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當前,世界多國政府都在忙著給老百姓發錢,以渡過難關。然而,中國大陸的媒體卻在繼續給民眾洗腦、為政府做宣傳。近日,有陸媒宣稱,2019年底,前央行行長周小川曾說,中國的儲蓄率10年前就高達51%,現在降到45%,卻仍是全球最高。

儲蓄率全球最高,就值得驕傲了嗎?按照維基百科的解釋,儲蓄率指的是國民儲蓄的總金額除以當年GDP的百分比。而國民儲蓄就是「可支配總收入減去總消費」。可見,儲蓄越多時,消費越少。這意味著,中國人為了把錢存起來,都在省吃儉用的過日子。

或許有人會說,這就是中國人的節儉。但這種節儉卻令人心酸。2012年,中國國家統計局對城鎮居民的「消費開支分佈」做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無論位居哪一個收入階層,他們都把收入相當高的比例花在購買食物上了。比如,收入最高的10%的群體在食品上的支出為27.41%,收入最低的10%的群體則高達45.34%。收入越低,中國人在食品上的消費比例越高。於是,連陸媒都報道稱,本國窮人近五成開銷都花在食物上,光是活著就得拼盡全力。

在一些發達國家,人們用來買食物的金額並不少,但佔比卻遠低於中國,基本都在15%以下。比如,美國的人均食品支出額雖然高達2273美元,但只佔個人全部消費額的6.6%,是全球最低的。

2018年底,有專業人士透露,在過去這一年,北京購物商場新開的店面中,有近四成(37%)是食品飲料業;另外,運動服飾和居家用品店的比例也有所增長。這足以表明,即使在無比光鮮的大都市生活,大部份中國人也只能用收入來滿足吃、穿等基本生活所需。

有錢、沒錢的都得花大價錢買吃的,這不是說中國人沒追求,而是只買點吃的,就得讓很多中國人捉襟見肘。由於物價的全方位高漲,僅在衣食住行上的基本支出,就已經讓人活不起了。於是,中國人存錢,決不是因為有閒錢,而是想從牙縫裏擠出點剩餘,來抵禦下一秒就可能出現的危機。為了不愁下頓,甚至有實力買房,哪怕只有微薄的收入,也得掰成兩半花。

但即使如此,普通老百姓的積蓄也無法為中國儲蓄率全球第一充當主力。招商銀行曾統計,該銀行1.8%的客戶擁有80%的存款。可見,為「國民儲蓄的總金額」貢獻力量的只是金字塔尖的極少數人而已。若按中國有8.3億存款人,88萬億的存款總額來計算,近70.4萬億的存款都只集中在1%的富人手裏。既如此,中國5.6億人的存款為零,也就不足為奇了。

但令人不解的是,以勤勞著稱,已活成拚命三郎的中國人為何就富裕不起來呢?為何忙碌了大半輩子,中國人的內心依然缺乏安全感,甚至不敢多花一分錢?這恐怕與中共體制下的高稅收脫不了干係。

2005年,美國財經雜誌《福布斯》發佈調查數據稱,在全球52個國家和地區中,中國稅負排名第二,在亞洲排第一。2009年,《全球稅負痛苦指數排行榜》顯示,中國大陸人的稅負痛苦指數居全球第二。有經濟學家還糾正,該統計有誤,應該是「全球第一」才對。可見,中國人一向捉襟見肘的痛苦基本就來自沉重的稅負。

不過,有大量的中國人仍對這種痛苦無感,還以為是自己沒本事,掙不來錢。其實是被劫貧濟富的政府給算計了。在中共的狂征暴斂下,老百姓所背負的大部份是間接稅,又稱隱蔽稅。這意味著,只要你花錢,就是在交稅。

有文章披露,中國人一輩子要交100萬元的稅,因為在基本的衣食住行中都要被迫繳納巨額稅費。大到買房,比如,經濟學家郎咸平就曾說過,「只要把房地產市場的各種稅費取消,中國的房價馬上下降70%」。小到一個饅頭,1/3被政府吃掉了。因此,有經濟學家振臂高呼,中國95%的稅都應該取消,如能做到,產品的價格平均會下降一半左右。

當李克強道出「中國6億人的月收入在1000元左右」的實情之後,有教授立即補充,按照2019年的數據,中國低收入與中間偏下收入組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為7340元和15777元。這兩組人加起來,佔到總人口的40%,也就是「總理談的6億人」.

1000塊的收入,至少1/3都得交給政府,中國人還會有存款嗎?能不能活下去都是問號。然而,搜刮這些窮人的中共權貴們對此是視而不見的。他們深知,不把中國人當韭菜割,不心狠手辣的搾取韭菜們的血汗,就無法讓自己成為首富、巨富。1.8%的客戶擁有銀行裏80%的存款,這就是共產極權的充份體現。從發跡到篡政,中共直奔著打家劫舍而來的「初心」根本就從未改變。

因此,中國國民的儲蓄率再高,都跟普通老百姓沒啥關係。因為極權體制下,國民財富從來不屬於人民。土匪、強盜出身的中共不可能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更不可能藏富於民。中共存在一天,中國人就得繼續活在拮据苦難之中。不從中共手中奪回本屬於自己的權利和財富,中國人就難以擺脫被奴役、被欺凌、被迫害的悲慘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