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反間諜機構對一名新州議員的家進行了突襲。知情人士透露,如果警方找到確鑿證據,這將成為澳洲歷史上乃至全世界首例中共通過現任議員施加外國影響力干預澳洲政壇的指控。

《悉尼晨峰報》從消息靈通人士處獲悉,聯邦律政部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簽署了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這次的行動,可以近距離跟蹤新州工黨議員莫索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的活動。這意味著澳洲安全情報局懷疑這位新州工黨議員的辦公室被嚴重滲透了。

安全情報局正在調查中共的秘密活動或特工是否曾試圖對莫索爾曼和他的華人僱員張智森(英文名:John Zhang)以及其他僱員施加影響。如果確實是這樣,他們本人是否知情或曾參與其中。消息人士透露,為搜查相關證據,警方已在新州執行了數個搜查令。

6月26日早上6點半,十幾位澳洲聯邦便衣警察突然來到莫索爾曼位於悉尼南區羅克代爾(Rockdale)的家,開始了仔細的搜查。一小時後,六名取證官來到現場協助搜查。9點,警官又搜查了莫索爾曼家外的三輛車。

澳洲資深安全專家弗格斯(Neil Fergus)表示,這次的調查是澳洲自冷戰以後前所未有的。

2020年6月26日 ,澳洲聯邦便衣警察搜查了新州上議院工黨議員莫索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位於悉尼Rockdale的住所。(Bianca De Marchi/AAP)
2020年6月26日 ,澳洲聯邦便衣警察搜查了新州上議院工黨議員莫索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位於悉尼Rockdale的住所。(Bianca De Marchi/AAP)

多個消息來源對《悉尼晨峰報》確認說,過去幾個月中這一調查的速度大大地變快了,現在已經演變成澳洲安全情報局近年來最大的一次調查。他們在調查北京是否在對莫索爾曼辦公室施加影響、將中共的意願加給澳洲。

《悉尼晨鋒報》、《時代報》及《60分鐘》節目並沒有說莫索爾曼或其辦公室被中共秘密滲透是確實的,而是說他們正在被調查。

然而,這些表露出的跡象對澳洲工黨來說是政治核彈。早在2017年,ASIO主管鄧肯·劉易斯(Duncan Lewis)就警示過工黨,說中共統戰部已經盯上了工黨和聯盟黨,作為其偷偷地干涉澳洲政治的一部份。

2018年因黃向墨事件斷送了政治生涯的前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又一次為澳洲敲響警鐘。他後來承認曾接受過中共特工的培訓。

工黨內部高級別議員希望莫索爾曼立即從新州議會辭職。26日突襲搜查行動後,新州工黨領袖麥凱(Jodi McKay)終止了莫索爾曼的黨籍。

莫索爾曼與他的拍檔

2015年前後起,莫索爾曼與中共官員的會面通常是由時任澳洲上海同鄉會會長的張智森安排的。但兩人的交情早在那之前。2019年,張智森擔任莫索爾曼辦公室兼職工作人員。這對組合不僅僅敲開了中共的門,而且引起了澳洲的密切關注。

張2014年在新浪網誌的文章中大肆張揚他的「朋友」莫索爾曼是個「誠實而又善良的政治家」。

「過去的十幾年裏他(莫索爾曼)去了中國十幾次,他交了比我更多的中國朋友。令我汗顏的是,在他的辦公室他收藏的中國文化物件比我更多。與他談起中國政治他比我說得更到位,更有深度。」 他寫道。

他2015年網誌文章中顯示,莫索爾曼擔任了澳洲上海同鄉會的榮譽主席。

莫索爾曼曾幫助張智森的澳洲上海同鄉會成功地挑戰聯盟黨對《反種族歧視法》18c條款的修改。

2019年,媒體曝出莫索爾曼的華人僱員張智森與中共統戰組織關係密切。

張智森曾於2013年赴中共中央黨校(即中國國家行政學院)參加中共僑辦組織的培訓課程。張智森還是和統會第七屆理事會副秘書長和副會長。他是澳洲中華經貿文化交流促進會(華貿會ACETCA)副主席。

