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管局在最新季報中指出,疫情衝擊借款人還債能力,導致未來幾季銀行資產素質或轉差,潛在壞賬撥備將增加。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曾表示,對於美國對中共的金融制裁,「最令人擔心的是香港銀行系統的壞賬缺口」。

首季內地相關貸款增4.4% 銀行業資產質素或轉差

據《香港金管局季報》文章顯示,借款人還款能力受疫情衝擊,預計香港銀行業未來幾季資產質素或將轉差,導致潛在壞賬撥備將繼續隨之增加。

但金管局稱,現時銀行體系穩健,流動性及資本充裕,可緩衝或抵禦潛在衝擊。

金管局還指出,今年首季,信用卡貸款拖欠率由0.25%升至0.35%,住宅按揭貸款拖欠率仍處於低位0.03%。

同期,在銀行業存款總額中,港元存款及美元存款微跌0.1%。貸款總額增長2.8%。其中在香港使用的貸款上升3.2%,在香港以外使用的貸款增加1.6%,貿易融資增加6.1%;而中國大陸相關貸款則上升4.4%至47,650億港元,佔資產總額17.1%。首季貸款減值撥備增加130.4%。
金管局稱,「期內出現的波幅屬正常範圍,並無資金明顯流出銀行體系的情況。」

吳明德:銀行壞賬缺口令人憂

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此前在接受《珍言真語》節目時認為,香港銀行業槓桿高企,若香港出現信心危機,最令人擔心的是香港銀行系統的壞賬缺口。這個壞賬缺口很可能是來自於中國大陸的經濟危機。

他指出,目前香港基礎貨幣(Monetary Base)已經製造出近九倍的貨幣供應M3,即「製造了九倍的(槓桿)」。其中近七成被用於借貸,在借貸的部份中,有三成左右借貸給中國大陸。若中共遭遇全球封鎖,中國大陸經濟下滑,則這部份借貸很可能會成為壞賬。銀行清理壞賬,會引發民眾對銀行資本充足率的擔憂。若大量民眾因此去銀行提款,就會造成雪球效應,或者造成槓桿爆破。

他說,這就是為何金融大鱷巴斯要賭18個月,「大家去拿錢,拿到銀行的槓桿爆破之後,巴斯就贏了」。

危機:美國制裁疊加資本大鱷做空

今年初,對沖基金經理巴斯(Kyle Bass)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曾表示,香港及中國大陸的流動儲備低於政府對外公佈的數字,2020年將在香港看到全面的銀行業危機。

6月10日,彭博社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巴斯旗下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已於6月1日設立新基金,押注香港聯繫匯率制會崩潰。據悉槓桿比率高達200倍。

《香港經濟日報》28日評論文章指出,若港版「國安法」立法,美國做出金融制裁,將衝擊本港美元供應。文章稱,香港外滙儲備當前為4,400億美元,是基礎貨幣的2倍以上,約為貨幣供應量M3的四成多。但若使用外滙儲備應對,可能在短時間內消耗外儲較多,從而影響資本市場信心。文章同時指出應監控市場異動,「防範個別資本大鱷趁此機會進一步做空港元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