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中國新浪微博和樂視影片從事審核工作的劉力朋,近日在美國接受大紀元、新唐人的專訪,披露中共日益嚴厲的言論審查、信息控制和輿論導向,並將之輸出海外,威脅自由社會的言論自由。

中共的審核系統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龐大系統。劉力朋曾在民營企業從事網絡審核工作近10年,擔任過新浪微博審核編輯、樂視影片總編室質量監控主管等。他估計,中國私營部門的審核員,規模有100萬到200萬人,幾乎跟網評員的隊伍一樣大。

劉力朋解釋說,審核員不同於眾所周知的網評員(俗稱「五毛」),前者是公司或平台聘用的管理員,執行本平台的社區規則;而後者是另外的工種,是中共利用體制內人員、大專院校、高校,加上各種服刑人員組成,網評員執行中共的管控輿論的政治指令。

「審核員日常的工作除了審查政治言論以外,大部份是防濫用、防騷擾,所以他隱藏在一個看上去特別正常的工種裏面,但其實質就是管控輿論。」劉力朋說,與審核員對接的部門是網信辦和網警,政府部門甚至農業部都有權下令刪帖。他指出,網信辦對他們審核員其實都不放心,會派駐聯絡員長駐公司。

據介紹,中國言論審查的重心在北京,業內審核業務的高級職位都設在北京,審核工廠放在別處。例如前幾年,天津是主要的一個審核中心,現在慢慢向西安、重慶擴散。

「系統有一些高危的敏感詞,如果踩中了會直接進到刪除的狀態,然後人工審核;低危的敏感詞,踩中後是一個默認通過的狀態,有先審後放和先放後審兩種策略。」他說。

一般負責執行審查任務的都是私企,審核員待遇也相對不錯。劉力朋表示,「因為中共不想承擔這個成本。私營企業效率非常高,如果你僱200萬個網警,每個人都有編制,那麼高退休金,一個個還往上竄著去貪污腐敗,那直接把中共給整破產了。這個工種就跟富士康一樣,需要廉價的勞動力。」

圖為劉力朋早年在新浪微博的天津用戶管理中心的工作環境。(受訪者提供)
圖為劉力朋早年在新浪微博的天津用戶管理中心的工作環境。(受訪者提供)

網絡輿論管制空前嚴厲

劉力朋認為,中共對中國大陸輿論和言論空間的管控,正變得越來越嚴厲。

他感覺,胡錦濤時期審查的重點可能是群體性事件,例如茉莉花革命這種直接衝擊中共政權的、或者像上海卡車司機罷工事件,而意識形態可能相對靠後。到了現在,意識形式的純思想領域,可以說得到空前的加強。

劉力朋說,彈壓人們的言論、維護黨的價值觀變成了主流,「甚至已經管到了人們的私有領域,插手到無以復加的地步。比如說電視劇裏的婚戀觀,2018年的英烈法等。」

他說,中共愈壓制意識形態,中國人的反彈就愈強烈。「之前的反對力量都是公知、改良派,現在這些反對力量都是直接說支那這些難聽的,人們變得非常非常的憤怒。」

網絡審核不斷劣化

對於互聯網上常見的、小紅粉一邊倒的情況,劉力朋披露說,那都是被中共的新聞和網絡審查,嚴密審核和過濾過的,「都是一遍遍篩出來的」。

劉力朋表示,伴隨著中共對言論控制的加強,網絡審核正變得越來越惡劣。

「十年前自己剛入這個行業時,招聘並不要求是黨員」,所以當時是有一定生存空間的。劉力朋說,這十年發生非常大的變化。

首先,招聘審核員不再是躲躲閃閃的,而是明目張膽地招聘,招聘網站寫著要求政治過硬、有政治覺悟。

再一個,輿論管控內容也在變,變得要求所謂「愛國主義」,社會主義的「價值觀」、「道德觀」,這些意識形態的東西加進來了。

更可怕的是,劉力朋說,「這個行業只招高校畢業生,而大學生被中共訓練了十幾年,腦子已經被中共灌輸、洗腦得非常可怕,就跟納粹一樣。」「所以我們反而要培訓讓他們怎麼別誤刪。這些年輕人真的很可怕。」

「現在招了帶這種被黨國洗腦出來的、帶有鮮明的成型價值觀的人」,劉力朋認為,十年來中國的網絡審核隊伍在不斷地擴充,更是在不斷地被劣化。

有一次,監管部門發通知刪除一個律師的帖子,一名維權律師被抓了,孩子上不了學,律師的妻子發一些求助的微博,「她沒有表達甚麼,就是想上學」。有同事說風涼話「活該,誰讓你幹這個」,被劉力朋罵了。「不過沒有任何人站在我這邊,我就感覺心裏很悲涼。真是一個很垃圾的群體,慢慢就都變成這樣了。」

