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一家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企業出現財務問題,武漢金凰被曝用83噸假黃金做質押貸款,涉案總金額高達人民幣200億元。最新一期《財新周刊》第一時間曝出了武漢金凰以假黃金質押向金融機構融資,之後中國媒體紛紛報道此事,並披露了更多武漢金凰集團吞併國資企業、在十幾家金融機構做質押貸款融資,以及在美國上市很快就成為垃圾股等等內幕。

武漢金凰這起83噸假黃金質押貸款案,裏面有很多蹊蹺之處,包括財新網在內,很多人都懷疑這起騙局有人在背後操作,如果再追溯金凰集團之前收購國企的林林總總,裏面的蹊蹺之處還不止一二。

蹊蹺一:罕見「雙保險」融資爆雷

據大陸媒體報道,以黃金進行質押貸款,本來是低風險業務,所以一般的金融機構都比較願意對此發放貸款;而「黃金+保單」「雙保險」融資爆雷,似乎就更罕見。尤其是武漢金凰的前身,是中共央行——人民銀行下屬的制金廠,似乎天生就帶著官家的「正宗」光環。

所謂的「雙保險」融資,是指企業用「實物抵押+保單增信」雙重保險方式進行融資。在這裏就是把Au 999.9足金作為抵押物,同時又有大型央企保險公司的保單來增加信用,從而向信託公司和銀行等金融機構貸款。過程中保險公司既要負責對黃金進行鑒定,又要出具企業的財產險保單。

武漢金凰從2015年起就開始以這種「雙保險」的方式融資,共有保單74筆,總金額達300億元,獲得金融機構的融資200億元,到今年10月全部到期。目前還沒有到期的融資有160億元,對應的質押黃金是83.03噸。

但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金凰珠寶對長安信託、東莞信託和民生信託等的多期信託計劃,都出現了逾期問題,合計涉及金額數十億元。涉事的多家信託機構因此提芝士法程序,武漢市中級法院查封了金凰珠寶所質押的黃金。

而自今年初以來,金凰珠寶作為被執行人的案件已達22次,累計執行標的額高達102.57億元,且其中多個標的被重複執行。最大的一筆執行標的為16.36億元,金凰集團董事長賈志宏所持有的金凰系相關公司的股權也已被凍結。

蹊蹺二:質押黃金突然變成了鍍金銅條

今年5月16日,在民生信託對武漢金凰的一個6億元信託計劃到期的前一個月,它要求對融資方所質押的黃金進行開箱檢測。但5月22日,武漢市中級法院向民生信託送達的檢測報告顯示,抽檢的質押黃金是鍍金的銅合金。

據民生信託方面透露,在對武漢金凰的信託計劃中,人保財險和大地財險兩家保險公司主持了質押黃金交付的全過程,包括質押黃金的出庫、抽檢黃金得到足金的檢驗結果,以及運輸、清點、封存等。

另外,民生信託與人保財險和大地財險作為共同管理人,分別掌握指紋和密碼,確保質押期間存放黃金的保管箱不會開啟。所有這些措施似乎都萬無一失。

其實早在今年2月份,東莞信託在處置董事長賈志宏用以抵債的黃金時,曾隨機抽檢了一根一公斤金條,發現只有表面鍍金,裏面是銅合金。

而東莞證券也證實:「貸前抽檢,我們公司8個人在現場。雖然人保財險負責檢測,但在一旁仔細觀察了每一步,包括把金子拿到中國地質大學做檢查,最後金子入庫,全程跟著。鑰匙密碼是人保和我們一家一個。」

如果是同一批黃金,在進入銀行保險櫃之後都沒有開箱紀錄,但入庫前抽檢和之後抽檢,兩次都從真變假,那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呢?

蹊蹺三:質押黃金比財報數字多出近20噸

在這個假黃金事件中,最讓人不解的是,武漢金凰在財報中說,他們所採購黃金都是來自上海黃金交易所,且幾家信託機構也證實了這一點,銀行保險櫃中質押的黃金都有上金所的發票,且發票水單和金條編號一一對應。

「資產界」的報道質疑,如果這些都是真的話,那武漢金凰作為上金所會員,完全可以直接把自己的黃金托管在上金所帳戶內作抵押,這樣既保留了實物黃金,又獲得了融資,為甚麼要用複雜的「黃金質押+保單增信」的非標手段融資呢?

