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星期五(6月26日),美國媒體「純淨政治」(RealClear Politics, RCP)發表一篇深入報道,講述了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名的、新上任的美國國際媒體署(USAGM)總監邁克爾派克(Michael Pack)在迅速完成了一系列清理門戶行動之後,正在把注意力集中在破除中共防火牆的項目上,雖然仍面臨著方方面面的阻礙。

報道說,美國國際媒體署大約從十年前開始就設立了打破中共防火牆的專項資金,但由於以原自由亞洲電台(RFA)台長麗比劉(Libby Liu,劉仚)為首的一些人的故意破壞,讓這項計劃一直沒能發揮作用。

最近,多家媒體都曾報道,美國國務院已經斥資2億美元,與普渡大學的計算機工程學院合作,準備在3個月內(今年10月份大選之前)推倒中共的防火牆。讓所有牆內的中國民眾,包括海外的仍在使用受中共監控和過濾的微信、抖音等平台的華人都能夠真正得到自由資訊。

此前一天,著名「反共」資深媒體人比爾格茨(Bill Gertz)在與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一起登上特朗普的空軍一號飛機。面見特朗普之後,對班農的「瘟疫作戰室」頻道說,現在美國所面對的是中共在信息時代發動的信息戰爭,這就要求美國的國家新聞機構必須要實施變革,才能應對中共意識形態的威脅。

派克漫長的美國國際媒體署總監之路

RCP的報道說,即使按照特朗普時代的標準,就是他所提名人選的任命都是一波三折,保守的紀錄片製片人邁克爾派克,被任命為美國全球媒體總監的崎嶇長路,也是對意志的殘酷考驗。派克等了兩年,才最終獲得參議院的認可。

所幸這一次的干擾並沒有妨礙所有參議院共和黨人,他們都投了贊成票,最終讓派克獲得參議院的認可。

大刀闊斧清理門戶

在等待了漫長的兩年之後,派克只上任了兩個星期就開始清理門戶:他在6月17日解僱了美國國際媒體署旗下四家機構的主要負責人,這些人都是前總統奧巴馬任命的、並且繼續在特朗普政府任職3年半之久。

這四家機構包括「自由亞洲電台」(RFA)、「自由歐洲電台」(RFE)、「中東廣播」(MEB)以及「開放科技基金」(Open Technology Fund,OTF)。其中,RFA台長兼OTF總裁麗比劉原定於7月辭職,但同樣被解僱;而美國之音(VOA)的台長本內特(Amanda Bennett)和副台長蘇加瓦拉(Sandy Sugawara)則是在此前兩天主動提出辭職。

早在今年4月份,白宮就在其每日簡報中批評美國之音拿著美國納稅人的錢,但卻公開為中共代言,完全辱沒了它「講述美國故事」、「宣傳美國價值」的使命。

派克的好友、前白宮首席戰略師班農(Steve Bannon)表示,這些媒體在報道上向中共妥協,甚至為中共站台,派克解僱這幾個媒體的負責人是對他們的「清算」。班農對沃克斯(Vox)新聞直言:「派克是去那裏清理門戶的」。

據CNN報道,派克帶去的保守派基督教組織Liberty Counsel的官員將擔任新董事會的成員;而班農的另一位朋友夏皮羅(Jeffrey Shapiro)預計將被任命為古巴廣播局(OCB)的總裁。另據格茨透露,目前在美國國務院主管政策規劃的Miles Yu(于茂春)教授,可能是美國之音台長的最佳人選。

衝破中共防火牆計劃迫在眉睫

RCP報道說,派克自上任以來所做的其它幾項改變都遭到了美國左翼媒體的憤怒指責。但他最優先要做的,是如何讓美國政府資助的這些媒體的聲音能夠穿透中共防火牆,傳送到中國等極權國家的民眾那裏,這同時也符合國務院對這一問題的高度重視態度。

在目前,越來越多的人擔心中共打壓香港抗議活動,並對中共病毒起源進行誤導宣傳的關鍵時刻,特朗普政府已經把突破中共的網絡、數字封鎖擺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在清理門戶之後,派克已經開始領導美國政府新的防火牆破除工作。

當被問及派克為打擊專制政權的審查制度而做出的努力時,USAGM發言人說:派克了解壓制言論自由的對手所造成威脅的規模和性質,這正是他把加強突破防火牆作為他任職期間頭等大事的主要原因。

RCP報道說,至少在過去十年中,突破中共和伊朗等專制政權對美國等其它西方國家新聞的封鎖,是USAGM本職。

USAGM大約從十年前開始提供資金工具來衝破這些政權的防火牆,並且已收到超過1億美元的計劃資金。但它在削弱中共強大的互聯網防火牆方面幾乎沒起任何作用。根據RCP得到的USAGM的內部數據,中國國內可以使用USAGM編程破網的人只有1.7%。

RCP引述一些批評家的話說,USAGM過去幾年的資金分配決定,不但沒有幫助美國反擊中共的宣傳,反倒對這項計劃造成了傷害。

過去十年來,人權組織和互聯網自由倡導者也一直試圖與國會和USAGM合作,以增加對最有效的突破防火牆工具的支持。譬如自由門(Freegate)、無界瀏覽(Ultrasurf)、賽風(Psiphon)和藍燈(Lantern)等,已經為中國和伊朗等極權國家的數百萬人提供了突破網絡封鎖的工具。

