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查理斯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 )公共道德系教授克萊夫·咸美頓(Clive Hamilton)和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亞洲項目高級研究員瑪麗·奧爾伯格(Mareike Ohlberg)聯合著作的《隱藏的手》(hidden Hand)電子書的加拿大發佈會於2020年6月25日在網上舉行。

發佈會由加拿大智囊機構MLI贊助,該究所中心的高級研究員查理斯·伯頓(Charles Burton)主持。

MLI的總經理布萊恩·克勞利(Brian Crowley)為該書寫序。他在致辭中說,《隱藏的手》這本書展示了中共是如何改變世界的,這方面的研究,MLI一直是加拿大的領導者。我們都提出了中共政權的全球的野心及其日益專制的統治。

他說,我們不能忽視中共將會給我們帶來的危險,這些危險越來越近。中共對加拿大和我們的盟友都採取了銳實力的行動,包括在操控選舉、賄賂民選官員、獎勵虛假信息、設置審查制度,以及其它手段的滲透。

他說,加拿大當然不能倖免,中共的統戰組織在加拿大很活躍,中共一直在持續不斷的搞運動,讓輿論支持被操控的具有影響力的勢力,並在許多情況下恐嚇或騷擾加拿大華裔、加拿大人以及對該政權的其他批評者。然而,我們的聯邦政府卻一次又一次不願意承認,也無法對抗中共影響和滲透加拿大政治、商業、學術界和媒體的隱藏之手。

這本書加拿大版的出版商——最佳國際發行商總裁迪恩·巴克森代爾(Dean Baxendale)在發佈會上說,《隱藏的手》是關於中共的行動,而不是中國的。全世界那些真正想了解中共及其如何破壞各民主國家的人們,將成為該書的主要讀者。

咸美頓:中共有組織、有計劃地改變世界秩序 威脅世界

咸美頓介紹說,共產黨正在有組織地、有計劃地按照自己樣子改變世界秩序。西方國家,尤其是精英階層對在中共的領導下的中國存在著廣泛的無知,誤解和天真,事實證明這是危險的錯誤。加拿大去年也以一種可怕的方式發現了這一點。因此,本書提出了中共影響、干預西方國家運動的全面證據,對中共在中國影響力的運作進行了很多詳細介紹。

澳洲中國問題專家咸美頓(Clive Hamilton)。(安平雅/大紀元)
澳洲中國問題專家咸美頓(Clive Hamilton)。(安平雅/大紀元)

他表示,目前該書是德國最暢銷的書。我們在媒體上看到很多擔心中共的外交威脅和霸凌等問題,但是,我們要詳細說明的是中共破壞民主與人權的秘密行動。中共正進行針對西方的政治戰爭,這也是中共理論家和領導人在談論其與西方關係的方式時的看法。

他揭示,中共大力關注和處心積慮,包括啟用精明的黨派理論家,投入金錢和思想領域的關注,進行話語權或言論控制,虛構中共版本的事件描述。當然,最近的例子就是今年2月初,因為(中共)認為中共病毒的報道已經失去了控制,所以他們編纂了一個關於與真相不符的報道,並開始用他們所掌握的一切資源來宣傳它,宣傳謊言構成的所謂「真相」,是為了在中國和其它地方壓制他們無法掌控的證據。

「因此,我們希望我們的書能對民主國家的人們有所幫助,當我說人民時,我的意思是各種各樣的人,包括生活在民主國家中的中國人,讓他們確切地了解中共的運作方式以及巨大的威脅,是當今時代對民主和人權的巨大威脅。」

奧爾伯格:為政權穩定 中共要改變全世界的思維和聯盟方式

奧爾伯格認為,中共首先針對的是中國國內的民眾,例如,如何建立信息管制的防火牆,如何確保某些思想觀點不會傳入中國,也不會被中國民眾聽到。但從長遠來看,中共要確保其政權的長期穩定和安全,因此僅將某些思想觀點排除在中國之外是不夠的,它還需要改變全世界的思維方式和全世界的聯盟方式。這基本上就是我們這本書的背景。

