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巴伐利亞的稅款要用於中共的宣傳項目?」2020年6月23日,州議會副主席馬庫斯.林德斯巴赫爾在巴伐利亞州關於州政府是否應資助孔子學院的聽證會上如是說。

聽證會上,來自不同黨派的議員們要求州政府立即停止對紐倫堡-埃爾蘭根(Nurnberg-Erlangen)孔子學院的資助。議員們就州政府是否應資助由北京漢辦控制的,並作為意識形態軟實力工具的孔子學院,巴伐利亞的孔子學院是否對德國的民主自由基本秩序構成威脅。

2020年6月23日,德國巴伐利亞州議會就巴伐利亞是否應該資助孔子學院舉辦聽證會。(黃芩/大紀元)
2020年6月23日,德國巴伐利亞州議會就巴伐利亞是否應該資助孔子學院舉辦聽證會。(黃芩/大紀元)

在友好的外衣下隱藏著洗腦系統——孔子學院

巴伐利亞州前州長、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董事會主席貝克斯坦博士(Dr.Gunther Beckstein)和前外交部歐洲國務部長、孔子學院董事會成員葛洛瑟爾(Gunter Gloser)出席聽證會,負責回答議員們的提問。他們在聽證會上介紹孔子學院情況,並為該機構辯護,認為該機構只是一個文化機構,其工作並不受中國(中共)的影響,並認為該孔子學院沒有禁忌話題。他們這種說法受到議員們的質疑。

馬庫斯.林德斯巴赫爾(Markus Rinderspacher)是德國巴伐利亞州副州長、社民黨(SPD)州議會社團歐洲政策發言人,也是這場有關巴伐利亞是否應該資助孔子學院的聽證會發起人。今年2月,他所在的社民黨州議會黨團提交了一項議案,要求調查巴伐利亞自由州對孔子學院的資助及其活動情況。林德斯巴赫爾對巴伐利亞州政府的質疑,促成了這次聽證會。

聽證會前,林德斯巴赫爾接受了《大紀元》採訪,他表示,「巴伐利亞自由州是德國目前唯一用自己稅款資助中共孔子學院的聯邦州。孔子學院包括在巴伐利亞自由州的也一樣,隸屬於中共的中宣部,其任務也是要對比如在德國和巴伐利亞大學中的中國學生、學者、研究人員等施加影響。孔子學院還要影響德國的公眾辯論,這個問題在最近有關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及其發展的討論上變得清晰起來。我們清楚地觀察到,中國(中共)是如何在社交媒體平台上施加影響的。德國憲法保衛局曾明確指出,在這上面,孔子學院很明顯地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如果你長期在孔子學院營造出來的儒家綠洲裏待著的話,你可能真的會得到一個印象:這裏一切都很好,工作人員很友好,你聽不到中國軍樂鏗鏘,不會看到閱兵式似的中國風格,但它卻很聰明的、在友好的外衣下隱藏了一個洗腦系統。」

「中國(中共)顯然急切地想擴大自己的軟實力,中國在軍事、經濟和政治上已經是世界強國。中共想獲得更多人的擁戴,這我能想像。但是,用巴伐利亞納稅人的錢來支持這個,我完全無法接受。」

孔子學院不是文化機構 不應該用稅款資助

在聽證會上,前州長貝克斯坦表示,「如果現在有人說孔子學院是中國(中共)的宣傳部門,我得說,至少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不是這樣的。」他認為孔子學院活動計劃中也經常包括一些關鍵性的話題,如維吾爾人、西藏人權的問題等。他向議員們解釋說,孔子學院不是一個政治機構,而是一個文化機構,其重點在於語言教學、科學文化交流。葛洛瑟爾也表明相同的看法,認為看不出中國(中共)對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有甚麼影響,孔子學院只是在進行文化交流。

林德斯巴赫爾表示,關於各孔子學院活動的辯論正在全球範圍內進行,「在許多國家,加拿大、美國、瑞典、丹麥、法國和荷蘭等,一些大學已經關閉了他們的研究所,包括德國杜塞爾多夫的孔子學院也已關閉。原因很充份,我們在聽證提案中也闡述過了。」他說,巴伐利亞州是唯一一個還在用納稅人的錢支持這些機構的聯邦州。

林德斯巴赫爾提到聯邦憲法保護局對這類機構影響的評估,「聯邦憲法保衛局認為,毫無疑問在德國存在著中國對德國施加的影響。」他例舉一份聯邦憲法局的六頁傳單「中國學者充當中國間諜」,並提到聯邦憲法保護局認為,孔子學院充當間諜和對德國施加影響的角色。

他並批評說,儘管中國已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經濟體之一,但巴伐利亞州還是為其提供甚麼發展援助。

綠黨議員摩納茨德爾(Hep Monatzeder,Bundnis 90/Die Grunen)提問,「貝克斯坦博士,您剛才提到自由的話題,例如在香港發生的暴力鎮壓,中國(中共)對此完全無動於衷,在過去的一年中,中國(中共)被關注的越來越多,影響越來越大。」

「還有關於一帶一路的策略,在我看來就是為了謀取政權,中國(中共)現在正更加巧妙地在世界政治中施加影響。一帶一路在非洲給些甜頭,讓人覺得這些國家很幸福。實際上,比如在埃塞俄比亞,中國(中共)不可思議地在大量收購土地、控制出口業等等。」

「在我看來,孔子學院不是文化機構。毫無疑問要進行中德之間對話,這當然是好事,這也正好是關鍵所在,這種對話是因為有了孔子學院才促成的嗎?」

「正如我的同事林德斯巴赫爾闡述的那些觀點,以及他對這類文化影響後果提出的警告,所有這些孔子學院都不再得到資助、關閉或發生其它甚麼事,難道只有紐倫堡的孔子學院例外?您真相信紐倫堡孔子學院能跟中國(中共)順利對話嗎?真的認為紐倫堡孔子學院是一個世外桃源,孔子學院作為共產黨的機構,與其它地方的完全不同?」

綠黨議員希克曼(Florian Siekmann,Bundnis 90/De Grunen)提出兩點疑問,「您們強調了經濟基礎(中國市場)的重要性,我想知道,德國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最終還要走多遠才能分割。第二點,您認為孔子學院沒有禁忌話題,對此我有疑問。」

副州長:將再次申請聽證會邀請中國人權問題專家出席

前州長貝克斯坦強調了中國(中共)全球政治意義以及中國市場對巴伐利亞經濟的重要性。在這種情況下,文化交流就顯得尤為重要。認為應該用稅收與中國(中共)進行文化交流,他還表示在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沒有禁忌話題,那裏是自由的。葛洛瑟爾也表達出相同的觀點。

對此,副州長林德斯巴赫爾反駁說,「你認為的紐倫堡孔子學院是自由的,這在其它地方都見不到,我認為根本就不可能有這種自由。對孔子學院的話題來說,台灣不適合,香港不適合,維吾爾不適合,法輪功不適合,因為他們不認同中共體制。禁忌話題目錄有一大長串。」他強調,在這樣條件下的貿易基礎是錯誤的。

據《南德日報》報道,為了將辯論推向更高層面,林德斯巴赫爾說他將要求舉辦與中國和人權問題專家以及世維大會代表一起出席的聽證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