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2020年5月底美國各地因一個黑人之死相繼爆發大規模街頭暴動之後,中文社交媒體上就流傳起一個影片。這是不知誰幾年前拍攝的一個紐約社區的聚會場面。影片中一個黑人牧師情緒激動地說出這樣一句話:「就算你們殺了我我也要說,是我們黑人群體出了問題!」

自從BLM在美國爆發暴力抗議以來,一段黑人牧師批評黑人的影片在中文網絡上流傳。(網絡截圖)
自從BLM在美國爆發暴力抗議以來,一段黑人牧師批評黑人的影片在中文網絡上流傳。(網絡截圖)

中國網友一面倒地稱讚這個黑人牧師,認為他打破了美國的「政治正確」,說出了其他族裔想說而不敢說的話;還有人認為他的話誠實、理智、充滿智慧,有人寫道:「這才是一個值得尊敬的黑人。」

2020年6月23日,本報記者聯繫了這位紐約教堂裏的神職人員。這位牧師對自己的講話在中文網絡上流傳的事一無所知,不過很願意就目前發生在美國的這些有關黑人的事情談談自己的看法。

曼寧牧師(Pastor James David Manning)居住在曼哈頓123街一座赭紅色的四層樓裏,這裏是世界著名的美國黑人社區哈林區。曼寧主持的一個教堂和學校都在這個建築中。牧師說,他很幸運,在過去的三個月居家避疫期間,他足不出戶就可以照常去教堂做祈禱。

曼寧不是紐約人,他出生在南方州北卡羅萊納州的農村。祖父是白人農場主的奴隸,他出生的時候美國已經走到了廢除奴隸制之後的過渡時期,父母租種白人的土地,收穫農作物後與地主分成,就是所謂的「交穀租種制」(Sharecropping)。

雖然曼寧從小生活在一個種族隔離的社會,居住地和學校都是和白人分開的,但他那時沒有感到憤怒。直到他六十年代中期高中畢業後來到紐約的時候,正值馬丁·路德·金的民權運動和反越戰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他發現心中憤怒的情緒越來越激化,開始仇視白人。

「我也變得瘋狂了,我成長過程中沒有那麼瘋狂的,來紐約的四五年裏我開始仇恨白人,我開始不去考慮個人的責任了,我認為黑人沒有做出大的成績都是因為白人。」

曼寧加入了對白人的打砸搶犯罪,最後鋃鐺入獄,失去了原來生活中的一切。在監獄中曼寧皈依了上帝,成了一名基督徒。度過了3年半的監獄生涯後,他進入紐約市一家神學院學習,畢業後就加入了哈林的這個教堂。

「我意識到我錯了,我非常的錯了。」他說,他自己的個人經歷讓他深刻地了解和認識黑人群體的問題,所以多年來「一直在竭盡全力地防止黑人們犯下和我一樣的嚴重錯誤,並一直試圖消除我在黑人群體中看到的仇恨與暴力」。

曼哈頓哈林區一間教堂的牧師曼寧就目前BLM運動接受本報專訪。(影片截圖)
曼哈頓哈林區一間教堂的牧師曼寧就目前BLM運動接受本報專訪。(影片截圖)

關於「黑人的命也是命」(BLM)

曼寧說,「黑人的命也是命」就是一個政治組織,和「黑人的命」一點關係也沒有。

「BLM是一個騙人的謊言,和黑人無關,尤其是如此聲稱的人,只是譁眾取寵。」他舉例說,在奧巴馬當政的八年裏,在芝加哥僅一郵編號的地區,一個地區就死亡近4000黑人,BLM或者媒體誰也沒有理會。

面對中文媒體,曼寧牧師把BLM和中國共產黨在上個世紀搞的文革相比較,他認為兩者是一回事。

「就像中國毛澤東時期的文化大革命一樣,BLM運動做的是一模一樣的事情。」他說,目的同樣是奪權與獨裁。

「以我對BLM的認識,我的看法是正確的,這是一個魔鬼撒旦的運動。你知道,你要說美國有共產主義,人們會感覺有點誇張,不好理解,(共產主義)這是一個在美國沒得到完全解釋的詞,但是用『撒旦』,我的意思是,它是完全的邪惡,其目的就是破壞我們現在的文化與精神生活方式。」

