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7日,位於長江三峽大壩和的葛洲壩下游的湖北省宜昌市多地遭暴雨襲擊,整個城市幾小時之內變成了一片汪洋,市中心水深達半人高。宜昌火車站也被大水淹沒,火車站變成了碼頭,只能換乘輪船出行。

城市一下子變成了澤國,暴雨襲擊是其中一個主要原因,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宜昌市上游三峽大壩和葛洲壩同時緊急洩洪,導致了當地的長江水位迅速升高(香港黨媒《東方日報》6月25日的報道「汛情兇猛 三峽緊急洩洪救大壩」)。雙重壓力下,宜昌市遭受嚴重的內澇災害。

很多人會感到憤怒,三峽大壩怎麼不蓄水防洪呢?怎麼反而還要洩洪呢?一時間,三峽大壩洩洪成了眾矢之的。看來,很多人是被欺騙了。因為設計建築大壩時,就確定要汛期洩洪,換一個說法,洩洪是三峽大壩的正常運作,三峽水庫的功能本來就是這樣。

大家可以去查有關的資料,三峽大壩正常蓄水位175米,防汛限制水位,也叫警戒水位,是145米,要比正常水位低30米。

按照三峽大壩的設計思路。暴雨季節,為了保證大壩上游的城市不遭受洪澇災害,同時,為了保證大壩不被大水沖垮,大壩必須提前洩洪騰出庫容,接納上游來的洪水。如果汛期水庫水位太高,大水沖來時,可能漫堤,甚至潰堤,所以就確定了一個警戒水位。

前段時間三峽大壩水位近147米,也就是超過警戒水位2米,人們就很緊張了。為了不超過這個警戒水位,有時大壩的洩洪的排水量比進水量還要大。

那很多人馬上會反問,如果是這樣,下游可能還要遭受人為的洪水災害,三峽大壩怎麼防洪?

沒錯,可以看到,按照三峽大壩的設計,三峽大壩確實不能防洪。不僅不能防洪,如果大壩運行出現甚麼意外,出現甚麼緊急情況,為保證大壩安全,洩洪的排水量比進水量還要大,可能造成下游人為的洪災。這些,三峽大壩最初的那些構想者、設計者應該清楚。

三峽大壩是中國有史以來建設的最大的水壩。中共一直對外宣傳,三峽工程主要有防洪、發電、水資源調度和航運四大效益,其中,汛期蓄水防洪還被認為是三峽工程最核心的效益。但是現在,人們不難判斷,三峽大壩防洪只是自吹自擂罷了,其實是一個天大的謊言,而且是很低級的謊言。

這並不是筆者個人在妄加推斷。旅德著名國土規劃專家、《三峽工程三十六計》作者王維洛博士此前也曾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三峽工程所謂防洪是騙人的」。

下文是筆者歸納的王維洛博士的一段談話。洪水順長江下瀉時,下游希望三峽大壩能把上游下來的水蓄多點,使長江幹流的水位下降;而對於上游來說,建水庫本來已經把水位給抬高了,增加了上游的洪水災害,水流不暢了,上游就希望三峽大壩趕緊把水放走。王維洛博士說:「它是一個矛盾的東西。」

王維洛博士表示:「所以說,三峽水庫根本就不能起到防洪的作用。」

當然,說三峽工程不能防洪,不僅僅是推理,這些年人們已經看到了這一點。今年,三峽大壩下游的宜昌,武漢都被淹了。6月27日那天,由於三峽大壩和的葛洲壩同時緊急洩洪,宜昌段的江面與馬路平了,人們都分不清那是路那是江,有市民說,從沒見過這麼大的水。

去年,位於三峽大壩下游的長沙市遭受大的洪災,長沙橘子洲頭江心島上的毛澤東頭像,都淹到脖子了。

如此大的工程,關係到數億人的生命、財產安全,擺在全世界人面前,中共也敢撒謊,也敢用低級的謊言愚弄人,中共說謊的本性超出一般人的想像了吧?但是,在三峽工程中,超出你想像的遠不只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