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6月29日。
 
香港這兩天很沉重,原因當然是因為港版國安法。這兩天,這個港版國安法在北京人大常委,是討論?是審議?還是投票?其實沒有人知道。所以香港有點人心惶惶,今天就和大家一起討論這個問題。
 
首先,是人大這個會議。審議港版國安法的,是人大常委,不是人大全體會議。上次審議過一次,事先沒有議程,然後突然加入。這一次還是一樣,之前的議程裏面沒有港版國安法。香港區人大常委譚耀宗上飛機前,還不知道有沒有國安法審議。到了北京之後,現在中國媒體放風說,國安法又加進去了。
 
這個很奇怪。幹嘛不之前就敲定是否審議國安法,非要臨時加入呢?唯一的解釋就是,最後一刻才決定是否加入。那為什麼要最後一刻呢?就是在等某些變化啦,如果這樣我就加入,如果那樣,我就不加入。在等什麼變化呢?肯定不是香港局勢的變化,也不是北京局勢的變化。我估計,中國仍在和美國做最後的溝通和妥協,希望達成某種默契,所以才有這種最後一刻加入的事情發生吧。
 
第二點,人大常委開會,10個港區人大代表,注意,是人大代表,不是人大常委,10個港區人大代表去列席會議。人大代表和人大常委,完全是不同級別的。在中共內部,人大常委是部級,所以譚耀宗官比林鄭月娥大多了,比中聯辦主任也大,中聯辦主任是副部級。人大代表,只是市級了。
 
人大代表列席會議,雖然沒有投票權,很可能會特許發言。這個有點像是擴大會議了。中共這種擴大會議的制度,是一種非程序化的制度。有人支持,有人反對,那麼有權主導的一方,會召集自己的人馬去發言,擴大影響力。我們以前談過這個問題,中共很多內部的奪權政變,都是通過擴大會議進行的。比如說八九六四,本來趙紫陽在常委和政治局裏面,算是有半數的支持,但鄧小平主持開擴大會議,把元老加入政治局會議,所以一投票,把趙紫陽換下去了。
 
港區人大代表去列席,不一定有投票權,但卻可以發言影響常委們的決定,有點類似擴大會議的做法了。起碼可以說明一點,中共高層內部,對香港國安法的看法,有分歧,有憂慮,有不同的看法。
 
第三,港版國安法的條文始終沒有公開。這也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一般來說,立法就是要執行,所以之前要徵求意見,那就要給人看。但人大常委的這個港版國安法,好像很少有人看過。起碼香港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就沒看過。承認自己看過的,只有譚耀宗一個人。
 
譚耀宗是人大常委,上次還在北京審議這個法律,如果連他都沒看過,那就太搞笑了。
 
香港人討論的國安法,都是新華社對草案的一個報道。裏面很多內容,比如什麼叫勾結外國勢力?什麼樣的行為或是言論構成顛覆?什麼言行構成分裂國家?什麼言行是恐怖主義?怎麼去定義?懲罰如何?判多少年?親共專家和官員都各說各話。
 
一個秘密的法律,誰都不知道內容的法律,卻有按照中方說的,上百萬港人支持,所有的高官、有法律專家、有商家、有人大代表去支持,這個奇怪嗎?其實不奇怪,這只說明了一點,就是中共已經動用了最高級別的動員機器,最大程度去動員社會力量去完成這個事情。這是統戰部的終極應用,平時吃飯、喝茶、打高爾夫,現在就是要幹這個的。
 
另外,也說明中共對這個國安法,並沒有經過長期的內部研究討論,我估計從決定到現在,最多3個月。所以來不及弄出那些細節出來。
 
第四,港版國安法,對中共來說,感覺拿來恐嚇的作用更大。
 
一般對執政當局來說,推行什麼政策,會把好處大說,壞處少說,甚至不說。最起碼不會把造成社會恐慌的部份放大。這樣才可以保證法律法規或者條例實施起來比較順暢,阻力較小。
 
但港版國安法卻不一樣。
 
我們看一下今天的報紙。港區人大代表葉國謙說,最高刑罰是無期徒刑,就是終身監禁。還有,喊光復香港違法,時代革命也違法,前者是港獨,後者是顛覆國家政權。
 
揮舞英美國旗也算犯法。多說兩句,這算什麼法律?香港身份證有居民權而已,又不是國籍的證明,他是美國人揮舞美國旗行不行?我就是美國國籍,我愛國揮國旗不行嗎?
 
中共還會放風,說國安法一旦實施,就要抓什麼人,有名有姓,時間都說出來。比如說,七月一日,抓黃之鋒和黎智英。當然會有人害怕了,離開香港跑掉了。
 
不僅如此,解放軍駐港部隊開車到鬧市,直接曬肌肉,把裝甲車拿出來鬧市開一圈,還把電子干擾車亮出來,你的手機在附近不能用。這是電子作戰的意思嗎?
 