「你們看到了很多人被殺,美國存在了400年的歷史和規範被破壞,你會看到一個非常邪惡和黑暗的(不光是黑色的皮膚)組織在崛起,將徹底改變我們的身份。他們跟中共的毛澤東運動非常類似,這對BLM是一個很好的比喻,BLM就是一個邪惡的組織,需要將其制止住。」

否則的話,曼寧警告,如果任由BLM得逞,他們就像納粹一樣發動一場種族戰爭。

「把黑人與南方人、保守黨人對立,剷除茶黨與特朗普支持者,真的是準備一場種族戰爭了,這就是他們能夠以這種暴力形式做的事情。」

那麼為甚麼BLM吸引了這麼多美國人上街,其中還有白人?曼寧說,年輕的白人上街遊行是看到黑人群體中的很多問題,對他們表示同情,想幫助他們發聲。

「但整個事情的深刻之處在於,當那些白人年輕人說他們和黑人平等時,其實他們是說『黑人不像我們一樣智慧、聰明,讓我們幫助他們吧。』……他們看黑人夥伴像無助的小狗小動物一樣,認為黑人沒有他們自己一樣的聲望去引起世界的注意,這些白人年輕人感覺自己有特權,他們要出去與黑人一起遊行,替他們發聲,引起注意。」

「而黑人這一邊呢,他們要獲取白人的同情:看看我們的貧困狀態、被警察槍擊、社區的破裂……這些人不去想自己毫無價值的一面,他們想讓白人感到羞恥和內疚,讓白人領導層來解決黑人的困境,……但是最終,他們想要的是控制權,他們想找到掌控白人民族的方式,這是不可能的,不過這就是這群人想的,這就是現在外面發生的事情。」

關於美國的種族歧視

在美國,「種族歧視」是一個很敏感也很好用的名詞。美國到底有沒有「系統性的種族歧視」?作為一個切身經歷過種族隔離時期的黑人,曼寧牧師無疑是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的人。

「系統性的種族歧視沒有像人們想像的或者試圖說的那麼普遍。」他說,「我認為人們正在認定的所謂(對黑人)『系統性的種族歧視』其實就是人們對周圍的人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

他說,就像天冷了穿衣服,下雨了打傘,到外面玩要看著孩子一樣,「是黑人迫使他們周圍的人進入一種系統的生活方式,人們不那麼做就會很麻煩的。」

「說到系統性,我總試圖這麼駁斥他們:要想想為甚麼人們得那麼做?當你晚上走在街上看到三個黑人時,你肯定要進入一個能使你避開危險的系統,這不是邪惡。但是那些持『制度性種族歧視』說法的人,總要把人們使用技術或者系統來保護他們生活或者福祉的人說是邪惡的,這不是事實,這不是事實。」

曼寧說,連黑人教堂的神父或者名人都不在黑人社區居住,他們要搬到白人社區撫養孩子。另外一個例子是,如果你知道你本來想幫助一個黑人給他工作,但是他們回頭卻毀了你,你不想讓這種事情發生,所以你就不僱用他。

「你會系統性地忽略他,僱用一個被證明來自可靠的社會或者群體的人。人們把這叫做『制度性的歧視』,但是你不是一個壞人,我不使用『系統性歧視』這個詞,雖然好用,已經變黑髮臭了,但是你在黑人身邊必須採用一個系統來存活,所有人都知道這一點。」

他認為黑人應該回家好好想想,「除了他們內部的互相歧視之外,他們受到甚麼歧視了?」如果真的要追溯「歧視」的根源,也就是黑人感覺得「美國對他們不公正的奴隸制的日子」的話,曼寧說,他曾去過非洲,知道正是非洲黑人自己先開始奴役黑人,然後白人來了之後,黑人才把奴隸賣給白人的,「所以我認為奴隸制與對黑人的歧視起源於非洲。」