不過他們抱怨說,由於USAGM內部機構已經抽取了這些資金,轉而用於較小規模的互聯網自由的研發和孵化器項目、以及國外會議和論壇等,所以他們的努力沒能成功。

掌控自由亞洲電台(RFA)長達14年的麗比劉(Libby Liu),把USAGM用於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的資金分散開來,並企圖把公開技術基金(OTF)分離出來並私有化,使美國政府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的項目沒有任何進展。(insideVOA影片截圖)
掌控自由亞洲電台(RFA)長達14年的麗比劉(Libby Liu),把USAGM用於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的資金分散開來,並企圖把公開技術基金(OTF)分離出來並私有化,使美國政府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的項目沒有任何進展。(insideVOA影片截圖)

突破防火牆計劃被破壞

RCP報道引述知情人士說,在派克正式上任幾週前,美國國務院監察長辦公室就開始調查麗比劉的一個異常舉措——即把互聯網自由辦公室從USAGM拆分出來,使其變成一個獨立的非營利組織——開放技術基金(OTF)。批評人士指OTF是破壞防火牆計劃的主要禍首。

自2012年以來,OTF一直屬於自由亞洲電台。去年秋天,麗比劉把它變成了一個獨立的非營利組織,並計劃將其工作擴展到私營部門,儘管它完全由納稅人提供資金。

此舉意味著把資金從政府監督和問責制中摘除,甚至還可以防止派克在上任後重新改道。不過雖然國會此前已經在USAGM的預算中批准了OTF的資金,該機構無權將這些資金轉移給新的私人集團。

本月還有一項兩黨法案在國會提出。該法案試圖授權OTF作為獨立實體,但參眾兩院均未對此採取行動。同時,在過去幾個月中,發生了數起向監察長(IG)的投訴,人權組織和網絡自由提倡者要求就有關OTF分拆事件進行調查。

但麗比劉最近聲稱,RFA的信息服務和反審查工具是「有力的工具」。她在《大西洋》雜志的採訪中將自己描繪成中共最討厭的美國人之一,聲稱中共說她是幫助許多中國公民看穿中共謊言的「叛徒」。

但是,互聯網自由倡導者對此並不認同,他們指責劉選擇不資助用於破除防火牆的、最廣泛使用的大型工具。批評劉偏愛較小的點對點技術和軟件孵化器,這些孵化器曾幫助支持創新的加密產品,例如Signal和Tor,但它們並沒有力量幫助數百萬中國人破除網絡封鎖。

RFA停止資助破網公司  合同涉利益衝突

監察長辦公室(OIG)在2015年發佈的一份報告中指責當時由麗比劉負責的RFA違反了政府在發放合同方面的利益衝突規定。OIG調查發現,RFA與14個機構簽訂了總價值400萬美元的合同,「這些組織與RFA官員或OTF諮詢委員會成員都有一定的聯繫」。

對於派克剛上任就大舉清理門戶,一些USAGM的官員私下告訴RCP,其實早就應該這麼做了。但美國主流媒體的報道在很大程度上忽視了兩黨對該機構近年來運作方式的批評,包括一系列醜聞和管理不善等問題。在年度《聯邦僱員觀點調查》中,USAGM在過去四年中都列為最差的兩家中型機構之一。

「蘭托斯人權與正義基金會」主席斯威特(Katrina Lantos Swett)于5月初發表在國會山報(The Hill)上的一篇文章中說:「不幸的是,他們已經從這些技術中扣留了足夠的資金」。「事實很清楚,美國政府繼續把絕大部份互聯網自由的資金用於會議、研究資金、研發和孵化器資金。」

在6月初致助理國務卿德斯特羅(Robert Destro)的信中,斯威特特別敦促他資助美國的一些突破網絡封鎖公司,其中包括自由門,藍燈,賽風和無界瀏覽等四種單獨的破網工具。

她說,它們被「廣泛認可為具有長期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經驗的、現有的大型破網技術」。「過去,他們都獲得了(美國政府的資助),但是自2017年以來,只有其中一個(賽風)得到了資助」。但據賽風總裁兼聯合創始人赫爾(Michael Hull)證實,他們公司近年來的政府合同也減少了大約一半。

赫爾說,他一直感到很奇怪,儘管VOA亞洲(VOA Asia)及其它USAGM媒體都對增加目標國家、地區的訪問量非常感興趣。但麗比劉在過去14年經營RFA的過程中,似乎從未關心過將RFA的內容帶入中國。

赫爾說,在推廣了賽風的破網工具之後,VOA中國(VOA China)通常會吸引大約15萬中國觀眾,而不向其用戶推廣賽風的RFA在中國只有不到2,000名觀眾。

斯威特本週也質疑:「美國國會提供了6,000萬美元,足夠支付所有的費用。我們無法真正理解的是,一些最有效的、大型的破網工具卻沒有得到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