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9日清晨5點鐘,上千名保安到北京昌平流村瓦窯村小區進行強拆,業主保護家園冒死抵抗,遭到大批身穿黑衣的保安粗暴毆打,多人受傷流血,哭叫聲不斷。

業主表示,大約有近千名的黑保安,「他們甚麼話都不說,上來就噴辣椒水。」現場有人大喊「抗拒疫情,反對聚集」,有人喊「警察打人!警察殺人」,都阻止不了保安的暴力行為,有多名業主被強行抬走。

許多業主說,「我們當初都是相信政府,才投資大量資金來瓦窯的,現在不但不給咱們補償,連談都不談就把咱們的房子拆了,這是赤裸裸的搶奪財產。」

被保安野蠻拖走的老人說,「這是我的家,用心血、用大半生的勞動經營的家,房子被強拆,政府不談任何賠償。」「要是拆掉的話,我們的餘生也就完了。救救我們。」

業主張先生對大紀元表示,「『小產權房』當時都是獲得區政府審批同意的,但現在官方一句『違章建築』就全數收回強拆。」

面對當局不守承諾的暴力強拆,張先生說,這個政權對外對內一直都是騙,「大到國家之間領土主權條約,小到草民立錐之地的契約,中共從來都是欺騙當頭,其承諾不如廁紙。」

保安公司扣押未成年工身份證搞強拆

張先生還表示,穿黑衣服的這些保安都是被僱來的。昌平延壽鎮政府給拆遷公司保安每人每天300元,每月9000元,但這些保安只可以拿到每月3000元,6000元被保安公司侵吞。

他說,強拆公司為了賺錢,招聘農村失業農工青年,扣押身份證,試用期3個月。被騙到北京來,趕上疫情,可憐的保安至今未領到一分錢工資,忍氣吞聲加入邪惡組織搞強拆。

一名年僅17歲尚未成年的保安私下跟他說,當初來的時候,公司說是保安巡邏,他還以為是到山裏巡邏,就來了。像他這樣未成年的有30個人,而且志願書合同是假的。該保安還無奈地跟他說,「我走不了,身份證被壓下來了。」

漆畫美術館一夜之間成廢墟

據了解,北京昌平區瓦窯屬文化產業居住區,業主都是中產階層,當初他們使用村委會授權的集體土地,由村委會召集開發商與業主簽署三方合同「小產權房」。當時地方政府為了提振經濟,牽頭建設,由村、鎮上報到區得到區政府審批同意。但是現在北京郊區的這類建築都被中共當局認定為違章建築,一批批遭到拆除。

張先生說,「漆畫美術館」一夜之間被毀掉成為廢墟。在十幾年前是昌平延壽鎮政府恭恭敬敬地請老人來下莊,勸說老人投資下莊建設,設漆畫美術館,利用當地漆樹林搞活當地農村經濟,培養漆畫美術工作者。

十年後政府為了政績業績,否認當年的一切承諾,拆除漆畫美術館。漆畫美術館一夜之間變為廢墟,留下永久而無法癒合的傷痛。

網民斥:不愧是土匪治國 官逼民反

北京昌平鎮政府暴力強拆的影片在網絡上曝光後,引來一片撻伐。有網民說,「不愧是土匪治國,強拆人家房子,還派警力鎮壓。」「中共黑幫治國,害死草民了。必須消滅中共!!」「CCP就是最大的黑社會!中共就是這樣對自己的人民。」「又肺炎,又水災。現在拆人屋又無賠償援助。你叫小市民可以去哪裏落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