今天更過份,電視上解放軍狙擊手出來了,說槍開得如何準,瞄準誰就跑不掉,還說什麼一槍斃命等等。
 
這些事情,已經到了特別可笑的地步。
 
用軍隊佔領香港,還有本地政府和警察的配合,要用直升機?要用裝甲車?要用電子戰技術?要用狙擊手?有冇搞錯。
 
香港抗爭者最大的的武器,基本上就是汽油彈,最大的效果是嚇一跳,都無法傷人。是真的,去年,香港汽油彈投出去幾千個吧,總共傷亡,大概不到十個人,都是輕傷。其它最大武器就是棍子了,再往下就剩下拳頭了。如果正面對抗,他們連香港的警察也打不過,如果警方用槍,再大的抗爭場面,大概半個小時就解決了。
 
需要用到飛機坦克嗎?需要電子干擾嗎?(這個干擾手機,可能真的需要)需要什麼狙擊步槍嗎?要不要動用航母、殲–20隱形戰機啊?要不要動東風導彈啊?
 
說起來其實很可笑的。我可以做個比喻。
 
從直接對抗來說,香港的抗爭者,真是好像是豆腐,香港的警察,就像是一把鐵尺子,切豆腐足夠用了。現在中共出動軍隊,等於是告訴豆腐說,我還有鋒利的刀,而且不止一把,各種尺寸各種功能,有菜刀、豬肉刀、西瓜刀,它都拿出來比劃一下。
 
最搞笑的是,它對這豆腐們說,我現在要磨刀了,先磨這邊的刀刃,然後拿起一張紙割一下,看看多麼鋒利。然後告訴你,我磨第二次了,等一下實施就直接砍了。我的刀多麼厲害,是合金做出來的,砍鐵砍銅都可以。我再磨第三次,保證實施的時候,一刀下去,一定把豆腐的一塊砍下來。
 
可不可以再可笑些啊?
 
但這種不合理的行為背後,其實潛藏著某些有邏輯的刻意的原因。我認為,中共就是要在香港營造一種極為恐慌的氣氛,說穿了,就是靠嚇。
 
中共的策略,在某種程度上是成功的。我們早就說過,你不認同中共,甚至看不起中共,但你永遠不要看低對手。中共有一百年的所謂鬥爭經驗,它們知道什麼東西在什麼時候最有用。
 
所以我們說的那麼多不合理,那麼多可笑的措施,其實目標就是為了最大限度的發揮恐懼這個武器,儘量散佈恐慌氣氛。親共人士,港府官員,他們出來講話的一個最大目的,就是增加這個恐懼感。
 
現在,恐懼是對香港最有用的武器。恐懼到一定程度,對手會分化,有人讓步,有人逃跑,有人妥協。只要恐懼的壓力足夠大,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不放棄、不妥協、不逃跑的人,一定是極少數。這極少數人,就是國安法針對的人。
 
為自由奮鬥,對抗不公正不正義,是有代價的。
 
中共為了推動這個立法,也動員了不少資金維穩。其中有不少大陸企業,有國有銀行做靠山,希望到香港撈點便宜貨。我有朋友,是大陸企業的,說最近有命令,銀行貸款給他們,投入香港,一旦局勢有問題,他們要買房買地買企業,反正就是維持房價和股價。
 
他們說,80年代初很多港人恐慌移民,結果造成了一代香港地產富豪。他們認為現在是第二次機會,準備來接收香港。說法很簡單,是留港不留人。港人害怕,跑掉了,他們進來接收資產。
 
在這種情況下,你覺得他們是不是希望恐怖氣氛多一些,恐懼感多一些,港人逃跑多一些,股價低一些,樓價跌一些呢?當然,如果跌幅太大,可能就不行了,但跌個三四成,是他們希望的。
 
實際上,現在中共的對手,不是香港人,是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中美對抗的本質,是社會制度,是價值觀的對抗,是軍事力量和經濟力量的對抗。所以,到現在,香港國安法和香港人,和香港社會的關係已經越來越少,和中共的大國角力,大國爭霸關係越來越大。
 
實際上,我們明白說,一旦人大的這個港版國安法通過實施,等於正式宣佈一國兩制死亡,也宣佈中國和西方世界決裂。後果是什麼?第一是台灣脫幅而去,不可能有什麼統一了,和統武統都沒了;第二,是過去幾十年中國賴以發展的國際環境,徹底改變;第三,中共作為自己陣營的老大,將為國際局勢的任何發展負責任,不管是中東、北韓,或者是非洲和南美,什麼事都會追究到你。
 
說到香港,一旦國安法通過,我們就算沒有國際社會的直接干預和制裁,香港法治也不再完整,三五年後漏洞加大,一旦有經濟危機,香港就會正式變成上海和深圳,最多不過是十年時間。
 
到時候,五十年不變,就是真的出現了,就像是1949年之後的上海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