她認為,如果只是中共說「我們是中國的最佳制度」,這還遠遠不夠,外國人也必須開始相信這是真的,這樣才能創造出一個反射效應,再反饋回中國。對於中共認為的敏感話題也是一樣,如果只是在中國沒有人談論敏感話題還不夠,這些也必須成為全球的禁忌話題,那麼這些新聞就不會再成為新聞,而回到中國。

她說,同樣,國際聯盟的組織形式也被中共視為不利於其政權,因為世界上很多聯盟是以美國為中心的,如美國與歐洲的跨大西洋聯盟,以及美國在中國附近建立的一些聯盟。因此,中共的做法是慢慢地重新調整這些聯盟,並團結所有其它國家與主要敵人——美國作對。

她以「一帶一路」計劃為例,涉及的那些國家很容易增加對中國的依賴性和忠誠度。當中國與另一個國家發生衝突時,那些國家將首先保持中立,最終隨著該項目的進展,他們將開始與中國更加保持一致,並站在中國的一邊。加拿大實際上也看到了中國政府侵略性的一面,比在歐洲表現出的侵略性更強,比如其戰狼式外交。

中共下定決心要改變國際秩序,她說,在不開槍的情況下,將世界改造成它自己的形象。並非從外部進行挑戰,而是一直從內部推動著變化:贏得支持者、噤聲批評者,以及顛覆異己機構。

她強調,重建同盟關係和改變世界對它的看法,對中共的安全至關重要,繼續在國內和國外鞏固其統治,並最終使中國成為全球第一大國。中共的計劃經常在講話和文件中得到詳細解釋。

它實施的策略是針對西方的精英,因此這些精英要麼歡迎中共的統治,要麼接受了中共影響的必然性,嚴重削弱了抵抗的力量。在一些國家,它的主要戰略是動員中國僑民,運用其財富和政治影響力,與此同時,消滅中國僑民中的批評者。

在巨大的經濟影響力的支持下,中共向西方國家強行施加外交壓力,並與統戰、聯誼工作,以及對媒體、智囊團和大學的操縱結合在一起。所有這些策略都是相互重疊和相互促進的。

她說,作為最大的世界工廠和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一直吸引著西方企業和許多西方政客。一些行業嚴重依賴中國的龐大市場,而北京將這種依賴作為政治武器。用一位觀察家的話來說,如果你不完成北京的領導們想要的事情,他們將在經濟上懲罰你。他們讓經濟犯罪和政客遍佈全世界。他們很多年都是這樣幹的,而且效果很好。

中共滲透加拿大政商精英

談到加拿大,咸美頓介紹,書中有一個有趣的、重要的且具有啟發性的案例,可以追溯到30多年以前,那時中國剛剛開放,加拿大在此過程中扮演著重要的全球角色。加拿大商業和政治精英在這一漸進過程中,與共產黨的高級官員在財務、政治和個人友誼上形成了一系列深深的糾纏。

這些具有深厚影響力的網絡建立,是中共系統著手建立關係的一種方式,也是施加政治影響力的一種方式。這一點可以從最近,加拿大對中國的回應中,產生的削弱效果看出來。

在對待孟晚舟事件上,他強調,杜魯多總理要轉變思維,必須以堅定的立場捍衛加拿大的利益,但他根本做不到。這就是為甚麼在過去的一年中,加拿大政府和人民對中共的態度,二者之間形成了巨大的隔閡,這種變化迅速發生的原因。

奧爾伯格:聯合抗共 應對中共對民主國家各個擊破的路線

奧爾伯格認為,對付中共,各國應結成同盟。只有結成同盟,才能準確抵制中共的統戰原則中各個擊破的做法。即他們將單個國家挑出來,殺雞給猴看,而其它國家基本上都在隔岸觀火,不是擔心說「哎呀,下一個可能就是我們」,而是慶幸地想:「太好了,這回不是我們,因此不必擔心。」這是非常根本的問題,必須要改變。