關於黑人的問題以及解決辦法

曼寧在網絡上流傳的影片上曾說,「黑人不了解這個世界。」記者請他解釋一下,他說指的是,如果回顧歷史,從某種意義上說,黑人沒有在建設城市、建設大的社區,或者在基礎建設方面,對這個世界做出過重要的貢獻。

「這不是說他們做的不夠好,他們是一點都沒有做。」

他以中國人為例,不用說中國的故宮和長城那些古代的文明,就說幫助美國建設鐵路的中國勞工,他們的後代「在紐約市政廳旁邊建設了整個一個華埠社區,華人的文化、華人的節奏、華人的氣味,對中國文化的理解是整個過程中的一個部份;三藩市也是一樣,有中國人的聚集地,人們可以在那裏找到同種同宗的東西……」

「黑人不做這些,他們不做。非洲沒有主要的建築奇蹟,沒有汽車工廠,沒有主要的鐵路,現在都沒有……非洲有25,000哩的海岸線,可是黑人沒有造出一條能乘風破浪的船隻;他們從來沒有造就高於一層的房子……」

「原因是他們缺乏對整個的過程之必要性的了解,也就是缺乏對這個世界的理解。我說這些不是我仇恨黑人,貶低黑人,羞辱黑人,但是問題就是這個,需要說出來,儘管很痛苦,因為如果不認識到這一點,他們還會繼續瞎說,說他們是這個地球的貢獻者,他們還繼續不貢獻,而別人都在為這個世界做貢獻。」

「這些我三年前說的話,或者我現在說的話,要是一個白人說出來,黑人會仇恨他的。我說的話不管黑人聽不聽,至少人們知道我不是恨他們才這麼說的……」曼寧說,「我告訴黑人,我們出問題了,我們得解決,你們生氣我也得這麼說,是我們有問題了。」

他認為,黑人的問題就是:方向錯誤了。「我們走是一條錯誤的道路,完全錯了。」「黑人不照顧他們的孩子,他們走的方向都是錯誤的。」

曼寧認為,「這些問題只能從精神上解決,不能靠遊行解決,也不能靠政治解決,你有個黑人總統、議員或者市長都不行,他們解決不了,而且還搞得更糟。這得靠神來解決,也只能靠他來解決,他能夠也將會解決。」

因為了解黑人的「無知、愚蠢和暴力狀態」,也出於對同胞的愛,所以曼寧想幫助黑人。

「我不必這麼做,我一樣可以利用他們,但是我做不到,我愛他們,並且相信有一天他們一定會改變的。」

曼寧相信,雖然黑人沒有登月,也沒有能力造長城或泰姬陵,沒有能力治理一個偉大的國家或者發展非洲,但是在神面前,黑人一樣是平等的人,黑人人種並不低劣。

他想對那些暴力的黑人說,「回頭吧,我們本是更好的人,我們並不遜色。……放下那些『白人高級,我們低等』的念頭,認識到我們能做甚麼,我們應該做甚麼,停止憤怒,停止暴力。」

曼寧建議黑人們,從自己的家庭做起,從社區內部做起。

「黑人們,不要去想做電影明星、籃球明星,也忘了去當說唱人的念頭吧,努力去做一個你孩子的父親,去做無論甚麼你必須去做的工作,供養你的家庭和你的妻子。」

「先做你家庭的總統,做你孩子們的領袖,教育他們,照顧他們,保護他們的福祉。告訴他們甚麼事是對的,甚麼是正義的。」曼寧說,「從社區內部做起來!當你這麼做的時候,當整個黑人民族都這麼做的時候,白人婦女或者華人婦女晚上碰到黑人就不會繞道走了。因為她知道,那些黑人男孩的父親們教育他們做一個尊貴的人,不會傷害她,如果她摔倒了,他還會去幫助她。」

「那時整個世界就會改變了——這個影響將會是歷史性的,就從家裏做起,黑人們!做你自己家庭、妻子和孩子的總統!這就是我要說的。」#