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時間周六(6月27日)早晨,香港實業家和關鍵意見領袖(Key Opinion Leader)「袁爸爸(袁弓夷)接受前白宮顧問班農(Steve K. Bannon)採訪,為班農頻道的觀眾們帶來香港的最新情況和他給美國的建議。

這是班農每周末討論有關中共話題的固定節目。這次專題的名字是:「強姦香港:中共的罪行」(Raping of Hong Kong: Crimes of the CCP)。這個名字的前半部份是沿用了袁爸爸和《蘋果日報》黎智英聯手新推出的「站起來反對對香港的強姦」(Stand up against the Raping of Hong Kong)的英文短片,敦促制裁所有肇事者,並將中共徹底從香港驅逐出去。

這是班農每周末討論有關中共話題的固定節目。這次專題的名字是:「強姦香港:中共的罪行」(Raping of Hong Kong: Crimes of the CCP)。(影片截圖)
這是班農每周末討論有關中共話題的固定節目。這次專題的名字是:「強姦香港:中共的罪行」(Raping of Hong Kong: Crimes of the CCP)。(影片截圖)

班農首先問袁爸爸,為什麼選用這麼強烈的詞:「強姦香港」?袁爸爸表示,中共官方數字是1萬年輕人被捕。袁得到消息,實際的數字應該是在2萬到3萬之間。這些年輕人被捕後,被折磨、襲擊、強姦、甚至被殺害。不少人還被運送到了在大陸的集中營。

「去年這一年真的是強姦香港,強姦香港的孩子們。」談到這裏,袁爸爸情緒激動。

他說,美國參議院通過《香港自治法》非常好,但還不夠阻止「國安法」,美國應該採取更強烈的行動。他建議美國應該給30天期限,讓美國資金撤出香港,之後切斷美金進出香港。那麼美國再給30天期限,如果「國安法」繼續實施,美國就應該切斷美金進出中國大陸。他認為這是最有效的方法。

班農提出中共和華爾街的說法,那就是這樣會傷害到香港,這也沒有問題嗎?袁爸爸的回應是:「我們願意為自由付出代價!」並在此哽咽。他的回應得到一些觀眾的支持。一位留言:「我是一個香港人。我願意付出自己的一切來看到中共垮台。」還有一位留言:「當我聽到他(袁爸爸)說,『我們願意付出代價』時,我淚流滿面。」

袁爸爸說,他的一個目標是特朗普總統簽署行政命令,幫助這批香港年輕人在美國讀大學。這些孩子們因為有被捕的紀錄,很難進入任何大學或拿到簽證。他推薦:「這些都是非常好的孩子。他們可以像任何其他美國學生一樣被對待。」

談到把中共定為犯罪組織,袁爸爸說他想走兩條路:一條是立法,另一條是在法庭集體訴訟(Class Action Lawsuit)告中共。他表示,把中共定位犯罪組織後,所有中共成員都是犯罪份子(犯罪組織成員)。這樣所有人都會退黨,也不會有新成員加入這個犯罪組織。他說要用法律來摧毀中共。

談到把中共定為犯罪組織,袁爸爸說他想走兩條路:一條是立法,另一條是在法庭集體訴訟(Class Action Lawsuit)告中共。他表示,把中共定位犯罪組織後,所有中共成員都是犯罪份子(犯罪組織成員)。這樣所有人都會退黨,也不會有新成員加入這個犯罪組織。他說要用法律來摧毀中共。(影片截圖)
談到把中共定為犯罪組織,袁爸爸說他想走兩條路:一條是立法,另一條是在法庭集體訴訟(Class Action Lawsuit)告中共。他表示,把中共定位犯罪組織後,所有中共成員都是犯罪份子(犯罪組織成員)。這樣所有人都會退黨,也不會有新成員加入這個犯罪組織。他說要用法律來摧毀中共。(影片截圖)

袁爸爸說,已經和幾位美國議員交流過這個想法,他們建議的法案名稱是《定罪中共法案》(Criminalize CCP Act)。袁說他將列舉過去70多年來中共的所有反人類罪行。班農表示,那麼切斷美金進出中國大陸,就是切斷和犯罪集團的資金往來。

班農代表觀眾提問:香港有上萬年輕人在沒有經法律程序的情況下,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的情況下,被抓去大陸。為什麼香港這麼大件事,我們沒有在英語主流媒體上看到報道?雖然有零星的事件報道,但是沒有這樣的整體敘述。袁爸爸的回應是,香港大部份媒體都被中共收買。《蘋果日報》和《大紀元》是唯一剩下的獨立媒體。國際上CNN、BBC等也都被收買。

班農又提到中共和華爾街的說法:中國人民還沒有准備好接受民主自由。如果中共跨台,中國將陷入內戰。他問袁爸爸的看法,袁引用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的話:「中共撒謊,人們死亡(China lied, people died)」。

班農看到袁爸爸哽咽,提到黎智英去年接受美國《60分鐘》(60 Minutes)電視節目採訪時,也哭了。黎說,自己這一代人幾十年來沒有正視中共這個現實,總是希望中共可以改變。

在去年10月接受《60分鐘》採訪時,黎還說:「中共想剝奪我們的自由的意向是如此明顯。如果我們不抗爭,我們將失去一切。」對於主持人反問他「沒有自由還有繁榮呢」,黎的回應是,「那是中共想要我們這麼想的。不要有靈魂。就賺錢,享受舒適生活,不要去想政治、自由、人權、法治。」主持人問:「為什麼這樣不夠?」黎說:「因為我們有靈魂。我們不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