而武漢金凰的三季度財報顯示,公司質押給金融機構的和庫存的Au 999.9黃金都加在一起,總共只有65.5噸,可目前單單用於融資質押的就有83.03噸,比總數還多出來17.53噸黃金——那武漢金凰所質押的黃金中,到底有多大比例是假的呢?

另據大陸媒體「金融界」報道,在武漢金凰曝出假黃金質押事件後,6月24日,上海黃金交易所發佈公告稱,鑒於武漢金凰珠寶股份有限公司違反該所規定,決定取消其會員資格。聯繫到武漢金凰上面的數據,表明上金所可能已經知道了一些底細。

蹊蹺四:吞併國企後又把股份全部質押給原出讓方

這次假黃金質押事件的源頭要追溯到2018年初。公開資料顯示,武漢金凰實業集團通過增資和收購股權,以近70(69.98)億元的價格,獲得國企三環集團99.97%的股份,進而間接持有三環集團控股的襄陽軸承27.93%股份。而三環集團股權的出讓方,是湖北省國資委及其下屬的興楚國有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

有趣的是,就在金凰集團完成三環集團股權交割和工商變更登記的同一天,即2018年12月29日,它把其所持三環集團的全部股份,又質押給了湖北省國資委和興楚公司。

《每日經濟新聞》引述重慶大學經管學院一位不願具名的教授的話表示:「如果事實真是如此,那肯定存在貓膩,在整個改制過程的程序上,存在不合理乃至不合法的情況。」

這筆近70億的交易中,金凰集團除了已向三環集團及湖北省國資委支付28億元以外,還計劃通過工商銀行等舉債42億元完成剩餘增資款及股權對價款支付。而其旗下的金凰珠寶以黃金質押的信託計劃,是主要的融資來源。

早在這次收購之前,金凰集團資金緊張問題就已經不是秘密,金凰集團在2016年末和2017年末的資產負債率分別達98.47%和84.27%。收購前夕金凰實業負債金額就已高達110.16億元。

只是金凰實業注資的襄陽軸承,業績並沒有好轉,單是2020年第一季就虧損人民幣3,200萬元,爆發財務危機。「四維金融」報道認為,金凰珠寶詐貸的資金,主要就是用來填補襄陽軸承的財務漏洞。

在假黃金質押案曝光後,金凰珠寶在納斯達克的股價,由原來的1美元左右,6月30日跌至0.71美元。(新浪財經截圖)
在假黃金質押案曝光後,金凰珠寶在納斯達克的股價,由原來的1美元左右,6月30日跌至0.71美元。(新浪財經截圖)

典型中概股之路?變垃圾股近10年不管

武漢金凰珠寶是中國最大的黃金首飾製造商之一,成立於2002年8月,註冊資本1.2億元人民幣,創始人賈志宏100%控股,集鉑金、黃金、白銀和鑽石飾品的研發設計、生產、製造、批發於一體。其前身是1994年成立的中共「人民銀行」下屬的製金廠。

2007年,武漢金凰完成股份制改造,但第二年欲在A股上市卻沒能獲批,不過,卻在2010年通過紅籌架構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中概股)。與其他很多中概股一樣,它在納斯達克的風光也只持續了不到半年時間。

金凰珠寶2010年8月18日在美股的發行價為7.95美元,首日微漲0.50%,並曾在一周後盤中達到11.95美元的巔峰,但到當年12月就跌破了發行價,之後股價一路走低。

從2011年5月開始,股價就長期徘徊在1美元左右,一直到現在。等於是金凰珠寶在最初上市圈了錢之後就不聞不管,令那些首批投資者等了近10年的時間都沒有反轉,再加上很小的交易量,令這支股票成了實質上的死股和垃圾股。

截至當地時間6月29日收盤,金凰珠寶每股報0.85美元,較前一個交易日下跌23.77%,總市值僅為956.10萬美元;到30日開盤更跌至0.72美元,市值也跌至800.65萬美元。

6月29日,被曝財務造假的另一家中概股瑞幸咖啡,已經正式在納斯達克摘牌、停止交易,其目前單是被投資者集體訴訟索賠的金額,就高達110億美元。

目前美國股市對於金凰珠寶的假黃金質押事件還沒有反應,多家中國媒體都預計,強制退市、投資者巨額索賠等,可能也會成為金凰珠寶要走的程序。

不過對於這起假黃金質押案,目前信託公司似乎還沒找到答案,由於金凰珠寶所質押的黃金已被投保,按理應向保險公司索賠,但保險公司卻以不符合保險條款為名,拒絕為金凰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