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全澳其它地方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均已回落,只是零星出現新病例,並且患者大多是從海外歸來的旅行者,因此各州開始放寬防疫限制令,著手重建經濟。

但是,與其它州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維州單日的新增病例不降反升,兩周多以來每天都以兩位數大幅增長。僅以過去一周數據為例:6月25日,維州新增33個病例,26日新增30個,27日新增41個,28日新增49個,29日新增75個,30日新增64個,7月1日新增73個。

7月2日單日,全澳新增病例86個,其中維州77例、新州8例、北領地1例,其它州均為零增長。

今年5月,《大紀元時報》在特稿中指出,中共病毒衝著共產黨而來,是為了淘汰中共及其因素,越親中共疫情越重。澳洲維多利亞州目前的狀況有力地印證了這一點。

維州確診病例反常激增

由於疫情反撲,維州政府不得不推遲放寬防疫限制令,甚至還封鎖了墨爾本的10個疫情高發區,超過31.1萬居民在非必要出門的情況下必須待在家中。

6月24日,維州衛生廳長米卡科斯(Jenny Mikakos)說,在此前一周中,病毒傳染率( reproduction rate)翻了一番,如今當地的染疫者平均每人會傳染2.5人。政府曾表示,該比率應該始終低於1。

另一個令人憂心的跡象是,維州的社區傳播病例激增,7月2日錄得了疫情爆發以來的最高單日增幅。

社區傳播病例是指那些感染源不明的病例,感染者近期沒有去過國外,或接觸過確診病人。

昆士蘭大學病毒學家肖特(Kirsty Short)在接受澳洲廣播公司採訪時說,社區傳播意味著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控制,是一個「非常令人擔憂的」問題。

維州防疫措施最嚴格 罰款全澳最高

如今維州成了澳洲的遺孤,南澳和昆士蘭向維州人關閉了州際大門,而新州宣佈對維州疫情嚴重的地區關閉邊界,擅自入境者將面臨1.1萬澳元的高額罰款或6個月的牢獄之災。

中共病毒疫情已給維州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政府被迫借入高達245億澳元的緊急資金用於抗疫。經濟學家們預計,這一巨額債務可能需要一整代人來償還。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維州落入如今的境地,並非對抗疫情的舉措不夠有力。實際上,和其它州相比,維州的防疫限制令是十分嚴格的,其向違令的個人/企業開出的罰款金額也是全澳最高的。

SBS News於6月23日報道,自三月份限制令實施以來,維州警方已向違令的個人開出了6,200張每張1,652澳元的罰單,向企業開出了7張每張9,913澳元的罰單,總額為10,311,791元。

相比之下,在全國人口最多的新州,警察同期向個人開出了1,000張每張1,271澳元的罰單,向企業開出了9張每張5,000澳元的罰單,總額為131.6萬元。

澳洲雖對中共強硬 維州一再表態推進「一帶一路」

與澳洲其它州相比,維州的不同之處不僅在於疫情反撲,還在於它是全澳唯一一個與中共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的州。

維州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工黨政府於2018年10月繞過聯邦政府,與中共簽署了「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於2019年10月無視聯邦政府的安全建議,與中共簽訂了一個不具法律約束力的框架協議,承諾雙方在基礎設施建設上進行合作;按照此前的計劃,維州應在今年年中,也就是近期簽訂具體的投資計劃。

維州執意簽訂「一帶一路」,被聯邦政府和分析家批評為破壞澳洲的外交政策,而安德魯斯也被認為逾越其州長職權範圍。

上個月,澳洲總理莫里森再次批評維州擅簽「一帶一路」,違背了澳洲國家利益,並敦促州長廢除該協議。然而,安德魯斯政府迄今都不肯讓步。

中共病毒疫情大規模爆發後,澳洲在四、五月份牽頭推動對疫情源頭進行國際調查,並提議採取更嚴格的外國投資法,中共隨即威脅對澳經濟報復,並施以行動,遭到澳洲人的強烈不滿。澳洲國際政策智囊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最新發佈的民調顯示,超過九成的澳洲人都希望擺脫對中國的經濟依賴。