「這個行業太噁心了,被警察拿槍頂後背去辦公,執行最髒的活。」

六四和法輪功是最頂級的敏感詞

從業多年的劉力朋,揭示出了,中共最畏懼、最敏感的敏感詞——「六四」和「法輪功」。

劉力朋舉例說,每年六四的時候,審核部門會上緊了發條,提前幾周就開始輪休,敏感日都不許請假。

「剛入行的時候,每年六四有很多很多人紀念六四,用各種各樣的方式,要審核隱喻、暗示、暗語,但是現在沒有,越來越少,2020年再加上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人們早形成自我審查了。」

「這種自我審查一來二去,給自己這種想法又增加合理性,時間一久就變成這樣,給自己找台階了。現在牆內幾乎是一片安靜,在六四的時候。」

他說,「香港那麼多人在聚集,31年了還沒有忘記這次民主運動,但是在中國人們不光忘記,已經不關心了。」

雖然法輪功和六四性質完全不同,劉力朋說,在審查上是一樣級別的,就是絕對不可以說。「中共在審查的時候總把六四和法輪功並列。」

「說出來就把你刪了,而且不是把你秘密刪掉,像推特後台shadow ban(暗地屏蔽)這種,而是讓你知道我刪了。再發一條,把你號刪了,是這樣。是最頂級的審核敏感度。」他說。

「所以發展到現在,甚至沒有人去正視法輪功修煉者受到的迫害,人們變成了完全漠不關心。」

圖為劉力朋今年來美國幾周前在家門前照的,天津的雪天。(受訪者提供)
圖為劉力朋今年來美國幾周前在家門前照的,天津的雪天。(受訪者提供)

正告中國同行:停止審查 捍衛言論自由

劉力朋在新浪微博做了2年,覺得實在幹不下去了。最後幾個月,他一條都沒刪,全部一鍵通過。

在2012年、2013年,香港就開始在維多利亞有很多抗議了。劉力朋認為香港人是自由世界的人,悄悄地把一批後台的號給放出來了。

2016年,劉力朋匿名接受CPJ(保護記者委員會)的採訪,提供了幾百頁的微博審查日誌,同時曝光了微博的審查機制。

來到美國,成為劉力朋公開站出來的契機。近期視像會議系統Zoom封殺六四相關帳號事件發生後,劉力朋表示,他認為中共正在通過網絡審查,滲透入侵美國,所以他想要站出來。

「我已經受夠了這種沒有言論自由了。」他希望能夠說出內幕,「最起碼審核圈子會知道,有人跟他們站在一起,他們不孤單,站出來是可行的。言論自由原來是這樣。如果更多人站出來,有很多證據支撐,那中共就會被拿下。」

劉力朋表示,自己從技術上對中共的邪惡深有感觸。「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反對中共,是一個榜樣的效果。但是我還是希望從事數碼極權、言論審查的人能夠站出來,他們提供的證據甚至可以決定性地把中共打倒。」

他強調,需要很多人站出來,才能有這個效應。

劉力朋說,「我想對正在盯著大紀元的審核同行說,請不要再做共黨幫兇了,站到自由世界這邊來,與我們一起,你只是失去了中國(中共)的保護,但會得到全世界的幫助。」

中共網絡審查正被複製到海外

近期,大量推特號被封號,推特公司往往不說明違反了哪條規定,只是泛泛聲明違反推特規則。劉力朋指出,這種沒有規則的審查,極易導致和加強自我審查。

當被問到中共的網絡審核是否會被複製到海外時,劉力朋說,「絕對會產生自我審查,只要你從心裏擔心你的號被封,發言會被刪,你就已經開始自我審查。這是所有人都避免不了的。你聽到風聲了,這個也被封、那個也被封,那你就開始自我審查了。」

前資深網絡審查員劉力朋還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中共可能正在染紅民主國家的網絡審查。

在矽谷,審查基本上是通過人工智能,用AI審核,只需要把一個樣本放進去,由技術人員控制。劉力朋表示,從審核專業的角度來看,除李飛飛的紅色背景外,他更關心推特公司到底有多少中國人在那兒工作。

「沒有證據顯示推特是一個紅色公司,但肯定是有審查的,結果擺在那兒了。」他說,「那些中共高考工廠製造出的精英,非常愛中國(中共)的,如果公司裏面這種紅色員工太多了,那公司就會被染紅,變成紅色公司。」

劉力朋認為,如果中共的網評員傾巢而出,對自由世界打擊幾乎是毀滅性的。「如果往一水桶裏滴一滴墨,它稀釋掉了;如果你倒一桶墨進去,那就全變黑了,沒有任何可見度了。」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共不斷製造謊言欺騙世人。劉力朋表示,像三文魚感染病毒是太可笑的謊言,但是從技術上中共就可以把它實現,通過言論審查和信息控制是能夠做到(把這種謊言講成「真相」)的。在美國,到現在為止還實現不了這樣的謠言,但是如果將來有一天,中共的網絡審查應用到美國,把美國染紅了,那美國的自由也蕩然無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