是相當好的,真是形勢大好。」

以下為採訪內容。

美國聽證會經歷 游說五議員支持滅共運動

記  者:7月1日美國國務院就「港版國安法」舉行聽證會,您也列席了聽證會。

袁弓夷:聽證會差不多有20個議員,兩個黨約各佔一半左右,佩洛西是民主黨的領導,史密斯的是共和黨的領導。其他反共的比較幫我們香港的議員都在。首先訪問了李卓人(職工盟秘書長),還有一個在美國讀書的梁繼平。接著每個議員有五分鐘的講話。

那我在走廊游說那些議員,支持「天滅中共」運動。我就差不多一共對五個(議員)講了,他們有時進進出出的,我都跟著他們走到電梯,差不多有三分鐘,事情差不多講完了,之後他們就給一張名片給我,「你來找我吧!」他說:「我很有興趣。」我基本上省了很多時間,做的事情根本上我起碼要做兩個禮拜。

那些議員像佩洛西等,我跟他們講清楚,他們給我名片,那我就可以去找他們,再深入的去談「以法滅共」的計劃。(他們)都很支持,而且他們還跟我講了其它的事情。這次他們的決心遠遠的超過了特朗普,因為武漢病毒(中共病毒)死掉的那些人,就是他的選民。

我跟兩個新澤西的議員游說,兩個人都跟我說:我們新澤西州就死了1萬3,000人。美國人口不是這麼密,1萬3,000人對他們來說是直接的打擊,1萬3,000人有親戚的。所以他們是非常激動,他們直接找議員找中共算帳。現在中共變成過街老鼠,起碼在美國是過街老鼠,個個都要喊打喊殺。

那兩個新澤西議員恨死共產黨,他說他們在討論,因為中共簽了《中英聯合聲明》,但它們現在賴帳,而世貿(協議)它們也不做(執行),前幾年在玫瑰花園和奧巴馬簽了(協議)說南海不軍事化,又簽了,但又不算數。

所以他們現在想立一條法例,就是想將中共和全世界簽的所有協議,包括在聯合國、世衛、世貿等等,全部不承認,美國將會不承認它們所簽的,這樣後果是很嚴重的,因為美國不承認,很多(國家)都跟著不承認,現在基本上全世界都跟著美國走。

如果其他人都不承認你(中共),無論你說甚麼,「對不起!我們都不承認」,中共在國際開會的時候他們當然會說,「我們引用甚麼條例,甚麼條例」,「對不起!你(中共)沒參與這個條例,我們不承認在這個條例裏面有你的份。」甚至包括進入聯合國,「對不起!你們是非法組織,因為你簽的協議你不算數。」

美國現在正在討論這個法律,就是所有的事情都不承認它(中共)。因為你(中共)所簽的協議都不算數,已經三番四次了,這次的《港版國安法》就是鐵證,和你(中共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相違背,接著又違背了你自己的《基本法》,那你怎樣和香港人,和全世界交代?

還有另外一個說法很有趣,差不多70年80年代,美國制裁南非,全世界制裁南非,因為它搞種族隔離,曼德拉出來之前,他在那裏坐牢,所以全世界都制裁它(南非),它連石油都買不到,就逼著它用煤轉油。所以這個事,真的我沒見過像這樣的追殺共產黨的,真的是天滅它(中共)的了。你們也看到佩洛西說了甚麼。

我很有收穫,昨天早上的聽證會,一共兩小時,我起碼跟五位議員說好了,接著我們就去了國會的那個抗議,代表香港人的抗議。

制裁影響中資銀行 林鄭等官員心驚肉跳

記  者:美國眾議院通過了一條法例,要求制裁對推動《港版國安法》有關係的官員有往來的中國的銀行,同時美國國會也在考慮跨黨派的動議,給予部份香港人優先(申請)難民的資格。您怎麼看,現在(美國)政府的出招是怎麼樣的?

袁弓夷:前兩天也通過了參議院的《香港自治法》,實際和昨天(7月1日)的所謂的《香港問責法》是同一個的,裏面有一點不同,眾議院改了名字為《香港問責法》,改動了一點,今天還要再回到參議院接受修改,就可以給(特朗普)總統簽字,他們著急簽。

我想為甚麼白宮不出制裁呢?白宮想等這個法例通過。因為這個法例比去年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辣很多。

譬如制裁這個人,這個人的銀行和他做生意的,就連這間銀行都制裁。這樣就非常辣了,以後這些(被制裁的)人就不用開銀行戶口了。哪個開戶口和哪家銀行有關的,那家銀行不值得為了你一個人而被美國制裁,美國一旦制裁這間銀行,銀行就差不多完了,只剩下1%到2%的生意,這個就很辣的。