咸美頓以澳洲為例說,為懲罰澳洲調查病毒來源的提議,中共實施了整個(懲罰)程序,對澳洲的大麥和牛肉進口實行了限制;他們在中國發起了媒體宣傳運動,稱澳洲是一個不可救藥的種族主義國家,對中國人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中國的學生和遊客都不要去那裏。他們持續不斷地侮辱、欺負澳洲政府,針對澳洲的各種網絡攻擊也一直在上升。

他說,澳洲的莫里森政府,保守黨政府的回應坦然但堅定——這裏所面對的是澳洲的基本價值觀、作為一個國家,我們有獨立性以及自由信息和寬容的信念。特別是隨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瘟疫的爆發,這就是我們所相信的原則,澳洲總理明確表示「我們不會被欺負」。

「加拿大人也需要決定他們的價值觀是甚麼,決定是否堅信這些價值,是否願意為之付出經濟或其它利益上的代價。換句話說,加拿大人需要決定他們是否重視民主、人權和負責任的國際行為等……因為正如澳洲人一樣,加拿大曾派遣他們勇敢的年輕人參加各種戰爭來捍衛這些價值原則。」

咸美頓:中共通過的《港版國安法》對香港未來的三點影響

目前,中共對香港推出的《國安法》對香港的影響如何,包括匯豐銀行在內的一些銀行對此表示支持。咸美頓對此做出三點闡述,包括匯豐銀行在內的大公司的表態就是貫徹他們多年來一直受制於中共影響的結果,他們多年來與整個中共精英的網絡和世界觀糾纏在一起。

第二點,中共是一個黨國集團,這意味著中共權貴階層在許多總部設在香港的公司中投入了巨大的資金。所以,《馬格尼茨基法案》懲罰那些在香港參與侵犯人權的人,對中共官員是切中要害的,因為那裏就有他們的銀行帳戶。

第三,數百萬堅信民主原則和擺脫專制主義的人將從香港外流,他們中的大多數將定居在加拿大、澳洲、英國、美國等。這將改變這些國家僑民的政治平衡,使中共統一戰線活動在那裏難以進行。

支持自由社會的華裔成為民主辯論的參與者

咸美頓說,因為中共喜歡在暗處操作,如果你把燈打開,那麼就會讓他們更難進行脅迫和秘密活動。這需要公民,無論在哪裏,在工作場所,在大學,在社交俱樂部,都要了解中共是如何運作的,無論在哪裏都要揭露和反擊中共。

最後一點,他認為非常重要的是,有義務支持民主國家中仍生活在中共恐懼中的華裔,保護他們的權利,並抓住每一個機會鼓勵他們在自由國家裏,成為強有力的民主辯論的參與者。

奧爾伯格認為,現在的時代,人們不僅僅要讀這本書,還要在讀完這本書後,把書中的例子拿出來,然後看看周圍的環境,看看新聞,不斷地看到我們所描述的事例在各地實時上演,這一切都在發生著。

他說,我確實希望,這將給我們帶來一些動力,讓各國,讓加拿大,讓其它國家振作起來,最終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並最終以更加一致、更加協調和更加果斷的方式對中共進行反擊。

作者簡介:

咸美頓是坎培拉查理斯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的公共道德教授。他曾在牛津大學、巴黎政治學院和耶魯大學擔任過各種學術訪問職務,曾在澳洲先進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擔任14年執行董事。

咸美頓著作的書:《沉默的入侵》——關於中國在澳洲的影響力,成為公眾辯論的焦點。出版公司曾因擔心受中共報復而決定拒絕該書。但該書最終於2018年2月由Hardie Grant Books出版社出版,並立即成為暢銷書。《沉默的入侵》中文版於2019年在台灣出版,而上個月發行的日語版也成為暢銷書。他是12本書的作者,他的見解曾在《紐約時報》、《外交事務》、《科學美國人》和《衛報》上發表。

奧爾伯格是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亞洲項目高級研究員。此前曾在墨卡托中國研究院工作,在那裏與其他人合作撰寫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報告《威權主義的進步:對中國在歐洲日益增長的政治影響力的回應》。她的文章曾發表在《紐約時報》、《外交事務》和《新祖爾日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