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港版「國安法」通過前,香港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6月28日透過facebook證實已離開香港流亡海外。他對於自己的離開、沒有為香港獨立做到以死相搏表示抱歉,但他表示香港以死明志已經夠多,年輕人犧牲已經足夠,他的離開不是放棄,是戰線的延長,冀望在海外「推動獨派國際戰線」,並呼籲年輕人應在「英美公佈逃走方案時留有用之身離開」。

陳家駒在facebook上發表題為〈切勿忘記,我們獨立的夢想〉的公開信,信中表示,「香港即將面對歷史性的崩壞,人道災難亦可預計將不斷發生」。「國安法過後,我們可預期的是一大群政治人物被捕,並可能即時監禁不獲保釋。隨之而來的街頭抗爭上圍捕方式,隨機捉一群抗爭者用國安法告恐怖活動。中共將如此循環下去,用恐怖主義使抗爭完全消磨。」「消磨後的香港人即使心性本善,但因為害怕極權的惡而變得隨波逐流,任由社會擺佈。」

雖然香港前景堪慮,但是陳表示只要沒有放棄,「我們所懷着的希望,我們渴望的未來,我們堅守的承諾將會一一實現的」。因為現在中共面臨的是國際社會更嚴格的清算及內在政權的巨大危機,「在未來,國際社會將不會再友善地向中國討回武漢肺炎及種種留下來的帳。中共在沒有能力賺取外匯,外國制裁的同時,他們亦要養活引以為傲的十四億人口。種種方式推演下來,中共亦都是走向倒台一途。」「未來的國際社會容不下一個會滲透國際聯盟,製造種族仇恨,製造病毒,濫用金融機制的共產黨。」

走上港獨非一朝一夕

陳家駒曾於受訪時表示,走進港獨這條路,並非一朝一夕的事,他曾對中國懷抱希望、走進泛民勢力試圖推動改變,但最後認識到在中共統治下的香港不會有美好的未來。

1990年出生的陳家駒生於小康之家,他曾表示自己的價值觀深受母親影響。母親在「六四」事件後,決定懷孕生下他,希望陳家駒能夠把香港精神傳承下去。他並形容母親是「反極權」的人,有時帶陳家駒參與「六四」晚會,也會在他面前稱讚前港督彭定康。

陳家駒曾加入公民黨,於2018年成立「學生獨立聯盟」,後改稱為「香港獨立聯盟」,主張香港獨立。去年6月10日陳家駒在灣仔參與集會,被控非法集結;原定7月17日於東區裁判法院審訊,保釋期間要求每周至警署報到。陳於6月初皆有按時至警署報到,後疑棄保流亡海外。

陳家駒在帖文中表示,在「國安法」通過後,自己的這篇貼文將不能被合法分享。「國安法」的出台也是大局已定,但只要勿忘抗爭初衷,「不論從國際戰線,法理依據,香港獨立的成功機會每日在倍增。」他冀望年輕人在抗爭中不要輕易犧牲生命,「往年,我們要作的犠牲已經夠了,我不願意再見到香港的年青人受苦,因為你們都是值得擁有美好將來的一群,你們都是令香港人最驕傲的一代。未來攬炒之路已成,前途將會很痛苦,我希望你們在英美公佈逃走方案時留有用之身離開,因為未來的香港更需要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