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訊方舟集團7月2日發生20億元(人民幣,下同)債務違約,其子公司華訊方舟股份是一家軍工企業,現任CEO是中興通訊原副總裁,公司目前已經巨額虧損,負債纍纍,今年多名高管辭職。

華訊方舟集團的公告稱,「該公司未能在7月2日還息日之前籌得足額資金,不能按期償付『18華訊02』債券的利息,正式違約。」

公告稱,「18華訊02」債券違約將觸發「18華訊01」、「18華訊03」、「17華訊02」和「17華訊03」的交叉違約條款,如果此次違約債券連續5個交易日仍未解除,公司其它債券將可能被相應持有人宣佈立即提前到期,上述5隻債券即日起停牌。

華訊方舟集團成立於2007年,總部位於深圳,其行政總裁是中興通訊的原高級副總裁,2018年從中興通訊離職後轉入華訊方舟集團。

該集團旗下上市公司「華訊方舟股份」是一家軍工企業,其網站信息顯示,該公司業務涉及無線通信、智慧產業等軍事通信領域,其產品涵蓋陸、海、空、天、電等軍事應用範圍,以南京、成都、北京、保定為主要基地,在武漢、香港等地有數十個辦事處。

華訊方舟股份2019年年報顯示虧損逾15億元。年報公佈的第二個交易日,公司股票停牌一天,6月16日復牌後連跌逾兩周,截至目前累計跌幅逾34%。華訊方舟股份的股東戶數超過6萬。

今年2月中旬至3月末,華訊方舟股份的子公司「南京華訊方舟通信設備有限公司」三筆銀行貸款逾期,涉及金額總計2億元,債權人是江蘇銀行南京北京西路支行。該子公司同時面臨寧波銀行南京分行的2億元貸款違約風險,對廣州市沐陽產權經紀有限公司的拖欠債務,以及與天浩投資之間的5億元買賣合同糾紛案等問題。

另外,今年以來,華訊方舟股份的高管頻頻離職。4月初,公司三位獨立董事突然集體辭職;3月中旬,公司董事和董事會主席辭職;1月下旬董事會秘書辭職。

4月初三位獨立董事集體辭職的主要原因是「近年來與公司管理層溝通不暢,難以了解公司實際情況,管理層一再違規,以及人員更替過於頻繁。」

華訊方舟集團的行政總裁從2018年任職至今,當時他離開中興通訊的原因是涉及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出口禁令一案。當時中興通訊提交虛假陳述,未按承諾處罰涉事人員,2018年美國宣佈暫停向中興出售零件,隨後中興才宣佈涉事高管和董事離職。

最近,美國認定中興通訊和華為是有中共軍方背景、威脅國家安全的企業。路透社引述美國聯邦傳播委員會(FCC)主席帕伊(Ajit Pai)6月30日的聲明表示,中興通訊、華為都與中共軍方關係密切,美國不能允許中共藉此危害美國通訊基礎關鍵設施。

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朱兆基撰文表示,中共軍工企業與民企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繫,比如華為、海康威視等,美國制裁大陸有軍方背景企業的原因是,中共不遵守國際規則和秩序,不擇手段,不公平競爭,尤其是將民用經貿往來中獲得的技術用於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