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渡無人

宋朝山水畫家宋子房,做畫院博士時,在開科考試中出過一題是:「野水無人渡,孤舟盡日橫。」有的畫一隻小船,繫在江岸的楊柳樹下;有的畫一隻鷺鷥,棲息在船篷頂上;有的畫一隻烏鴉在船尾的舵柄上張口亂叫。都不敢在畫面上畫人,怕不合「無人」兩字。

但是,第一名當選的,卻是在船尾畫一個臥吹橫笛的船夫。作者理解「野渡無人」並不是船上無人,而是沒有要擺渡的人。他用沒有渡客,來對照突出荒涼的曠野中,船夫的無事可做,寂寞無聊。獨出心裁,含義深長。

以少勝多

宋徽宗時的畫家任安,只擅長畫建築物,畫中需要畫山水人物時,常請賀真(人名)合作。一次,任安想超過賀真。先在畫幅上盡情地畫滿樓台亭閣,只留下很少空白處,讓賀真來點綴山水。賀真察覺任安的用意,揮筆在空白處淡淡地點了幾筆,若隱若現地勾出遠山近岫和江岸的形狀。不久,任安請朋友觀賞此畫。然而有的朋友卻說:「賀真確是高手,儘管淡淡幾筆,著墨不多,可是畫龍點睛,全幅皆活。」有的說:「妙就妙在這淡淡幾筆上,它給人以清麗瀟灑之感,真是筆少而意長啊!」

(據清代《淵鑒類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