據「澳洲上海同鄉會簡介」一文介紹,張智森於2013年10月至2018年7月擔任澳洲上海同鄉會執行會長一職。

《悉尼晨峰報》引用了澳洲智囊ASPI(澳洲戰略研究所)研究院周安瀾(Alex Joske)的話說,上海海外聯誼會「清清楚楚、百分之百、很明顯地是由統戰部管理的」。

周安瀾是研究中共政府在海外干預行為的專家。

莫索爾曼口中的「世界新秩序」

2020年6月26日晚,新州上議院工黨議員莫索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回到了位於悉尼Rockdale的家。當日清晨澳洲聯邦便衣警察搜查了他的住所。(Bianca De Marchi/AAP)
2020年6月26日晚,新州上議院工黨議員莫索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回到了位於悉尼Rockdale的家。當日清晨澳洲聯邦便衣警察搜查了他的住所。(Bianca De Marchi/AAP)

莫索爾曼1965年出生在黎巴嫩,12歲時和10個兄弟姐妹來到了澳洲。他學的是法律,但是很快對政治有了興趣,在30歲那年當選為悉尼南區Rockdale市長,連任三屆。2009年當選為新州上院的首位穆斯林議員。

2018年6月,莫索爾曼在新州議會大樓一次活動上公開說,「讓中國(共)充份發揮其作用的唯一辦法就是允許中國(共)改變規則,塑造世界新秩序。」

2019年年中時,莫索爾曼在接受中共一新聞網站採訪時,滔滔不絕地大讚特讚毛澤東時代「中共領導的革命」和引起極大爭議的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計劃。

「今天,中國是世界經濟增長的引擎,是世界的超級大國,受到本地區和國際社會的高度尊重」,他說。

2019年年底,莫索爾曼再次成為新聞頭條。按照信息披露要求公佈的記錄顯示,從2009年進入州議會以來,莫索曼對中國進行了九次私人資助的旅行。他旅行的交通和招待費常常由中共政府官員和機構支付。

幾個月後,2020年初,莫索爾曼在其個人網頁上讚揚中共在應對新冠狀病毒疫情大流行時展示了「堅定不移的領導能力」。

幾天後,《悉尼晨鋒報》和《時代報》披露了莫索爾曼在今年2月5日給華東師範大學撰寫了一篇評論文章,讚揚習近平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危機中的領導力,並抨擊了澳洲的「反華種族主義」。這篇文章裏的觀點照搬了中共黨媒的宣傳腔調。

這篇文章是由他的職員張智森為他翻譯的。莫索爾曼被華東師範大學列為客座教授,張智森則被任命為該校的研究員。

這篇文章發表後,莫索爾曼在輿論壓力下辭去了上院主席助理的職務,但保留了工黨黨籍和議會的職位。

華東師大教授陳弘常常發表支持中共的言論,是與中共保持高度一致、批評澳洲外交政策的主要人物。莫索爾曼2018年6月曾在上海華東師大接受陳弘採訪時批評了澳洲新通過的《反外國干涉法》。

周安瀾對莫索爾曼所發表的關於中共的言論以及他和張智森、陳弘的交往越來越擔心。周安瀾形容張智森「致力於建立為中共目標工作的同盟」。

《悉尼晨峰報》尚不清楚具體是甚麼因素導致澳洲安全情報局對莫索爾曼的行為感到擔憂,因該機構很少就正在進行的調查發表評價。

但安全專家弗格斯認為,澳洲安全情報局不會輕易走這一步的。

他還表示,這很可能會成政治醜聞,也會使聯盟黨質問為甚麼莫索爾曼和一個與澳洲利益相衝突的外國勢力保持了親密關係後,他還能留在工黨和議會內。

弗格斯說,這次反外國干擾的行動將搜尋通訊證據,以找出莫索爾曼辦公室是否有人聽從中共的指令執行若干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