昨天(7月1日)開完聽證會之後,所有眾議院(的議員)有了共識,100%通過《香港問責法》,沒有反對票,(特朗普)總統簽字之後,我覺得特朗普就開始用這條法例來制裁,這條是很辣的。

譬如像林鄭,連銀行戶口都沒辦法開了。就算在中國,它(銀行)也不敢,中國銀行如果接受了她(林鄭)開戶口,她那些美金,給美國一看就看見了,那中國銀行也會受制裁,你想一下多麼嚴重。

所以這群人現在都是該死的了,他們不知道,今天共產黨利用他們,當它利用完之後,再把他們拋棄,到時候他們怎麼做人?整幫建制派的人,我想他們比我們還要緊張,個個現在都很頭疼,美國是一波又一波的制裁,制裁一批一批的人,直到他們就範為止。

這很厲害的,不用成本,把你的錢凍結了,那些錢還是在銀行裏,對他們(美國)來說不需要成本,只不過是行政費用而已,所以這樣做很聰明。

記  者:《港版國安法》一通過之後,很多香港的網絡評論員都封筆或者封聲,有的都準備去台灣,或者告別宣言。香港在這個氣氛之下,每個人都感到很恐懼。

袁弓夷:是啊!我們恐懼,但現在共產黨都恐懼,包括整個共產黨高官,害怕被人制裁,他們都恐懼。香港這批建制派也是恐懼,這批建制派這次被共產黨出賣了,原文都沒有給你看,就是不信任你了。

他們一個個都在,這段時間沒有發聲,又沒有報紙登了,這段時間不是在收拾包袱,等著轉移這些財產,每個人都幹這些事情,是吧?就找別的名義,或者找一些別的人(名義)持有,就是這樣了。

不要整天想到只有我們恐懼,和人抗爭,要知彼知己,自己恐懼,肯定恐懼了,這麼惡的法。但是對方還要更恐懼,因為甚麼?美國對付他們。

記  者:它這次的法律還是只有中文版,沒有英文版。

袁弓夷:它就想拖著美國的反應,它們總之是想拖到特朗普下台為止,它們千方百計可以拖就拖,全部都是這招數。它們搏特朗普下台,不是只有搏,所有反特朗普的勢力,可以這麼說,它們無限量的支持,要多少錢都可以,它們已經正在做著。

這裏很多運動,有一個叫做「黑人命貴」,實際上後面那些錢不也是中共出的?!根本就是耍賴皮。所以我和美國人說,你和它們打交道,不可以用與平等國家打交道(的方式),因為它不講法律。

你對付它一定要用其它辦法,不可以和它講法律,它沒有法律,你怎麼和它打官司,沒有辦法打,它不講法律的。

記  者:通過你的見聞,使得美國對中共的本性有進一步的認識?

袁弓夷:有個將軍叫斯伯丁(General Robert Spalding,美國退役空軍准將、五角大樓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中國問題首席戰略家),我說,你們一天到晚等著證據,不去追究那死了的12萬,他說「沒有證據,我怎麼追究」。

我說有個謀殺(案),你去現場,疑犯不讓你進去,接著他用幾個月毀滅這些證據,你說這可不可以抓?他好像就開始明白了。所以美國現在這件(疫情追責)事情,就藉「香港國安法」,在這裏出手。他應該自己主動出手。死了12萬人,最後要死到20萬人,你說是開玩笑嗎?

所以我跟將軍講了之後,他就說:「啊!我同意這個講法。」實際就是看到的事。我直接直言直說,我說你們在迴避著,你們的責任是保護老百姓嘛,你怎麼保護啊?死了12萬人,它再來多一次,不行啊!它這次可以故意啊,是不是?大家都已經關係鬧得這麼僵了,它時時刻刻都搞故意,你又死了20萬人,那誰負責啊?

記  者:法例第38條,非香港的人都會中招的,等於中共跟全世界的人都是有仇的。怎麼看其實它這一條法例?

袁弓夷:老實說,共產黨根本就是在跟你戰爭著。所以呢美國人還說:「啊!這個不給它面子,這樣東西在侵犯它的主權。」現在是出手的時間啊,再說也沒用,共產黨它根本就預料到,它自己都不理那個「國安法」,你覺得它將來會遵守那個「國安法」嗎?