在這樣的背景下,安德魯斯卻依然堅持推進「一帶一路」,並說他「不會為一項為了增加維州就業的貿易政策道歉」,而其財長帕拉斯(Tim Pallas)也表示,他「不大支持」聯邦政府處理與中國(中共)關係的方式,並暗示澳洲因推動疫情獨立調查而「中傷了中國(中共)」。

據《澳洲人報》報道,安德魯斯與中國(中共)長久且親密的關係可追溯到他在2010年和2014年期間擔任維州反對黨領袖的時期。

據稱,這一關係的締造者是一位名叫楊昶(Mike Yang)的華裔顧問。2013年,他陪同安德魯斯正式訪問了北京。楊昶曾任中共統戰機構──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澳洲理事會的副會長。

自2014年11月擔任維州州長以來,安德魯斯已六次訪華,並於去年10月訪問期間簽署了「一帶一路」框架協議。他不僅自己頻頻到訪中國,還要求其內閣成員也這樣做。

自簽訂「一帶一路」協議以來,澳洲媒體曝光了安德魯斯身邊多位參與了中共組織的華人,甚至其最近提拔為內閣成員的西人皮爾森(Danny Pearson)都曾大讚蘇聯紅軍,皮爾森也在維州與中共的「一帶一路」協議談判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維州政府親共 黨內議員焦慮不安

在抗疫初期,由於安德魯斯的舉措強硬,其人氣曾一度大漲,然而在最近的Newspoll民意調查中,其支持率大跌13%。

同時,澳媒曝出工黨內部的緊張局勢在加劇。工黨議員們對安德魯斯政府處理疫情的方式存有異議,一位議員對《太陽先驅報》說:「群組裏的人越來越焦慮,蠢貨才會認為事情進展順利。」

另外,維州的工黨議員們表示,由於安德魯斯政府與中共的親密關係,他們持續面臨險境。

近日,作為澳洲安全情報局對中共干預澳洲政壇的調查行動的一部份,聯邦警察搜查了新州工黨議員莫索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在悉尼的住所,並對其進行問話。同時,其辦公室華人顧問張智森(英文名:John Zhang)的家也被搜查,他參與的數個組織都被認為與中共有著密切關係。

事發後,維州和聯邦的議員們對《太陽先驅報》表示,他們擔心反間諜機構對政客與中共關係的審查,將不可避免地影響到他們。

匿名的資深議員們說,維州與中共簽訂的「一帶一路」協議仍在製造痛苦,因為安德魯斯政府從未詳盡地對其予以解釋。

一位議員說:「(我們)甚至在選區裏都得處理這件事,人們心存擔憂,這些擔憂沒有得到化解。這(協議)不僅僅與就業有關。」

維州和聯邦的議員們說,選民們發來了大量信件,擔憂「一帶一路」協議以及安德魯斯政府與中共的關係。

一位維州議員說:「我們為此承受了很多。」「人們非常憤怒。」

另一位工黨人士表示,如果中共按此前威脅的那樣對澳洲進行貿易報復,尤其是如果維州的大學損失大量的中國學生,那麼政府親共的政治後果會加劇。

一位聯邦工黨議員暗示,安德魯斯太固執己見,不會撤銷「一帶一路」協議,但說他上台時撕毀東西連線(East West Link)合同的決定顯示出,他有能力取消不符合其政治利益的交易。

數位工黨議員說,他們認為安德魯斯應該廢除「一帶一路」協議,並說自協議簽訂後,「戰略環境已經改變了」。

安德魯斯政府危機四伏

在安德魯斯政府應對疫情和「一帶一路」爭議的同時,近期,一位內閣成員被曝出「工業規模的」種票(branch stacking)醜聞,導致安德魯斯政府發生政治地震,在24小時內失去三位廳長。

雖然安德魯斯緊急進行了內閣改組,並引入了三位新成員,但種票醜聞的主角、工黨派系權力掮客索姆尤雷克(Adem Somyurek)上周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威脅說,他相信維州工黨中的很多人都參與摧毀了其政治生涯,他將曝光這些敵人,如此看來,維州工黨政府將面臨更多動盪。

維州反對黨領袖奧布萊恩(Michael O'Brien)說,安德魯斯失去了對其政黨的控制,稱他在領導一個「處於危機之中的政府」。

他說:「當一個政府要下台時,這是你開始看到的跡象。」「他們對維州人失去了興趣,對維州人擔憂的事失去了關注,一切都圍繞著他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