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Richard "Mike" Pompeo)周三(7/1)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美國密切關注「港版國安法」中所涵蓋的範圍,也深切關注所有在香港生活的人民的安全。蓬佩奧說,「港版國安法」某些條文令「所有國家感到令人髮指和被冒犯」。其「終結了香港的自由、展現了共產黨最畏懼的事:人民的自由意願和自主思考。」美國國會提出兩項兩黨達成共識的法案,幫助受政治迫害的香港人申請美國政治庇護。

美國國會助港人政治庇護 英國對港人兌現歷史承諾

美國國會提出兩項兩黨達成共識的法案,《香港人民自由與選擇法案》以及《香港安全港灣法案》,幫助受政治迫害的香港人申請美國政治庇護。

「這些保護措施對香港民主運動人士來說生死攸關,決定他們將在美國繼續為香港抗爭,還是成為中國(中共)終身監禁的政治犯。」香港民主委員會總監朱牧民說道。

其當中包括政治庇護的優先考慮、給予特定香港人暫時留美資格、加快香港人的綠卡申請審查速度、為擁有高技術香港人增加特殊簽證,以及美國在 5 年內持續將香港視為有別於中國大陸的移民來源地。意味著香港人繼續享受綠卡抽籤資格、較短的移民排期等。

英國方面,外相藍韜文(Dominic Rennie Raab)透露,持有BNO護照的香港人將獲准進入英國工作、生活五年。之後可以申請「定居」,12個月可以申請入籍。拉布說,人數沒有上限,這項「特殊的、專門的」安排是英國兌現對港人的「歷史承諾」。

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是1997年香港主權轉移前英國為香港人推出的一項特別政策。目前香港約有30萬人擁有,持有BNO護照的香港人入境英國可以停留6個月不需另外申請簽證。英國駐香港總領館說,預估有290萬人能夠擁有此護照。

「港版國安法」第38條涉非港人及境外人士

蓬佩奧說,中共6月30日違反了它在聯合國登記的條約,違反了它對香港人和英國的承諾,也違反香港的人權和自由。

自由的香港是世界上最穩定、繁榮和充滿活力的城市之一,但「現在,它將成為其中一個共產黨管轄的城市,那裏的人民將受制於一黨權貴」。「這與中共幾十年來對人命的漠視一致,中共比任何人都更害怕人民。」「(中共)安全部隊已經在圍捕那些敢於發聲、自由思考的香港人。法治已蕩然無存。」

蓬佩奧認為,「港版國安法」第38條稱該法適用於非香港居民在香港境外所犯的罪行,依條款法律範圍「很可能包括美國人」。

「港版國安法」第 38 條聲稱:「不具有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外,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的,適用本法。」換句話說,該條文將「港版國安法」治外法權延伸至世界每一個角落。

英加發旅遊警示 國際旅遊亦存風險

由於中共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英國和加拿大在周三(7/1)分別對在香港的國民發出香港旅遊風險警示。

英國外交部更新的旅遊提示表示,中共當局今後可在特定情況下到香港拘捕「違法者」,被拘留和驅逐出境的風險均會增加。英國外交及國協事務部(Foreign Office)說:「中國大陸(中共)當局可在特定情況下拘留個人,最重可判處無期徒刑。」

加拿大則警告國民,可能被任意拘留或被引渡到中國。目前,加拿大政府對港旅遊警示仍維持在「高度警戒」。(a high degree of caution)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表示,在海外支持香港民主的人士在國際旅遊也須提高警覺,注意與中共有引渡條約的國家。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周三(7/1)呼籲,由於中共開始依「港版國安法」鎮壓香港人,總部設在香港的企業可能要重新思考,香港是否仍是合適的地方。

為定義而定義 黎安友:精心堆疊的蛋糕

中共在周二(6 月 30 日)晚間才公佈「港版國安法」全文,引發國際社會譁然。多位研究中共法律與政治的專家學者表示,該法在香港增設多個層級的國安機構和官員,猶如在香港佈下天羅地網。黎安友就形容在香港設立各層次國安相關機構與組織下的「港版國安法」,猶如經過精心設計、層層堆疊的「結婚蛋糕」。

第 65 條:「本法的解釋權屬於(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他認為,這顯示中共對香港人非常不信任。「北京十分忌憚外國的『惡意』干預,他們希望絕對保證(香港)情況在他們掌握之中。」

《香港基本法》表明(中共)中央不干涉香港行政事務,然而「港版國安法」卻凌駕其上,允許中共中央插手香港行政。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學者戴大為(Michael Davis)認為,該法將把香港轉變成一個不一樣的地方,比去年香港政府打算推行的《逃犯條例》修訂案「更為惡劣」。有法律專家表示,「港版國安法」黑箱通過且無民意基礎,不符合國際的人權準則,甚至與《香港基本法》相互牴觸。

喬治華盛頓大學中國法教授郭丹青(Donald Clarke)在推特上提出,「港版國安法」中載明的罪行並非問題關鍵,重點在於「哪些定義可以依照需要而延展」。其中更為關鍵的是該法設立的機構組織,及被賦予的權力。

「這是讓所有國家感到令人髮指和被冒犯的內容。」蓬佩奧說,「中國共產黨的野蠻行徑也在影響世界其它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