它想到的東西它不是自己去做,它哪裏會遵守自己的法律啊,它現在有沒有遵守自己的憲法?有沒有遵守自己的司法,有沒有認司法?沒有的嘛。它喜歡怎麼做就怎麼做,那些全部都是拿出來擺樣的,包括「國安法」,都是拿出來擺的。

你們不要去解讀,浪費了這些時間,你不如去想想辦法怎麼去對付他好了。

七一抗爭震撼國際 談港人勇氣淚崩

記  者:國安法擺樣子的意思是甚麼呢?

袁弓夷:它用來嚇唬你香港人。希望嚇到你香港人恢復「治安」,不敢上街。哪知道7月1日你們照樣上街,所以它就是大失敗。那條法律生效了的第一天,就已經證明了失效。這是不是大失敗呢?所以我為甚麼這麼努力呢?

我看到香港人這麼大膽,那我這裏是沒有危險的,老實說,沒有香港人(那樣的)自身危險,那我當然就要努力一點做事啦,所以我昨天很忙啊,一直做到晚上,電台訪問,一直訪問到差不多晚上11點。今早又是一早就起來,6點半就開始了。

記  者:7.1遊行,香港約有38萬人站出來,這給全世界看到是一個甚麼樣的信號呢?

袁弓夷:可以了,非常夠了。原本我就怕幾千人都沒有啊!現在連我都嚇了一跳,怎麼這麼膽大,這班廣東人,好樣的!所以就說全世界都同情的不得了。就說沒有退縮,它就怕你退縮,所以現在共產黨說幾百萬、幾百萬(支持國安法),沒有人信,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們用直播看著你們,這樣的情況之下才還有人這麼勇敢的走出來,證明它(中共)理虧。軍心它都不夠香港人。

記  者:她們(美國)現在用經濟制裁,制裁銀行,美國還有甚麼招數可以打?

袁弓夷:這只不過是國會做的,那它為了要制裁,但是白宮也有很多招在等著出,貨幣啊,還有很多方面,要搞它(中共)的經濟方面。我現在也在等著它(美國),看看它甚麼時候撤僑,那8萬5,000人(美僑)很危險,將來都可能被人做(人質)。時刻都有危險做人質。

現在大陸基本上領事館、大使館都沒有人了,美僑根本已經撤完了,所以香港現在要看它的信號,動作之前可能她會撤僑。

記  者:覺得會否真的走到這一步呢?

袁弓夷:跟共產黨你不走到這一步,它逼你走到這一步。現在它(美國)是要明白,我都跟他們這樣說,「你不要一天到晚被動,要主動,被動你就是先輸了」,他們都開始明白了。他們的主動,不是短兵相接,他們喜歡在環境在基礎上做功夫,像南非那種制裁,要聯合整個世界,統一去對付中共,所以是比較慢一點。

這不只是美國的民主制度是慢的,還要聯合全世界,現在全世界的阻力已經少很多了,不像以前德國、日本時常為了做生意,時常都阻礙,現在好很多,基本上連東南亞、緬甸和柬埔寨基本上都不敢撐它,最多就是不投票。

所以現在形勢是相當好的,真是形勢大好。當然在6月30日,大家就是都很痛心。但是實際現在大家看到了美國是真的對付它了。《港版國安法》已經通過了,我們又抗爭了,7月1日那麼好的抗爭,所以現在輪到全世界出手了。所以,我們香港最近都不用作太大的犧牲,我們的命是很值錢的,將來要靠這些年輕人了。

共黨靠嚇 港人驚恐過度

記  者:李卓人和羅冠聰都是參加這個國會聽證,早前它們(中共)已經說如果參加這些,就是違反了《港版國安法》,但大家都不害怕,繼續去表達意見。還有黎智英在7.1街頭出現,之前中共就說7.1一定要抓黎智英及黃之鋒。中共不斷用這些恐嚇的方法,局勢會怎樣演化?

袁弓夷:想一下它那條法的原文在30日才完成,完成是要佈置要抓人,都要安排的,不是要抓一個人,是說要抓很多人的,是上萬人,以前是差不多曾抓過上萬人,它怎會有可能一口氣搞這麼多東西?我都勸我的女兒不要怕得那麼厲害,都還沒抓黎智英,甚麼時候會到你啊!

所以個個都有點怕得過份,驚恐過度,沒有那麼嚴重的,老實說它真的要抓那麼多人,它真的要先派五千至一萬個武警進來,而且他們進來是不認識道路的,還要周圍去找,還要香港人帶著他們。

所以大家聽著,昨天(7月1日)那幫警察,你們拍他們的相片,記下他們的編號,我一定要美國直接制裁他們。這幫人如果動粗的話,幫我全部寫下他們的歷史記錄,一定要全部制裁這幫人,不要放過他們,沒甚麼好商量的,我們要反攻,美國人願意幫我們反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